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三十九)
“我说,跳下去。”张起灵又重复了一次,脸上带着一份难以察觉的凝重。
“好吧,听你的。”吴邪无奈地招了招手叫其他人过来,再蹲下来向下认真看了看,顿时腿就软了。
这…高度,将一个石头扔下去都听不到声音吧。吴邪头皮开始发麻,心想张起灵昨晚是不是被冻坏了还没清醒过来才会做出这样的举措。“走吧大侄子,跳下去。”吴三省从后面走过来,微微弯下身拍了拍吴邪的背,在他耳边轻声说:“这次可千万不要出岔子了,跟着张起灵走,一定要跟紧。“
吴邪点点头,站起身的一刹那有点眩晕,也不知道是吓着了还是怎么的。张起灵又在裂缝旁转了好久,终于在一个地方停下,蹲下身来,扔了一个雪块下去。吴邪在一旁看着,他本以为会听不到声音的,没想到雪块在落到离他们不到十米的距离时就凌空消失了,片刻后又传来一声物体落地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吴邪惊呆了,揉了揉眼睛再看,然后自己也扔了个雪块下去,才确认这一切都不是幻觉。“这是障眼法。”张起灵解释道,“目的很简单。”
就是为了不让外面的人发现这里。
看来,底子薄的人想发现这里的入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吴邪想着想着就有点羞愧,自己还是太弱了。张起灵也站起身,转头向大家说道:“排队一个一个跳下去,这个入口有点窄,只能单个通过。”大家都点点头,郎风打头阵,然后是那些跟着来的,接着才是吴三省、解雨臣、胖子,吴邪和张起灵。
“你们说,胖爷我会不会卡在洞口啊。“胖子叨叨地说,”这洞口这么窄,还只能单行通过,简直是对我太不公平了。““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吴邪摸了摸下巴,道。“要不要给你根绳子把自己勒紧点?”
“不用,够大。”张起灵淡淡的说。“小哥你怎么知道?”吴邪不甘心的问,他其实还挺想看看胖子被绳子捆成一团的样子。(恶趣味啊小三爷)
“以前来的时候测量过。“
“………原来小哥你还来过啊……难怪对这这么熟。”吴邪实在是没话说,只好看着前面的人一个一个跳下去然后消失不见。等到他的时候,他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恐惧。就算你知道这是障眼法,但至少是你看不见的,你眼前还是致命的万丈深渊。
未知的危险总是比已知的要更致命一些。
“吴邪。”张起灵叫了声,“我在你后面。”吴邪点了点头,闭上眼跳了下去,张起灵看着他消失并确保他到地方后,转过了身,一道黑影瞬间一闪而过。张起灵皱了皱眉,但思考了会儿又恢复了表情。
不碍事。
他纵身一跳也跳了下去,那道黑影马上窜了出来,后面也跟了一拨人。“你,打头阵。”一个人跳了下去,意想不到的他却直接摔下了冰崖,也没有消失,也没有那所谓的屏障,而是真真实实的摔了下去。
“嗵”地一声闷响,冰崖底下又多了一具冒险者的尸体,黑压压的堆了一层。
“靠!他把入口封住了!!”一个人骂了一声,正打算让其他人再找出路,被挡住了。
“我来解开。”
“齐羽。”那个人愣了愣,马上又退后一步,“是。”齐羽走上前来,与吴邪有几分相似的脸上带着一味意义不明的笑。
张起灵,这次终于要真实的认识了呢。
我再也不想作为别人的替身来接近你了,只不过…这场见面得好好计划一下,至少不要让你太失望。
只要你能记住我就好。
吴邪看着四周稍显黑暗的墓道,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难以置信。
他就这么下来了?没有刺骨的寒风,没有洁白的雪层,没有致命的冰崖和裂缝。不过,这里好像更致命一点。吴邪摸摸头,暗暗提醒自己要跟紧大部队。“张族长来了,我们走吧。”吴三省道,张起灵站在他旁边。
“小邪过来,别落在后面了。“
“嗯。“
墓道里也并不是一片漆黑。吴邪拿着火棒照了照四周,才发现墓道两边的台座里都镶嵌一大颗的夜明珠。
“这里的主人也是***有钱,也不知道这么大座的墓里面他到底装了多少颗这么大这么高级的夜明珠。”胖子眼睛都发光了,伸手就想拿走一颗,却发现这夜明珠完全嵌进了铜做的台座里,又不能敲,万一敲坏了那胖子可能会更心疼。
“艾玛这里还有浮雕呢。”胖子还是个很会抗拒诱惑力的人,不一会儿便又蹦蹦跳跳的去看浮雕了。
(吴邪: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皮球在蹦……)
“哎小天真你过来一下。“胖子看了会儿,眼睛却越眯越小,到最后都快看不见了才喊了吴邪一声。”怎么了。“吴邪走过来也半蹲下来。
“你说这麒麟的浮雕……像不像小哥身上的纹身啊?“胖子贴着吴邪的耳朵小声道。
吴邪也仔仔细细的看了会儿,越看越感到飕飕的寒气弥漫全身。
张起灵身上的纹身是他一笔一画纹出来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每一道花纹,每一朵祥云“都完全是一模一样的啊…“吴邪喃喃道,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密,到最后连脸都白了。
“**天真你别吓我啊,就算是一模一样也不要怕成这样吧。“胖子把火把贴近了点,自然而然也看到吴邪惊恐道变白的脸庞。吴邪摇摇头,又用手勾勒了一下浮雕的花纹,浓烈的熟悉感难以控制的涌上来。片刻后,他呼出了口气,努力的将自己激荡的心情平复下来。
“胖子,这浮雕一定有古怪。“吴邪道。
“为什么这么说?“
“你看,旁边的浮雕都是飞禽走兽,而且比较小,差不多都是麒麟浮雕的二分之一大小。而且如果排列是有规律的话,你再看看前面的路。“吴邪指了指前面,胖子抬眼看去,只见张起灵仿佛在那摸索着什么。
“小哥你在干嘛?“
“前面没路了。“吴三省答道。
胖子心中一惊,转过头来,正好面对上吴邪得意的笑。
“看来,我猜对了。”
————————
这次更新晚了www抱歉。
www我这么半夜更新是不是不太好………?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