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无光By松子

关于这篇小番外,松子来和大家说一下哈
1.吴忧只是吴邪一个人的女儿,跟其他人毫无关系
2.秀秀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被迫嫁给吴邪,没发生任何关系,不然松子宁死都不愿意写这种设定的。
#雷者可避,勿喷。
本来应该是虐梗的233被窝写成治愈系的了酷爱夸我
—————————
我叫吴忧。
我记得小的时候我怕黑,睡觉时怎么都不敢把眼睛阖上,就这么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干瞪眼。
每当这时,父亲总会到坐到我的床头,用手机将解叔的唱的戏曲录给我听。有时候母亲也会坐过来,不过离父亲坐的不近,但听着戏曲时那双平时不会泛起太大波澜的眼睛也会满是深深的怀念与温柔。“吴邪哥哥……”母亲有时会仿佛自言自语般的喃喃道,“你说我们还会回到过去吗?”
“我不知道,”父亲这时候总是看起来想抽烟,即使他的肺已经千疮百孔“或许吧。”
“小忧,有时间我们带你去看你解叔好不好?”母亲笑语盈盈的对着我说,眉眼弯弯的很漂亮。
“好啊!王伯伯会来吗?“
“会,当然会啊。“
“那师父和黑瞎子呢?“
“这个……………”这时候母亲神色会有点犹豫,眼神不经意的望向父亲,似乎在征求他的同意。有时父亲会拒绝,好似是在生气还是在思考。但有时父亲的眼中也会透露出一种很复杂的神情,似是叹了口气一般的道:“去吧,我也好久没见他了。”
父亲不可能会不待见师父的,我一直这么认为。
然而事实也是这样。
父亲上盘口时,总是严令不准我去。但我总会央求着王伯伯或黑瞎子带我去,他们俩是最经不住我的请求的。这时王伯伯总会拍着我的头道:“忧丫头,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和你父亲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听到了吗?”而黑瞎子往往不会说什么,只是“嘿嘿嘿”的笑着说要让我去见见世面。
盘口上的父亲,是我心中那道最不可撼动的身影。他一般都身穿一身白色唐装,静静地坐在首座上,双手交叉眼睛环视着全场。我也明白身为他的女儿在这种场合出现对他来说是多么不稳定的一个因素,所以在这时候我不会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也不会在他的视线下暴露自己。
我只是在一个其他人都看不到的地方,静静的看着父亲,和他背后那道同样不可撼动的黑色的身影。
那是我的师父。
“你师父他啊,对你爸有非分之想。“又一次撞上师父和父亲拥抱的时候,我尴尬的逃了出来,却被王伯伯给拉了过去。”你师父的过去是我们每个人都不曾了解深入的,就算过了这么多年,我们却还是无法知道他到底还有多少事没告诉我们,但唯一肯定的是,我们成为了他的同伴,这就足够了。“
接着王伯伯又讲了很多事情,最后还给我比了个封口的手势:“我今天说的话,你可不要和你爸说啊忧丫头,不然他绝对会劈死我的。“
“嗯嗯嗯!”我也赶紧捂住嘴,点了点头,我可不想这么一个帮我告父亲的密的“内奸“被父亲劈死,“放心啦王伯伯,忧丫头会罩你的!”
从那以后的每个晚上,我都会向父亲询问:“我们明天去不去看师父?”刚开始的时候父亲听到这句话总会身体一僵,表情显的很不自然。甚至有时候还敲了敲我的头,说:“小忧,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而我这时总会吐吐舌头,将头埋在枕头里听解叔唱的霸王别姬。
我知道父亲那天看见我了,也知道师父也看见我了。
那天我闯进去的时候,父亲正被师父拥在怀里,紧紧的抱住。当我再次因此感到震惊时,一道视线瞬间就锁定在我的身上。我抬眼一看,是师父。他那双幽深的眼紧紧的盯着我,手臂却收的越来越紧,直到父亲慢慢的也抬手环住他的腰时,他的嘴角竟然上扬了一个微小的弧度。
师父他竟是笑了。
“师父,您喜欢我父亲吗?“师父刚打出了一拳,听闻这句话又堪堪的收了回来,沉默不语。
片刻后,他摇了摇头。我难免有点失望,蹲着马步也模仿师父的样子练着拳。“不是喜欢,是深爱。”许久,幽幽的一句话从师父的方向传了过来,我也瞬间就停住了。
“丫头,你明白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吗?“解叔把我抱在怀里,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我的头发。我摇摇头,心里着实有点迷茫。
“不懂。“
“解叔给你唱一曲吧,《霸王别姬》。“
解叔清清嗓子,就这么唱了起来:“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我默默的听着,每晚当作催眠曲的戏曲在今天从解叔的口中唱出也别有一番滋味。
窗边的海棠洋洋洒洒的落下,其中有一朵飘在解叔的耳边,一道阳光斜射进来,照着解叔的侧脸。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嬴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一曲终,解叔伸手将那朵海棠取下,插在我的发鬓上。“丫头要懂,‘喜欢’与‘深爱’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感情。”许久,他笑了笑:“和你父亲真像。”
或许是我还小,真的不懂。
我头一次会觉得童年是如此的难熬。
“喜欢,不一定会为一个人付出一切。”黑瞎子磨着刀说,那副黑不溜秋的墨镜看的我心里慌。“忧丫头,你解叔没跟你细说,那只好我来讲了。”
“你听过你父亲的故事吗?”我还是头一次见他有了点严肃的样,连忙点了点头:“听过一点。”“你父亲和你师父……”
“是爱。”
黑瞎子愣了愣,应是没有想到我竟然会抢答了,我心里不免有点小得意。
“不是啊哈哈哈哈,忧丫头,你跟你父亲以前一样傻。“他突然大笑起来,笑得脸都红了。”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我顿时急了,忙去晃他。”不是不是不是…我是说,你认为你父亲和你师父的关系只辄止于这种程度吗。“他点了一支烟,抽烟的动作和父亲的相差不多。
“那叫深爱,你师父的生活太黑暗了,因此需要像你父亲这样的光去照耀。”
“那如果父亲以后不在了呢?”
“那就没有光了啊,世界漆黑一片。“
我也没想象过世界没有光的样子,因为只要是晚上一个人睡觉不开灯都会使我害怕,所以我不敢去想象。“那师父会怕吗?”“你想呢忧丫头。从来没有一个人的世界是全部都是黑暗的,因为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道光,就算是隐藏的也能够被激起。”
“但如果是真的没有光了……”黑瞎子笑了笑,“但这个人就算是真正的死了。”
我似懂非懂,也能够从心里明白这‘没有光‘的重要性。
“哟,小忧,今天这么乖。”父亲坐在沙发上看我去搬个板凳洗碗筷,有点小小的惊讶。“学乖了啊,这么听话。“母亲摸了摸我的头,眼中也满是欣慰。我笑了笑,不再言语。
就算眼中看的是这样,我也能一直明白,父亲希望在这个家里的,是师父。
“小忧,是不是你王伯伯跟你说了什么,怎么今晚这么听话。”父亲好似也察觉出了不对,笑着拍了拍我的肩。我正给他锤着背,父亲背上突出来的骨头咯的我手都疼。稍微视线往上移一点,能看到父亲褐色的发尾上那几根白色的头发。
“父亲,你知道深爱是什么感觉吗?”我问道。
“深爱啊。”父亲有点沉默,但随后仿佛想起了什么,笑了起来。
“就像房间突然黑了我不是去找灯而是去找他。“
他就是光,世界不能无光。




评论

热度(14)

  1. 燃尽人间色松子源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