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笔小段子By凉松子



“话说徒弟你到底行不行啊,都练了整天了,我还没吃饭呐。”
黑瞎子百无聊赖地挥着手上的砍刀,看似只是随意的挥舞,却每一下都能将吴邪的攻击挡下来。
“吵什么!”吴邪一个侧身翻到黑瞎子背后打算来一个偷袭,却被黑瞎子来了一个后旋踢一下子给掀翻在地。
“你妹的!下手怎么这么重!”吴邪龇牙咧嘴地揉着胳膊上和腿上的淤青,这几天下来,他这伤已经不比下一次斗少了,还不如去下斗呢!
“你自己要求我训练你的啊,不下手重点怎么行呢?”黑瞎子点上了一根烟,嘿嘿地笑着。
他这烟哪来的?
吴邪瞬间懵。
“那地方不是裤裆么?!”
“怎么?瞧不起老子的裤裆?”
黑瞎子又淘出来一根,道:“没衣兜时藏这里是最保险的了,你可要学着点。”
“甭想!老子才不会做这些流氓才做的事!”
“我们走着瞧。”
几年后的巴丹吉林沙漠,当吴邪静静看着从自己裤裆里钻出来的那条蛇时,叹口气道:“现在我也变成流氓了。”
“竟然被你发现了。”
黑瞎子嘿嘿地笑着,艰难的抬起了手又点上了一支烟。
“最后两根了,省着点。”
到时候死了就没烟抽了。
“知道知道。”

评论
热度 ( 9 )

© 松花酿酒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