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四十六)
“哎哟喂•••我到底睡了多久••卧槽小哥你怎么这么盯着我??!”
吴邪在一小时后醒来,眼底的倦意还是如波涛一般翻滚着,毫没意识到自己几乎就是躺在张起灵怀里的姿势,冒着粉红色泡泡的场景看起来暧昧的很。
没法子啊,这发烧了本来就已经够难受了,还不让大脑休息一下去做一个如此真实甚至能算得上清晰的梦这简直就是折•磨•人。
“••••••”张起灵没说话也没解释,眼神就像钩子一般紧紧的勾住吴邪的目光,直直堕入他那深沉的似乎能溺死人的眼神里。
吴邪张了张嘴,也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盯着张起灵的脸。墓道里阴暗的光线将他那棱角分明的脸遮盖住了一半,却唯独那对眸子在黑暗中让人更加意醉神迷。
“你做梦了?”
“嗯。”
“什么梦。”
“头晕,想不起来。” 吴邪拿自己还在发烧当了个挡箭牌,他可不想告诉张起灵自己梦见了他,还梦到那个长的酷似王盟的“海子”。
但张起灵接下来做的一件事,让他简直要烧到新高度。
张起灵把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试了试他的温度,动作轻柔还带着一点小心翼翼。半晌,他抬起头来盯着吴邪,视线上移瞄到他烧得通红的耳根,似乎是笑了一下。
“好一些了。”
“啊••••••••••••嗯。”
“能走?”
“可以。”
“哟,天真醒啦,来吃点胖爷给你做的养生餐!”胖子坐在篝火旁边,手上的调羹摆弄着锅里翻滚的白乎乎一片不知道是啥的东西。
“这•••这是啥。”
“看不出来吗?!王月半牌万能小白粥!专治感冒发烧以及各种不服!”胖子也不知道从哪儿(好像是从衣兜)掏出来一个黑漆漆的小碗,盛了三分之二碗就一颠一颠的走了过来,停在了吴邪前面。
吴邪撑起身子正想接过去,却被张起灵挡了下来。
“小哥,我想吃点东西•••••••••”
张起灵从胖子手中接了过去,低声说了句谢谢。胖子一阵受宠若惊,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哎哎哎小哥,咱们可是兄弟,你可不能为了小天真就对兄弟不顾了啊。”张起灵正准备直接上手喂吴邪喝粥,听见这句话后愣了半晌,然后竟然就微微的笑了。
虽然自己对这个胖子几乎没有印象,但是这个所谓的兄弟情,他是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
吴邪摸摸自己的额头,感觉没啥大碍后,便站起身来。
他站起来的时候身体还有些摇晃,不过很快就稳住了。“哎,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小三爷你还是别犯大动作比较好。”黑瞎子从暗处走了出来,身后跟着换了一套衣服的解雨臣。
吴邪没理黑瞎子,倒是开始上下打量着解雨臣:“小花,你咋换衣服了?”解雨臣耸耸肩:“今天的路可能比较难走,换身轻便点的。”
“我是问你衣服哪来的,咋还是高领子的,不热吗。”
“哦,找黑瞎子借的。”“对对对,我在这待了好几天了,总不能连一件换的衣服都没带啊对不对小三爷。”黑瞎子一手搭上解雨臣的肩膀,一只手将他的衣领理了理,黑色的衣领翻卷着,隐隐露出里面紫红色的痕迹。
吴邪倒是没看见,但张起灵却是眼睛尖,瞟了一眼后面无表情的看着黑瞎子。黑瞎子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两双眼睛也不知对没对上,倒是猥琐的笑着,还颇带炫耀般的一只手环上了解雨臣的腰,不过很快就被打掉了。
张起灵皱了皱眉头,转身拍了拍吴邪的肩:“走了。”
“嗯。”
胖子和齐羽早就在前面等着了,看这两对只觉得眼睛要瞎。
齐羽重重的“哼”了一声后便不再回头,跟着黑瞎子走在了前面。黑瞎子身上的伤早已好了一半,其实剩下的只有修养,只是这破墓道哪有给你静静修养的地方,除非你能跟那些粽子一样躺进冰冷的棺材永世不得翻身。吴邪和解雨臣走在中间,也算是被很好的保护着,不过两人都很不爽。
“艹,这黑瞎子是造反了是不是,敢违逆我的意愿,是不是想死?”解雨臣气的发抖,他一个堂堂解当家还需要被人这么保护,那简直是扯淡。吴邪在一旁仍是在打量着解雨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一卷烟草点着,吞云吐雾的解雨臣都呛了好几下。
“你看我干什么。”
“没什么。”吴邪笑笑,吸了一口烟:“或许你再让我看看我就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解雨臣笑了笑:“你就不怕你家那位吃醋?”
“谁说他是我家的。”吴邪又吸了口烟,眼神突然变得怪异起来,绕着解雨臣走了一圈,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脑袋:“哦我明白了。”
“怎么?”
“其实黑色更配你一点呢,小花。”吴邪轻声说。
解雨臣怔了怔,低下头只是闷着往前走,吴邪在一旁跟着吞云吐雾的。
似乎是味道太重了,解雨臣猛地抬起头来一把夺过了吴邪手上的烟,看着那一点点火星儿在黑漆漆的墓道里划过一道细细的线。吴邪本以为他是要丢到地上踩了,把手伸向荷包正要再掏一根,却突然发现自己身边也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他脑子里轰的一声,扑过去想夺过他手上的烟,却又被解雨臣躲过:“小花!你不能抽烟!你的嗓子•••••••••”
“为什么不能抽?”解雨臣似乎是以前尝过烟的滋味,倒是越吸越起劲,毫不在意自己这副唱戏的漂亮嗓子。吴邪瞬间梗住了,嘴巴张了张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他不是不会反驳而是不知道怎么反驳。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副嗓子就是解雨臣的命。
“其实,这烟还是挺呛的•••”吴邪低声呓语了一句,从荷包里掏出一卷烟草,卷好,
点上
两人齐头并进,一瞬间身后就跟着一团惨白惨白的烟雾。胖子从后面跟过来,还以为是碰到了什么机关,吓得魂不附体差点就要掏家伙上了,一闻那烟味才知道前面走着两个小烟鬼。
“哟,敢情这是拿着烟干活儿呢,这雾把胖爷的视线都挡住了。”
吴邪回头,正对上张起灵的视线。
淡淡的,古井无波的。
前面突然传来黑瞎子一声“哎哟”,张起灵眼中厉光一闪,眨眼间就冲到前面去,与那十几只被黑瞎子恶意引来的粽子缠斗起来,美其名曰热身。
吴邪看着解雨臣上前去帮忙,把烟一丢也走了上去。
他知道,自己迟早也要走上解雨臣的这条路。
———————
待我思考一下剧情…最近有点废话+卡文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