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三十八)

吴邪瞬间就愣住了,满心都是无与伦比的痛楚。

他或许从来没有了解过这个人。

你以为自己了解他,却发现他在一个自己不了解的地方做自己不了解的事情,还露出了一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神情。

你到底对他了解多少?

吴邪想了想,却发现脑中一片空白。只记得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每一个好不容易露出来的表情。 他在跪什么?吴邪猛地打了个哆嗦。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

张起灵是什么人,有什么值得他跪的?而且小哥的父母,就算是吴邪也没见过。

“天真,胖爷我被吓到了。“胖子拿手肘捅了一下吴邪,一脸惊吓。

“我还不是。“吴邪做出要腿软要摔倒的样子,紧紧抓住胖子身上的肥肉,手无意识的扣紧。

“呔,天真你指甲多久没剪了,抠的胖爷疼。”

“哦,抱歉。”

-------------

“快点天真!这上面的雪已经开始崩塌了!”

胖子小声地招呼着吴邪,带着点紧张的语气。

应是郎风刚刚的爆破牵动了上面摇摇欲坠的积雪,此时雪坡上的雪陆陆续续的砸在下面人的背上、头上,还有点整块塌下来的趋势。这上面的雪层虽然不厚,就算雪崩了也是小范围的坍塌,但是他们此时站的位置实在是不行,离断裂面太近,雪潮冲下来,很容易就将他们裹着一起掉向下面高度极高的陡坡,连逃跑的地方都没有,只剩下通向对面一个安全夹角的冰川上的冰面,闪亮的像面单面镜一样。

吴邪腿都软了,只能一步一步的挪过去,可等他抬起头来歇口气时,却发现胖子早已经三步两步稳稳的爬到了对面的石头上。胖子看了看头顶,确定雪不会塌下来后招手让他们过去。

吴邪排在最后一个,看着他们一个一个平安走过去,心里也安了很多,再抬头一看,一块西瓜大的雪块差点砸他脸上,胖子还在对面招手,他头顶上的雪缝已经快支持不住,对面的一干人都神态紧张的看着他。

“完了,小邪他平衡感最不好了。“解雨臣喃喃说。

‘小邪可是连那种大木桩都站不住的啊…………这下可真悬了。“吴三省苦笑。

“草………真不该把天真放最后的,这货都能同手同脚了。“胖子狠狠的骂了一声。

“………………”吴邪平衡力真有这么差?(张起灵)

吴邪一看到他们的眼神就更慌了,仿佛脚下的冰面时刻会破裂一样,双腿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

“别想这么多啊小天真,才两步距离,跳过来都行啊。“胖子一见吴邪这情形,马上低声道。

吴邪看了看距离,果然是可以跳过去的,便腿部蓄力想一跃而起。

“咔嚓————”
一声让人心寒的碎裂声响起,吴邪脚下的冰面应声而碎,接着他脚一滑,整个人就从斜坡上滑了下去。

吴邪顿时慌了,手上的镐头乱砍,插进冰缝里于是整个人就吊在了冰崖上。

没想到可能是力气太大了,一条绵长的裂痕开始从插入处延伸而出,伴随着细小的破裂声。

胖子一把抓住吴邪手臂,没想到刀一松,他人也差点给吴邪拽下去。幸好小哥抓住了他的裤带,手一使劲,竟硬生生的把他们俩拉上来几米。眼见着还没上去胖子的裤带却越来越松,吴邪顿时急了,拔出镐头就意图往上挪。可没想到他这一拔,大事就发生了。裂缝上方的冰没了支撑开始塌陷,只见一片白色的雪雾一下子炸到了半空,几乎将吴邪的视野全部遮盖住。

雪崩了。

那一瞬间吴邪的脑中一片空白,只听胖子大叫一声:“天真抓紧我的手!贴住冰面!小哥坚持住!“接着吴邪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很多雪压在他的身上,仿佛身上绑了千斤巨石一般。大量的雪气呛进他的肺部,很快他的喉咙就开始发紧,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极度的窒息感从肺部传来。

突然感觉到巨大的力量从被拉住的手臂上传来,紧接着吴邪的眼前一亮,胖子的一张胖脸在他眼前出现,被冻的苍白苍白的。

 “切,你个小子,还真是猪队友。”

“抱歉。“

幸好雪崩的雪量不是很大,刚才在雪崩中,张起灵紧紧的将一根绳子绑在胖子身上,然后翻身倒一边的岩石夹角下使出全力的拉,竟也能将两个人拉上来。张起灵站在岩石下看着他,手臂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显然是用了很大力。“小哥,将咱俩拉过去噻!”胖子喊道。不到一会儿吴邪就感觉自己在被往上拖,渐渐的靠近张起灵所在的夹角。漫天的雪雾铺头盖脸的砸下来,吴邪紧紧抓住胖子递给他的绳子,艰难的顶着雪流向张起灵靠拢。渐渐的雪流小了,吴邪和胖子才被拉到岩石之下。

休息了不到半分钟,雪流就从他们面前倾泻而过,只留下大量的碎雪。吴邪走出去小心的探头一看,脚下整个山谷都给白色的雪雾笼罩了,不由得退后一步一阵后怕。

这要给冲了下去,现在哪还有命在?

胖子拍了拍吴邪道:“天真你小子还真是命大,不过这次幸好只是坍塌,雪量少,不然的话胖爷我和小哥迟早也会被你拉下去。家有一哥,如有一宝啊,天真你还是趁早嫁了吧。“

“呸,嫁个屁。话说我三叔他们呢。”吴邪耳朵还是蒙蒙的,只听到最后一句但还是明白胖子说了些什么,顿时恼羞成怒,但还是先关心了一下自己的三叔和其他人。“那里。”张起灵抬了抬下巴,吴邪往外一看,吴三省正站在另一边的一个岩石夹角下朝他们挥手。

无巧不成书,山谷上的雪坍塌下去,但倒是露出了墓门所在的那片冰川。吴邪一看到那冰川瞬间就呆住了,按照胖子的话来说就是江南人没看过这么壮丽的景色,被吓懵了。不过这的确也是一件令人震撼的事,这么巨大的一块冰崖暴露出来,还反射着夺目的阳光,就像一面巨大的镜子一样。

郎风也是愣了一会儿,脸上一下子就露出了狂喜的表情。“这,这他妈不就是墓门入口吗!”解雨臣站在一旁,脸上带着点释然的笑:“也算歪打正着了。“

吴邪想走到冰崖前,却一下子给张起灵拉了回来。

“前面是空的。“

吴邪顿时吓了一跳,往下一看,可能是白色的雪雾挡住了视线,他根本就没发觉这里有条如此宽大的裂缝。

要不是有小哥………吴邪想着,就被自己奇特的想象力吓到了。

张起灵在裂缝边上徘徊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眯,道:“跳下去。”

“啊?什么”

“我说,跳下去。”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