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817贺文《雨村的每一天总是这么甜》

吴邪坐在屋子前的石阶上,看着屋檐上滴落下来的一串串水珠,吐出了一口浑浊的烟气。他抬起头盯着向上飘去的烟雾,看着它消散在朦胧的雨里。院子里种植的葡萄蔓青翠欲滴,仿佛水彩般在这片雨中晕染开一片又一片养眼的翠绿。

吴邪又吸了一口,神色有些颓废。今天要不是张起灵上山采野菜去了,他还没这个时间能一次烟。“咳咳……“还没抽几口,他早已千疮百孔的肺又开始反抗起来,一抽一抽的痛。

“还是年轻的好,抽口大麻都不带事的。”吴邪缓了口气,皱了皱眉,将手上隔壁老大爷给的水烟掐了一丢,站起身就提脚迈了屋子。

“吴邪。”好不容易熬到日落西山,没想到张起灵一进门就突然动了动鼻子,道:“你抽烟了?”

“没有啊?”吴邪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走到张起灵前面一把拿过他采的一篮子野菜,询问道:“今晚晚饭做什么?野菜馅饺子?”张起灵根本就没搭理他,一把拉过他扯进自己的怀里,头低下去埋在他的颈窝里,一动不动。

这看似温情的动作,吴邪的冷汗却都快下来了,心里那个内流满面啊。

半晌,半个身子还贴在自己身上的那个闷油瓶子缓缓抬起头来,一双墨一般的眸子死死盯着他,深不见底的让还存有一点反抗心理的吴邪顿时心里没底。“你抽烟了。”他幽幽的道,像是给吴邪下了一个判决书一般不容置疑的口气。

苍天啊,这今晚肯定不会好过了。

“张大爷你还没说吃啥呢,要不要就直接把这东西生吃了?“吴邪继续犟,似乎想转移话题还是想躲避张大爷此时要吃人的目光。

“吃野菜饺子。”张起灵又盯了他一会儿才松开他,在他唇边浅浅的啄了一下,丢下一句话后转身走进了房间里。吴邪站在客厅中间一直目送着他进了房间,心里无限的被某站弹幕刷着屏。好大会儿,才哀哀的叹了口气。

“老子一个当年叱咤风云的吴家小佛爷怎么现在就被打压成这样呢……让老子的那些忠实粉丝看到了可多没脸…”吴邪忍不住捂脸,恨很的踢踏着脚上的拖鞋走进了厨房。

胖子去帮村里妇联做事了,晚点回来,隔了几里远就闻到了从屋子里传来的香味,顿时加快了脚步,肚子也咕噜咕噜的响,一看就一副饿狼像。他一踏进屋子就放开嗓子一脸豪壮地嚎道:“今晚哪位大兄弟做饭啊?胖爷我肯定要好好嘉奖他一下!简直太他妈香了!“吴邪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盯着胖子一脸幽怨。”哟,小天真这是咋了?被瓶仔欺负了?胖子嘿嘿一笑,“你们小两口的事胖爷可不会插手啊。”

“胖子,我今晚去你那边睡。”“啊,为啥?”

吴邪眼神顿时变的凶狠:“想去!不给?!”

“那胖爷得向小哥请示一下……谁家的归谁管嘛。”

“不准去!”

“哟,小天真这是闹小脾气啦?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嘛,小天真你就……”胖子说着说着倏地就停了,眼神直勾勾的望向吴邪旁边房间的门口。“我就啥?别给我打岔子,看你这眼神就好像我身后站着一只禁婆似的。老子跟你说,就算这时候小哥来了我也不怕。“

那还别说,真来了。

平时说话圆滑的胖子此时也有点乱了,在他过五关斩六将的社会圈中,这个倒斗一哥、铁三角中最强有力的后盾、被吴邪戏称为“闷油瓶”的家伙,就是他唯一招架不住的。

啊啊啊啊大张哥盯住我了哥啊你甩什么眼神啊臣妾做不到啊臣妾可不是小天真是你的万能解读机啊!!!

张起灵摇摇头。

这什么意思?不要让我暴露他吗?胖子恍恍惚惚好像懂了些什么,顿时被这些年培养出来的“战友默契”感动的心里一把鼻涕一把泪。

看来上天还是眷顾胖爷这边的!关键时刻终于送来了万能解读机!

“快说啊。”吴邪从袖口里摸索出了一根烟,叼在嘴里,转了一下头。胖子被吓的几乎要心脏骤停了,没想到张起灵早已经躲进房间了。胖子松了一口气,吴邪也放心的开始吞云吐雾,不过一会儿就抽不下去了,抽烟还是要讲究过过瘾。

“说什么说,反正不行就是不行。”·胖子突然严肃起来,绕过吴邪进了厨房。“香死胖爷了!这野菜饺子咋不淋点醋啊,没味!””操你妹胖子还没开饭呢!!格老子的!!你特么咋就开吃了!!”“胖爷我忍不住嘛哈哈哈,再说小天真你可真是贤惠啊。”

“草!!”吴邪没忍住一巴掌呼上去,拍胖子脑袋上。胖子脸一黑就要还手,眼睛一瞥猛地就看见了站在厨房门口幽幽的盯着他的某闷哥。

正要行凶的胖子触电一般的将要呼出去的如来神掌收回去,心中大感憋屈。

小哥这护犊子的本能暴露了啊!暴露了啊!

“唷,咋不打了?”吴邪本还打算躲开顺便来几手耍耍帅,没想到这胖子却这么不领情的收了手。“切,胖爷才懒得跟你这个蛇精晚期的重症患者计较。“胖子憋了半天才憋出来这么一句话,却还是把自己憋的满脸通红。

“………真怪了你,算了我去叫小哥吃饭。“吴邪转身进了房间里,挽起袖子干劲满满的准备把在床上装睡的某护犊子的给”喊醒“。“小哥,吃饭了。”吴邪先拍了拍张起灵的脸,见他还不肯醒(睁开眼睛),就偷偷摸摸的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找他的烟,脚步轻的几乎几不可闻。好似是一无所获后又返回来走到窗前脱下鞋一下子跨坐在张起灵身上,恶作剧的扯他的脸和耳朵。张起灵被压的有些不舒服,更何况还被某个不要命的家伙扯脸扯耳朵的,正要睁开眼睛,却又停了下来。吴邪此时正趴在他身上,头凑到他耳朵边,把声音放软地道:“小哥,起床了!”唇间呼出的热气喷在张起灵的耳廓,轻轻的带着点烟嗓的声音荡漾在他的耳边,张起灵再怎么接过耐力的训练此时也明白必须要起来了。

不然会引起吴邪的疑惑的。

张起灵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趴在自己胸前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吴邪,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丝危机感。“张起灵!你他妈把老子的烟都藏哪里去了!“吴邪咬牙切齿的扯着张起灵的衣领,盯着他。张起灵也不说,只是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竟然微微地笑了一下。吴邪瞬间就被这笑容打击的找不着北,只是呆呆地发愣。张起灵一手搂住他的腰坐了起来,低下头就在他唇边舔了一下。

“去吃饭。“

“卧槽…………这家伙刚刚是狗化了吗?怎么还舔上了?新情趣?”吴邪摸了摸唇边,又使劲的擦了擦才走出去。

娘的,他才不要带着这家伙的口水吃饭。

【在雨村的每一天】

胖爷:在雨村的每一天都要在吃狗粮和发电两种状态中切换。

吴小佛爷:在雨村的每一天都要在如何抽烟和如何躲避被发现抽烟两种状态中切换。

张大爷:在雨村的每一天都要在发现烟毁灭烟和惩罚抽烟者两种状态中切换。

隔壁老大爷:在雨村的每一天都要在给烟和不给烟两种状态中切换。

村里妇联:在雨村的每一天都要在听某人唠嗑和卖烟两种状态中切换。

————第十二年,我在广州,心系长白————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