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四十一)

“吴邪!”张起灵才反应过来就一下子扑过去想抓住吴邪,但还是晚了,很快眼前的人就彻底跌入黑暗消失不见。墓墙随之又翻转回来表现出最开始那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张起灵平复了下心情,他也知晓这机关不能短时间内发动两次,只好一个箭步冲过去伏在墙上侧着耳朵听吴邪落地的时间和声音。

还没贴紧他就模模糊糊听到了一声人体落地发出的闷响。

幸好,他跌下去只超过了不到两秒。

张起灵松了一口气,对站在身后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的胖子说道:“走吧。我们去和他们会合。”胖子仍有点担心的朝那机关瞧了眼,随即跟上了张起灵。“小哥,天真没啥事吧?”“………嗯。不过那条道是通向……”

猛地一想起那条道的走向,张起灵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稍微的提起来了一点。

希望吴邪能小心一点吧。“我们走快一点。”

然而吴邪就是这么马虎。发觉自己一脚踩空后整个人都懵了,下意识的蜷起身子好让身体受到的冲击力更小一点,但很快整个人就摔进了水里。凉的刺骨的水涌进了他的鼻腔,肺部仿佛被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完全不能呼吸。

窒息感如钱塘潮一般疯狂的涌上脑门,吴邪很快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天啊,可不要这么快就栽了啊。

“分开了?”解雨臣摸了摸墓墙,眼中有些小小的凝重。“是啊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恍惚了一下竟然就掉到这鬼地方来了话说解当家我们不会死在这吧我还年轻不想死啊我还想见少爷一面啊不对我刚刚说了啥…” 

解雨臣头上瞬间暴起了一根青筋。

最麻烦的还不是掉到这里来了。解雨臣转过头看着那个一脸生无可恋的人,最麻烦的,是跟这家伙一起掉到这来了。“王盟,你就不能少点话吗!跟小邪学的?!”拜托啊你生无可恋个啥啊,最生无可恋的明明应该是我好吧,这说话都不带喘气的。

王盟听了马上乖巧起来,自觉的在前面探路。

这解当家跟少爷差不多大也真是厉害了………如果哪天少爷跟他一样我就可以上吊自杀了。

解雨臣走着走着也是有些烦躁,他其实掉到这里来是故意的。黑瞎子曾经跟他说过这里的大致结构,但也只是表面而不是内部,所以这小小的机关他还是能够启动并故意“中招”的。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找到黑瞎子,然后继续他们的计划。

他们的计划很简单,就是顺利开启终极,然后让吴邪恢复记忆。

解雨臣从来都不知道终极是什么,也不知道吴邪的前世和张起灵到底有任何关系。他只知道,那个平常站在他身边的那个男人,才是这整个棋盘中唯一不可掌控的因素。就算是张家族长张起灵,也是能够掌控的。

大概是黑瞎子孑然一身的缘故吧。这世界对他来说,完全就不存在多少他在意的东西,因此才可无畏。

“解当家,这里是条岔道,该走那边?”王盟转过头来对他说道。解雨臣回忆了一下黑瞎子对他说的话:“小三爷在掉下去后,绝对会摔下那个河渠。”

“你怎么保证的?”解雨臣有点疑惑,他不认为吴邪会这么傻。

“因为小三爷他足够天真啊。“黑瞎子翘着的二郎腿摆了摆,“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天真,我们的计划才得以顺利进行不是吗?”

说的也没错。

“往这边走。”解雨臣也没想指望王盟能干嘛,只是觉得他既然是吴邪亲近的人之一那就要把他四肢无损的带回去,所以就三两步超过他走在了前面。当然,解当家对自己还是挺有自信的,毕竟可是“预习”过的,心里总还是会踏实一些。王盟也没察觉到什么,只是隐隐的觉得有些怪异,但怎么都说不上来。

黑瞎子倚靠在墓道的墙壁上,喘着粗气。他已经在这里待了近五天了。从第三天的末尾开始断粮缺水,只好依着离河渠较近的优势去舀水煮着喝,反正也没毒,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粽子在里面游泳。他扶着墙有点吃力的站起来,通过火折子的微光,能看到他身上扎着很多的绷带,还隐隐渗着血,手里拿着个蛇皮水袋。“妈的渴死老子了………”黑瞎子边嚷嚷着边向河渠走去。他所处的墓道正好是位于河渠的下游,因此也为他提供了水源。

这以已经快第五天了,黑瞎子看了看手里用木头制成的简易计时器,他相信解雨臣绝对会在第五天前与他会合的,因为他答应过。没想到一走出去,就发现这河渠旁的石堤上趴着个人,好像死了一般一动不动。“是粽子还是倒斗的?死的还是活的?死了就去投胎别到爷这来瞎捣乱‘黑瞎子走进一看,就突然咧着嘴笑了。

“哟,小三爷,看看爷这什么人品。”

【恭喜玩家黑瞎子获得落水的小三爷一只】

吴邪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仿佛变成了一块冰一般,刺骨的寒冷。更不要命的是大脑也跟着开始捣乱,很零碎的一些片段开始从吴邪的脑中闪过,怎么看都衔接不上。没办法,吴邪只能强制性回放,一遍又一遍的头昏脑胀。他从来此地的路上就开始这一症状,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是也会隐隐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而且对现在的自己来说算是喜忧参半。

他一直以来都是信命的,因此无论对世事都不会有太大的惊讶。

反正怎么样都是命,还不如逆来顺受。

“嘿,小三爷,还不肯醒啊,再睡就要打屁屁咯!”一个猥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声音大的简直要把吴邪再次震晕。“靠!黑瞎子你是不是流氓!“吴邪一下子坐了起来,瞬间把眼前的人吓到了,眉宇间带着一份惊诧。这一起来可不好,吴邪一坐起来就眼前发黑,顿时身子一软又倒了回去。”小三爷还太虚,可别乱动。“黑瞎子嘿嘿笑着,把水袋递给吴邪:”诺,喝点水,虽说小三爷被灌了这么多水,但是可不知道是从哪里灌进去的,说不定之前都吐出来了呢。“

吴邪接过了水袋喝了一小口,随之又发起了呆,忽的身体又抖了一下,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黑瞎子。

“你是怎么救我的?“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