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这篇全是废话····算是一个过渡篇?

我是怎么混到2000字的?【迷茫】一周没更···大家不要抛弃我啊QAQ

(四十二)

“这还用问吗小三爷,当然是………”黑瞎子看到吴邪脸色一变,顿时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于是心生一计,故意卖了个关子。

“算了你别说了你别说了,“吴邪神情一下子变得颓废起来,双手抱着头身体蜷曲着将脸埋进膝盖,在旁人眼里就好像一只蜷起来的虫子一般“我这下半辈子都得花在赎罪上了。”“诶诶小三爷你别这么急啊,瞎子还没说完呢。”黑瞎子看了好笑,不过还是生生的止住了。

“不就是个人工呼吸吗,需要这么细致地说?”吴邪无力的抬起头瞟了他一眼,又仿佛泰山压顶般带着无数的怨气低了下去。

天啊人工呼吸!黑瞎子真的要捧腹大笑了,虽然他腹部的一道伤口让他弯不下腰。“小三爷,瞎子可不敢这样。”黑瞎子一脸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可是有花儿了,怎么敢脚踏两条船呢。”

“啊,说的也是。”吴邪一愣,又马上反应过来,顿时想羞愧的想钻到地缝去。就算是人工呼吸那也是没问题的啊,救人一命哪需要这么多考虑。“算了,当我刚刚啥都没说。”吴邪摆了摆手,躺在地板上盯着黑漆漆的墓顶。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啊………”黑瞎子似乎早就料到了吴邪会问这个问题:“受人之托。”

“谁?”

“一个熟人。”

“熟人?那跟你关系很好咯?”

“嗯……还不错。”

“人怎么样?”

黑瞎子想了想,又盯着吴邪看了好大会儿,脸上挂起一个大大的笑,道:“跟你一样傻,一样天真,不过比你好太多了。”

“哪方面?”

“很多方面。”黑瞎子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一丝缅怀:“不过,总有一天你会变成他的。”

而且就会在不久之后。

最后这句话,黑瞎子斟酌了好久还是没说出来。趁着吴邪还在神游,他在脑中又快速的把整个计划过一遍,任何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确保整个过程无误。因为,这不同的可不只是一星半点啊。

“我会变成他?什么意思……”此时吴邪脑中的各种念头都开始剧烈的激荡起来,却怎么绕都打不开这个结。他索性就把它当成一个死结放在那儿,等着时间把它消磨露出背后的真相。

两人又休息了一会儿,吴邪才缓缓的问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

“呵呵……这个嘛…呃…”黑瞎子讪讪的笑了笑,他也不知道他们能出去的具体时间。

吴邪面无表情。

“明天之前。”黑瞎子坐了个发誓的手势,“我保证。”

“用什么保证?”吴邪继续面无表情。

“……如果我黑瞎子敢骗吴家族长吴邪,今生不娶!”黑瞎子摆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道。

“行,够狠。”吴邪瞬间就灿烂起来了,活动了下胳膊肘发现没有刚醒来的虚弱感后就站了起来。“小三爷去哪儿?““溜达溜达。”

“有能力不?”黑瞎子还是那副嘴脸,话语里都透着一丝不务正业的猥琐“大徒弟要不要跟你亲亲师傅来场野战?“

“野战个线!你教的,你负责。”

“真险诈!想借此贬低你师傅的功夫?”黑瞎子继续不依不饶的开始绕弯,那一嘴停不下来的也是让吴邪无奈了。虽然他的话也挺多,但从数量和损人技术上他还是远远逊于眼前这个名副其实的话痨。

“切,不跟你一般见识…”吴邪嘟嚷了一声,也不知道算不算,他的声调略微提高了一些,好似是故意让那人听到,然后便噤了声。

最难辩倒的观点,从古至今一直是沉默。

这一点,吴邪从张起灵身上受益良多。

“还真是跟哑巴学了,”黑瞎子狠狠的啐了一口,突然又想到什么,从衣袋里掏出一把烟草“小三爷要不要烟啊?”随后一阵微风刮过,手上的烟草已被夺过,而来人卷好后又问:“有火吗?”

“哟呵,小三爷还真以为这是抽的?嚼烂了敷伤口上,能稍微麻痹一下痛感。”黑瞎子指了指吴邪的额头,吴邪才发现自己的额头上有个擦伤。额头靠近发线的地方有一块皮生生的被磨掉,因为被水浸泡了许久,伤口周围的皮肤都发白了,褶皱一层一层的叠着。这一发觉到,吴邪瞬间就感觉自己的整个脑袋都涨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水顺着伤口跑脑袋里去了。

等等,这不就是脑子进水了吗?

“小三爷这擦伤啊啧啧,可真是位置凶险啊,差点就到太阳穴了。”黑瞎子贼贼的笑了笑,又似是在感叹吴邪的好运:“瞎子我发现小三爷你的时候这伤口还挺新鲜的,还能让你重现‘血流满面’的盛景,所以你应该是随着河渠漂流的过程中遇到了暗流,被卷到我这儿来了,还莫名其妙的没死。”

“按道理遇上暗流的人,大部分都是半死不活的。”黑瞎子说完这句后后又突然后悔了。如果大部分都是半死不活的,那吴邪算不算一个例外?更何况他这三脚猫功夫,完全很难脱身。所以他可能会想到这两点:一是自己的确是半死不活的,但被黑瞎子救了。这一点很容易让人相信,前提是吴邪的内心中认为黑瞎子能够这么做。

而第二条就是有意的了。吴邪中了机关掉下河渠,遭遇暗流后碰上黑瞎子。万一这不是巧合,那吴邪的运气可堪称一绝。吴邪侧过脸疑惑的看了黑瞎子一眼,他也不相信自己的运气这么好,有这么大的命。

“半死不活?那我这种状态算什么?”

“恢复期?”

“嗯。“

吴邪啥都没感觉似的感慨了一声:“我的命可真大。“

“命大可不是个好东西。”黑瞎子嘟囔,“万一哪天你想死却死不成了,多愚蠢。““想死?你在逗我笑。”吴邪沉默了一会儿,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

家族的仇没报,恋人未满,谜团未解。

“我想我,就算死了,也会被人以命换命救回来的吧。”吴邪摇了摇头,停止了这个让人沉思的话题。

什么时候,自己连想死都不能想了?

“执念太重。“黑瞎子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又很快的把它掐死在摇篮里,转而看向他们旁边的那条墓道。

“嗒嗒嗒嗒……“脚步声渐起,竟是向他们而来,越来越近。

一道身影走了出来。

“终于找到你们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