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三十五)
初夏的东北还是有点冷。
长白山脚下的乡镇里此时来了个特殊的人。那人眼上盖着一个黑纱,笑的吊儿郎当的,走到酒馆里一屁股坐下来就从兜里揣出一袋子铜板“啪”地一下扔到桌上,嚎了一嗓子:“来瓶正宗的二锅头和几碟小菜!还有,给爷再来一个番薯,要是烤糊了,黑爷我今天可要烧了你们家的店去祭祖宗!”
“爷别急啊!就来!“一个店小二急匆匆的跑过来,看到那袋沉甸甸的铜钱后笑得合不拢嘴。“我的要求都听清楚了没?”那人一挑眉,眉宇隐隐透出一丝煞气。
“爷放心!那番薯绝对给您烤的外脆里嫩!保准拔香拔香的!”小二被刺激的浑小黄人身一抖,也明白这位爷是个不好招惹的主儿,只得好生伺候着。
“爷````````这是要去白头山?“
“嗯。“
“去做甚?“小二小心翼翼的问。
“也没啥。去那山头子翻几个筋斗打几个洞,顺便观赏下祖国的大好风光。“那人嘿嘿笑着,到后来无论小二再怎么问都只是笑而不语。看着是很神秘,只是这笑的太没水准,导致人家还以为这是个疯子。
“我笑?只是为了普度众生罢了。“
“你以为你是个弥勒佛呀。“
“啥?小花,你不是在逗我吧,这鬼东西还要我们来?“吴邪腿有点发抖的站了起来,走到解雨臣那边去。
“你别插嘴,人家解当家在这方面上可比你小子好多了!“三叔嚷嚷,脸色有点难看。”行,我知道了,我甘拜下风。“吴邪道,在解雨臣旁边蹲下来,叹了口气:”说吧,咋弄?“
“ 你三叔真把你教的服服帖帖的。“解雨臣没回答他,反而在他耳边说了句悄悄话。”喂,明明我才是族长欸,他们不用这么欺负我吧。“吴邪抱怨道。
“我讨厌‘人家的孩子‘。“
张起灵走过来,默默的蹲下。
片刻后,他拿起一把匕首,就往自己的手心割下。“小哥!你干什么“吴邪懵了,赶紧过去夺他的匕首。”小邪,别动。“解雨臣捉住吴邪的手臂,“看来张族长的悟性比你还要强几倍,这就发现了。”
“他发不发现,关我屁事!”
“所以现在啊,到你割了。”解雨臣坏笑着,往吴邪手里塞了把匕首。“需要我帮你吗?怕痛不?”“呸,我才不用你的匕首,都生锈了。”
那把匕首出现在吴邪手上,闪着银白的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你行你上。”
吴邪拿着匕首,手有点颤抖。第一次自残,论谁都会有点小怕怕的吧?万一个割错了割到动脉了怎么办,不会死吧?会不会很痛?留下疤痕了会不会很难看?
“别怕。”
张起灵手上滴着血,看着吴邪。“疤痕很快就会好的。”
吴邪发愣,才想起自己刚刚在这里发生的一切。自己的伤,很快就会好的。
手终于控制着匕首往手心割下,血顿时渗出来,滴到解雨臣刚画下来的阵上。
没过多久,阵发出了一道强光,就彻底消散了。“可以了,我们走吧。”解雨臣站起身来,拍了拍衣袍上的灰。“小邪你赶紧包扎一下,第一次割就割这么深,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噢,好。”吴邪接过张起灵递来的绷带就开始包扎。
“终于可以去长白山了。”
黑瞎子走出酒馆,嘴里还啃着番薯。他望向长白山山顶的方向。
这一切,终于要开始了。
五天时间,吴邪他们翻山越岭,一路上也算是平平安安的过来了。
吴邪趴在客栈的床上,累的动都不想动。
“啧,,,,脑袋瓜疼,,,,,睡不着。“他翻了个身,心中满是烦躁。”妈的,这匕首咋又跑出来了。“好像压着了啥东西,他拿起一看,是自己的那把匕首。这乍一看,竟然比之前大了许多。
“你也要长大是吗。“吴邪把玩着那把已经大的不算是匕首的匕首。”那就陪我睡觉吧。“
夜深了。
吴邪头发的末端闪过一丝银色。
“你,你趴我门上干嘛!“
吴邪今早一打开门,就被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撞倒在地。“草!天真你还好意思说!
昨晚闹这么大动静干嘛!害你胖爷我不能好好睡觉!说!是不是和小哥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你别血口喷人!我昨晚睡的好好的!“吴邪怒了,大概是一大早就被三叔叫起来了心情不太爽,嘴一张就跟胖子吵了起来。
“吵什么呢,还不去吃点东西。”解雨臣从两人旁边经过,笑道,“东北的早市热闹的很呢。“
“啊是的哈,胖爷还没吃早饭呢。“胖子拍了拍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到时候胖爷肚子上的肌肉就没了。“
“小邪,走咯。”
“嗯。”
东北的大街上满是五彩缤纷的锦旗。
路边的摊位多的眼花缭乱,各种小东西五花八门的,硬是把解雨臣都看的眼前一亮。小吃摊前人头济济,也不知道哪家更好吃一点。当然偶尔也会有拍桌破口大骂的声音, 满是东北风的土话,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浓浓的乡土气息。“这地方还真够味。”胖子含糊不清的道,嘴里咬着个大大的肉包,怀里还抱着一堆油炸食品。
“听过一句话没,”解雨臣胳膊交叉环在胸前,“到一个地方时,要先学学当地的脏话。”“对,接地气。“吴邪接了一杯豆浆过来,吸溜吸溜地喝。
“去那边那个酒馆坐坐吧,或许还能学着几句呢。“解雨臣眨了眨眼,顿时引来了几个东北姑娘闪亮的目光。
“哇,这个人好帅啊!“
“是啊是啊,眼睛也长睫毛也长!好羡慕啊。“
“他旁边的那个是从南方来的吧?看着白白净净的。“
“诶,是的哎,长得文文静静的,特别是眼睛,,,看起来,,好像很干净的样子。“
“今天真有眼福,幸好我们起得早。“
听着那几个姑娘嘁嘁喳喳的讨论声,胖子顿时不爽:“怎么也不看看胖爷,胖爷肌肉这么多。“”他们旁边那个胖子也是一起的?哎,真是煞风景。“那边又幽幽的飘过来一句,胖子的脸顿时变得又青又紫的。
“啊,他脸色变了啊!是不是听到我们说的了?“
“好像是啊,我们赶紧走吧。“
“等等等等再让我看一眼,,,“
“你个犯花痴的。“
“吴邪!!”张起灵一把推开吴邪房间的门,却只看到了吴三省坐在那翻着东西。
“张族长怎么了?“
”吴邪呢?“
吴三省顿了顿,“哦,他跟着那个王胖子还有解家小子出去买早餐了。”
“啧。”张起灵转头就冲了出去,把吴三省吓得一愣一愣的。“啥事,这么急。”
吴三省叼上一支烟斗:“看着好像有什么要说的。“
“啧,我就知道吴邪这小子偷了我的烟。“



评论
热度 ( 4 )

© 松花酿酒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