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四十三)
解雨臣默默的走在墓道里,凭着记忆伸手启动了一个机关,紧接着往后一退,动作行云流水,似是理所当然的。一支有幼童手臂粗般的箭矢从另一边射过来,稳稳的插入墓墙,力大的只露了半个身子在外面。
王盟在后面看着流了一身的冷汗,反观解雨臣,倒是一点紧张后怕的样子都没有,好像刚刚触碰机关的人不是他一样。
王盟这一路跟过来,几乎没出一分力。在他的记忆里,这小小的解九爷仿佛是神了似的,在阴森森的墓道中随手就一个机关,然后开出一条道来继续走。完全是没有任何迟疑的样子,准确无误地往前走。
的确,凭着解雨臣这几年来驰骋财场养成的过人的记忆力,他能够很早的就回忆起下一步该怎么走、会有什么机关、应该如何去应对。有了这个,他在自己所知的范围里,就是无所不能的,而且还有很大的保障。百年前就委托的计划,自然是拥有充分的准备的。
“快到了吧。”解雨臣走到发射箭矢的地方,伸手一推,前面的墓墙就开始崩塌下来,宛如晒干的沙子一般稀散,一碰就倒。
“咳咳咳……“溅起的沙尘四处纷飞,王盟捂着鼻子和嘴咳了一会儿,再抬起头,就看见解雨臣走进了因崩塌而露出来的一条黑暗的墓道。
跟上吧。王盟撇了撇嘴,渐渐的也适应了这比他还小的解家家主无视他的感觉。
走了一会儿,王盟就感觉到了一丝异样。这条墓道跟之前走的都不一样,不仅潮湿无比,而且还没有夜明珠点缀,完全就是一副挖出来的盗洞的样子,粗糙无比。王盟看着解雨臣手上拿着的火折子,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紧紧的跟着前面的人。突然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王盟低下头一看,竟是一颗苍白的头骨,被他踢了一脚后还在地上咕噜咕噜的滚动着。王盟瞬间被吓到了,嘴里发出一声惊叫。解雨臣回头,语气有点冷的道:“看着点,我们快到了,赶紧的。”他从刚刚开始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本来还是淡淡的,几不可闻的,但很快就弥漫了整个盗洞,带着死人的森森白骨。
解雨臣皱了皱眉头,他也分不清这血腥味到底来自于谁的身上,但他唯一肯定的是,这几天的时候这里肯定发生过一场黑瞎子和不明生物的恶战。
这些遗骸,应该就是挖这些盗洞的人吧。
而且在那些挖盗洞的人中或许还包括了黑瞎子,不然他对这里怎么可能如此熟悉。“解……解族长…前…前面有个棺材!!”王盟又开始大呼小叫起来,不过这次是真的恐惧。作为曾经是张家守卫的他,又怎会不知道在这种棺材里装着的会是怎样一尊大神。
解雨臣没理他,只是走到棺材前,掀起了棺盖。王盟的恐惧差不多到了极点,两腿打着战就要准备逃跑。没想到解雨臣直接将手伸到棺材里,摸索了半天摸索出了一个看着是极品的玉佩,抛给了王盟,王盟本来就精神高度紧张,这一丢他手忙脚乱的去接,仔细的看了一眼后顿时眼睛都直了。解雨臣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口水都流出来了!!有点出息。”王盟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窘迫的收好玉佩,又看了一眼棺材,小心翼翼的道:“解族长,这……这棺材是空的?”“嗯,这里面的主子被人引走了,而且看着时间还挺长的了。”解雨臣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暗了暗,这棺材里被引走的粽子怎么看都是黑瞎子搞出来的,为了让他们安然无恙的与自己会合。
希望他没什么事。
“被人引走了?难道还有人比我们先进来?!”王盟大惊失色,脑子里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就瞬间脱口而出。这里除了解雨臣,没有人知道黑瞎子比他们先进长白山,自然王盟也不会知道。“………没有,那入口我检查过了,没有人在近期进来过。”解雨臣也不好直接说出黑瞎子,只好随口撒了个谎。不过幸好王盟在这行业没啥经验,而且也不敢去怀疑这解家家主,万一让他知道了他们这么做,他肯定会认为这对他家少爷会造成伤害。凭他平时那么护着吴邪忠心耿耿的举动,他绝对会不惜一切将这计划暴露出去。
“哦。”王盟就算心中再忐忑,也只能选择相信解雨臣。
解雨臣对吴邪的好,他也是一直看在眼里的。
吴邪这边,那个人盯着他们,一步一步的走过来。
“终于找到你们了,可让我一番好找啊。”他身上沾了很多灰尘,看着也是风尘仆仆的,只不过竟没有一道伤口,衣服也没有划破的现象。
黑瞎子还好,还能保持着那不羁的笑,只不过眼中闪着寒光。但是吴邪此时可叫做惊讶到了极点。
“齐羽!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应该留在张家吗?“
“张家的族长在这,大祭司打听到了他的去向,就派我过来支援了。”齐羽笑着,不过话语中带了一丝讽刺与轻蔑。
支援?!怎么每次都是你来支援?!你是大祭司肚子里的蛔虫吗?!
吴邪很显然是接收到了这个挑衅,有点气急。
“哟,这不小羽吗。”一直盯着眼前这个莫名其妙就出现还对自己抱着满满的敌意的人,吴邪还真下意识忽略了旁边这人的存在。一听他这熟络的称呼,吴邪立马懵了。
“瞎子,你…认识齐羽?”
“前辈。“齐羽微微欠下身,脱口而出却是来自于小辈的问候。
吴邪惊的下巴都快掉了。
黑瞎子看着也没多大吧?!看着样子顶多也是比小哥大一些二十多岁左右,而齐羽也跟自己差不多,怎么连前辈这种称呼都出来了?难道齐羽和黑瞎子是某个神秘家族下出来的精英,而黑瞎子地位比他高?
吴邪被自己的胡思乱想想的脑子都乱了。
“来来来小羽过来坐,好久没见了快来跟你黑爷叙叙旧。“黑瞎子倒也没啥大不了的,应该是习惯了这个称呼,随意的摆摆手就叫齐羽过来。齐羽也是没想到黑瞎子会这么热情,但也不好拒绝,就忐忑的过去坐到黑瞎子的另一边,心里不住的猜疑。
黑瞎子这人他很早就认识了。只不过那时候他还是一个成天在街头站着跟吴邪斗嘴的小毛孩,把为家族复仇的欲望深深的埋在内心深处,不露一丝痕迹。但是他也没想到黑瞎子会专门到张家找到他,还笑眯眯的说自己也是齐家的人。
更关键的是,张家毫不在意他的来访,还是以贵客的身份招待他,只不过这货比较随性,毫不领情。年幼的齐羽跟着黑瞎子耍了半年,才发现自己根本透不了他的底,反而是心中复仇的欲望被狠狠的、毫不留情的扯了出来,只剩下血淋淋的、空洞的内心。
绝望的宛如回光返照。
他一直以为自己能藏的很好,却被黑瞎子一丝不漏的曝光出来,然后被批斗了一番。不过也是因为黑瞎子,他才能逃离囚禁的命令。但是,从始至终,他还是不知道这人到底要做什么。
齐羽突然眼瞳一缩,脑海里猛地闪过当时被黑瞎子狠狠揭开真相的画面。“齐家不需要你来复仇。这不是你的命运。早点放弃,回家洗洗睡吧。”那双蒙着黑纱的眼,齐羽就算不看也能感受到那发自内心的不屑和轻蔑。而那张脸………
从刚开始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
他的容貌,为何十几年来都没有变?
————————
解释:齐家是因为当初跟张家杠上了,才把齐羽送到张家软禁当做休战的筹码。而当年齐家几乎全灭,黑瞎子因为是很早就从齐家出来的,所以正好避过。真实身份还在考察中【233333】
幕后操控者?没事,下一部就不是了。/笑/
最后这里补一句对已去世的阿兮小姐姐的话:
那个叫阿兮的姑娘
她用了自己的一生去爱《盗墓笔记》
然而现在,我们将以她为傲


评论
热度 ( 2 )

© 松花酿酒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