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四十四)

黑瞎子似乎是察觉到了齐羽那一瞬间的惊愕,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小羽哎,想啥呢。”

齐羽才反应过来, 笑了笑便默不作声。

等到终于有人过来了,他才停止了这延续了不知道多久的思考。

要说现在还有谁能吸引到他的注意力的………不用想了。

张起灵手上拿着从张家带过来的黑金刀,身后跟着笑的一脸神秘的胖子。

竟然不是花儿爷。黑瞎子有点惊诧,心中大大的失落。“起……”“小哥。”吴邪唤了一声之后便安静的坐在石头上没有动,看着眼前的一切一言不发。其实他也大概能猜到,要说队伍里谁能先到这里,不是解雨臣,就是张起灵。

只因为这里有他和黑瞎子。

张起灵看到他没啥事也是松了口气,然后一两步走到黑瞎子面前看着他,目光稍显严肃且深邃。黑瞎子也回望着他,只是痞笑着,眼神有点不明的意味。旁边的齐羽看着这副情景皱了皱眉,他也搞不懂为何张起灵和黑瞎子之间会产生如此意味不明的沟通。

他明明白白的记得,张起灵和黑瞎子以往的交流本来就很少,更不会产生这种“你懂我也懂“的沟通境界,今天这一发生也可以算是“活久见”了。

难不成张起灵在以前还真是认识前辈?那前辈他………到底是什么人。

齐羽也很拥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就算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出个大概,于是转而盯着胖子去了。这里的人他都认识,自己也不需要太多忌讳。胖子的感觉也很敏感,被盯了十几秒就察觉到了齐羽的目光,随即转过身来露出一口大白牙向他挥了挥拳头。

切,幼稚。

齐羽啐了一口,随即把他从内心深处“需要注意的人”这一栏中删除。

自己注意他纯粹是因为他和吴邪小哥的关系罢了。

半晌,黑瞎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似是有点无奈的笑了笑。张起灵的眼神在刹那间猛地变得凶狠起来,看的所有人的后背上顿时起了一层冷汗,脸色也被吓得有些苍白。等到小哥收了气息,黑瞎子也忍不住移开了视线。不是他招架不住,只是这妥协的太草率了!

“我有要求。”张起灵沉默了一会儿又低声来了一句,黑瞎子才突然想起这家伙根本就不是那种很容易妥协的人。

把张家族长当傻子?这是搞笑呢。

“走走走,哑巴我们过去说。”

“嗯。”

黑瞎子走在后面,在其他三个人奇异的目光中又推又拽的才把闷哥拉进进了一个空空的耳室。怎能不快点,你也别看那吴家小族长和齐小少爷的眼神,都快把黑瞎子穿透了。

“哎……哑巴,你养的那些桃花一个个都不是善茬啊。看看那眼神,像是要把我吃了一样,吓人呢这。”黑瞎子嘿嘿笑了几声,抹了抹额头上不存在的“被吓出来”的虚汗。张起灵冷冷的看着他,仿佛能直接透过黑纱看到黑瞎子的眼睛,等着他切入正题。

两人对望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黑瞎子功力不足败下阵来。

“………好吧,”黑瞎子颓废的靠在墓墙边,道“什么要求。”

“那个时候我要在他旁边。”

“这……”黑瞎子似乎也不太好拿定主意,斟酌了一下表情有点幸灾乐祸的道,:“那…这个一直跟着你的羽小子咋办?我看他肯定得跟定你了。”

“没事。”张起灵好像很自信的摇摇头,“吴邪不会在意的。“

我不是问他在不在意……黑瞎子无奈。

你会不会在意才是真问题。

耳室外边的河渠下游,三个人坐在石头上大眼瞪小眼气氛沉默的不行。

吴邪盯着那张跟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心中仍是在憋屈着。

他现在还是不信,那位把自己养大的跟自己最亲的族长爷爷会这么不识趣把这家伙送过来。所以他需要更多的观察他顺便引诱他露出马脚。

齐羽也盯着吴邪,心里倒不是憋屈,而是在想着之后该怎么把吴邪从张起灵身边支开。在这里他最大的弊端,就是对这里几乎一无所知。带路的人自己早支开了,就是为了防止他们起怀疑。这里的人都是在张家呆过至少十年的,没有摸透也差不多知道个大概了。这些人可不是张家的,如果被发现那不就是戳破自己的谎言自投罗网了?

胖子被夹在中间才是真正的憋屈,只是心里哀嚎着小哥你赶紧回来臣妾承受不来。但他却没想到,这问题不用小哥过来就已经自动解决了。

“齐羽,你接下来跟我们走吧。”

“嗯?”

“你应该不是一个人下来的吧,是走丢了?”

“是。”

“那正好一起,做个伴。”

“……可以”齐羽想了想,欣然答应,随后便收回了眼神伸出手跟吴邪伸来的手握了握。

面前的人笑的如沐春风,猫儿似的眼里却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狡黠。

这开心的都写在脸上了。

胖子鄙夷的看着,睁大了那双小黄豆似的眼似乎是想看看这两人脸上开的是啥花。没办法啊,谁叫这一提议对两人都有利呢。

“哟,桃花。”胖子学过点看相,不算资深也算新手中的佼佼者。此时胖子脸上的表情更是猥琐的让离他们最近的那只粽子躺了下去丧失了起尸的兴趣。

“这个就可怜了啧啧………”胖子又转向另一个人,趁他转过头去偷偷竖了根中指。

跟吴邪抢小哥?还是早点放弃比较好。

兔子急了可是会咬人的。

“哑巴……不是已经说好了吗……咋就变本加厉了呢……”黑瞎子委屈的已经快要缩成一个球了,张起灵却还是不为所动。 “………………你让他离开。”

“哑巴!“

“我再说一遍,让他离开。“

“哑!巴!!花儿爷有这么让你有危机感吗!!非要让他离开!“黑瞎子也真是豁出去的喊出这句话,然后等着张起灵的回答。

能朝着哑巴叫嚷,他可以自豪一年了。

张起灵抱臂站着,开始思考着解雨臣带给他的那些危机感。随着黑瞎子忐忑的目光看过去,小哥的眉头蹙的越来越深,随后两根奇长的手指微微点了几下,他抬起下颔,轻轻的点了个头。

黑瞎子默默捂住胸口。

自己的人被别人认为有威胁,这感觉可真他妈奇妙。

——————

七夕快乐!

I Love you forever @小五(杂食乱啃粮乱发粮) 

或许相遇是草率的,但只要过程和结果是美好的,什么都是好的

评论
热度 ( 6 )

© 松花酿酒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