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三十六) 找到他………必须要找到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是一定一定要告诉他的事情。 吴邪,你在哪。 张起灵在拥挤的人流中穿梭着,眉眼中透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焦急。这是多么神奇的一幅画面,如果让这么一个淡漠的人露出这副表情,那一定是发生了一件足以影响他命运的事。因为这种人,对世事司空见惯,已经习惯了面无表情,于是在真正的感到焦急时,就如同将一块石头扔进小潭里,波纹瞬时荡漾而开。 表情足以表达一切。 在熹微的晨光下,早霞依然充满着浓浓的水汽。 街道旁边的路摊上摆了一笼笼的肉包子,一揭盖,纯白的水汽顿时氤氲而出,如雾一般游动。张起灵一刹那被雾蒙住了眼,再睁开,眼前一片片纱似的水汽中透出了星星点点的褐色,特别的显眼。 以及那没睡醒般微红的眼角。 “小花,你听听他们那发音是不是这样的····跟杭州话完全不一样啊··”吴邪背对着张起灵,跟坐在他对面的解雨臣说。解雨臣本就心不在焉的,一看到张起灵,那双好看的丹凤眼就眯了起来,唇角也上翘了一个微微的弧度:“你以为有这么好学吗,你个地地道道的江南人。” “是啊是啊,咱们小天真可是堂堂正正的‘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哪能像我们这些东北汉子五大三粗的哈哈哈。”胖子坏笑着,拿手肘顶了顶吴邪,“怪不得以前在张家的时候张大族长一眼就相中你了,原来小天真是先天桃花相啊。” 解雨臣笑得愈发深了,飘向张起灵的眼神阴晴不定。 张起灵被他盯住了,瞬间也愣了一下,眼神变得更加幽深,却透着一份不可撼动的坚定。解雨臣微微叹了口气,又摆出一份很惊喜的样子,向张起灵招了招手:“张族长也来了?这边坐。” 吴邪一听解雨臣这话,身子顿时变得僵硬。操,他刚刚不会听见了吧···· “啊啊,小哥你来了啊,这边坐。”吴邪干笑着转过头,看到张起灵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后心里仿佛被重重的捶了一下,胸口闷的呼吸不过来,嘴角勉强挂着的微笑也有点摇摇欲坠。 张起灵走到他旁边坐了下来,低声说了句:“如果不想笑的话,就别笑了。” 如果不想笑的话。 那就别笑了。 “我不笑那还能干嘛?哭?你什么人啊,我一见到你还要哭吗?”吴邪反驳道,那点快要消散的起床气又被撩拨起来了,如火一般地熊熊燃烧。
你到底是说说。
我是你的谁。
“嗯。” “哈?!你刚刚说啥?风太大我没听清”那一瞬间,吴邪以为自己是幻听了,眼睛都瞪大了半分。“嗯。”张起灵再此回答道,这次的语气还更重了些。
不,我一定是幻听了。
“以前有过………”张起灵沉吟了片刻,似是有点犹豫的开口道。“你记起来了?!”三个人异口同声地说,声音大的一下子把酒馆里的人都吓了一跳,吴邪更是激动的站了起来,一看这场面又尴尬的坐了下去。
“只是一部分。”
“小哥,你记起了多少?”
“在你还在张家的时候。”张起灵微微一笑,“不过,也足够了。”吴邪顿时红了脸,心跳如鼓声般震着他的五脏六腑,一时竟招架不来。半晌,他低下头手有点抖地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叶在水面上悠悠地转,他的心跳才渐渐平复下来。
“张起灵………”
“吴邪。”张起灵唤了一声,带着点紧张的意味,因为他看到吴邪竟然红了眼眶。
为什么要哭?
“你想起来了。”吴邪抹了抹眼,眉眼弯弯的,眼角带着点微微的红“这真是太好了。”
一阵风带着几片树叶吹过,也不知带走了谁发自内心的喜悦。
客栈。
“吴邪,我现在的记忆还有点混乱,不仅仅是关于你的,还有其他的。”张起灵收拾着东西,边向坐在榻上的吴邪道。
吴邪只是笑眯眯的,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张起灵恢复记忆了,虽然只是一部分,但怎么能不高兴呢?
“还有什么?”
张起灵沉吟了半晌,摇摇头没说话。
“算了算了,我哪知道你还有藏着多少秘密没跟我说。”吴邪挥挥手,从榻上拿起了一件大红的外衣。“咦,这是小哥你的?怎么颜色这么艳?”
“………”张起灵没说话,因为他记得这是齐羽给他买的。
齐羽………
张起灵想起了自己刚刚醒来时装着吴邪的模样对他示好的那个人。这个人,肯定还是有自己的目的的吧。
反正他对自己肯定是有目的的。
“小邪,张族长,该上山了。”
“嗯,就来。”吴邪挥了挥手,站起身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小哥你一定要记得罩着我啊。”
“嗯。”
“还有,别受伤。”吴邪又凑上前亲了亲张起灵的唇角,带着点得逞的笑“你受伤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嗯。”
“真乖。”
“咳咳咳,这什么鬼烟。”吴三省嘟哝了一句,转身又嚎了一嗓子:“人都来齐了?!”
“齐了齐了。”
“东西准备好了?!”
“好了好了。”
吴三省抽了口烟,笑着说:“准备好送死了?”
“…………三爷您别吓我们。”
“不吓不吓,做好心理准备就好了。”吴三省蹲下身子背上行囊:“上山了。”
黑暗的墓道中。
黑瞎子啐了一口嘴里的血,手上拿着一把弯刀,坐在湿漉漉的地上。
“艹,徒弟,你再不到可就得给师傅收尸了。”他抬手放了根烟在嘴里,一划火折子,却看到一张恐怖的脸出现在眼前。
他笑了笑。
“欸,还真是不中用了,这么一个大粽子在眼前竟还看不到。”他翻身到了一边,点上烟就把火折子往粽子身上一丢,趁着粽子被火迷到眼看不见的那一刹那,狠狠地将弯刀捅进他的双眼。
“咱们来玩玩串烧怎么样?”
黑纱从脸上飘落,一双金色的眼在黑暗中熠熠生辉。黑瞎子手一拔,两颗硕大的白色眼球就被弄了出来,露出那两个大大的黑色的眼窝。
“瞎了吧?爷的眼睛可比你漂亮多了,别羡慕。”

评论 ( 1 )
热度 ( 4 )
  1. 慕泠松花酿酒ʕ •ᴥ•ʔ 转载了此文字

© 松花酿酒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