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二十八)
“王盟啊……还要多久啊?”吴邪抹了把汗,脸色痛苦地锤了锤自己走的酸痛的老腰。
诶嘛小爷还这么小怎么这么快就肾虚了呢!这不公平!
“少爷,马上就到了。”
吴邪从口袋里掏出干粮正准备往嘴里塞,一听这话手上青筋凸起,拳头一用力握碎了手中湿热的干粮。
你TMD这话说了好几天了!
前方探路的张起灵默默回头,目光投在在他手里被握碎的干粮上。
“这离小镇还有点远,节省一下。”
“哦…哦………”吴邪冷汗立马就下来了,连身诺诺又继续低下头向前走。
他怕的是得罪了小哥那今晚肯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嗯…从杭州到长白,路上光是坐马车就颠的他想吐,但好的是反应还不大,不会吐到坐在身边的小哥身上,吐个稀里哗啦的面目全非。
然而接下来的一件事情,让他有种想掐死自家三叔的欲望。
“三叔!为什么不坐车了啊!”吴邪跑两步追上了在前面走着的三叔,一把抓住他问道。“呃……这个嘛,你是年轻人,肯定要多锻炼锻炼,走会儿路不好吗?嗯?要不要三叔回去再给你加点训练?”
我靠怎么说着说着就谈到这上面来了!
一定是心虚是吧!一定是吧!
吴邪磨了磨牙,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老家伙是不舍得他那点钱。
拜托,我们带的盘缠都足够来往两地两次了好吗!那些平时吃的可是张大族长亲自打回来的野味啊!百分百健康啊!
那么坐个车又如何了啊!
可怜吴邪那小身板,走一天就累的两腿抽筋,晚上张起灵帮他揉一下腿他就疼的嗷嗷叫。
万一得罪了他他下手一重……
若问:什么叫地狱般的痛苦?
吴邪答:最爱的人在眼前然而他不认识你你看着他下不去口;他明明不认识你却还跑过来给你揉腿,而且那力道…!啧!欲仙欲死啊!
原来你是想偷亲小哥啊!
不不不不我没有………
吴邪使劲的晃脑袋,试图把脑子里那点杂念赶出去,却还是引来了胖子奇异的目光。
“小天真你没事晃啥脑袋?还有你脸怎么这么红?不会是发烧了吧?昨晚跟小哥玩的太激烈没节制?”
“滚你丫的!小爷这是热的!热的!”
胖爷表示才不信呢。
“那就是你现在在想什么X荡的事情。”王胖·真相帝·爷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吴邪,信誓旦旦地道。
胖子你有时TMD的还真是欠揍。
张起灵选择性忽视了身后两人的“打情骂俏”,缓缓地从自己的腰间抽出了一把刀,没发出任何声音。
“嘘———”吴三省一看,连忙让那两个家伙噤声,身子半蹲着连大气都不敢出。
“可以了。”过了一个时辰,当吴邪都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坐到地上的时候,他总算是听到了张起灵的那句话。
“继续赶路。”
“嘛——!小哥,你说都走了一天了你难道不累吗?不需要停下来休息休息?”
“刚刚那就是休息。”
“那你这么紧张干嘛?!”
“有山贼。”

“吴邪,”张起灵仿佛看懂了吴邪在想什么,微微地叹了一口气“你需要利用那些来之不易的时间去做一些需要额外花费时间的事情,就像刚刚那样。”
“天呐!小哥你竟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字!真是难得啊我要把今天好好地记下来!”
………既然知道我话很少,那你这次好好听我的话了吗。
“咳咳,小邪………”实在看不下去的吴三省低低咳了几声,终于转移回了吴邪的注意力。
“啊,啊…我们继续赶路吧。”吴邪干笑了几声,正欲站起身来,却腿一软又坐了下去。
张起灵皱着眉蹲了下来,手放在他的腿上,捏了捏:“很痛?”“啊啊啊啊啊啊小哥!你别捏啊痛死小爷了!”
张起灵又皱了皱眉:“这么严重?”
“那还不是吗!我腿都要断了哎哟喂!”
思索了片刻,张起灵背过身来道:“我背你。”
神神神神神马!
在场的人除了胖子外一下子嘴就张的老大,下巴都快脱臼了的一幅样子。
哼哼…胖子默默地挡住眼睛。
敢看这小两口秀恩爱,你只有被闪瞎的份。
幸好老子已经有云彩了…不然直接喷血而亡了。
真是心累。
“…背?不用了小哥!我可以的!”吴邪想推开张起灵,但又觉得有点不妥,于是赶紧扶着地站了起来,走到他的面前:“看,我又不是不能走路!”
………
张起灵抬起头淡淡的盯着他,这种眼神反而是让居上位的吴邪感到一种压迫感。“…罢了。”半晌,张起灵站起身拍了拍衣上沾染的尘土,道:“不过你要跟上。”
千万别拖了后腿。
“小爷才不会拖后腿!好你个张起灵就给小爷等着看吧!”自行提出了要“善后”的吴邪看着走在队伍最前方的张起灵,暗啐了一声。
怎么可以被他瞧不起呢?
皓月当空,星河璀璨。吴邪坐在树上,后背倚靠着树干,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本来再走个半夜就可以到达小镇然后下榻客栈的,但张起灵却选择了就地扎营。“哎大侄子来帮把手啊!”吴三省在摆弄营帐,见到还在树上舒舒服服躺着的吴邪挥手喊了一声。
吴邪逞强走了一天累的半死不活,他只觉得再这样下去吴家上下就得挂回魂幡了,现在又被三叔叫去干活,自是气不打一处来,索性把自己隐藏在黑暗里一动不动。
“我日你个混小子…”“我来吧。”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接过了吴三省手上的锤子。
“欸…!张族长!这点小事儿,让那个混小子来就行了,您何必…”
“我没事情做。”张起灵打断了他,手上的锤子不由分说就朝木桩抡了下去,吴三省吓得赶紧扶住了木桩,看向吴邪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奈。
夜风吹的树叶哗啦哗啦的响,瞬间就把睡的不安稳的吴邪惊醒了。
“有点冷呢…”
他裹紧了身上的衣服,身子微微蜷缩起来,倚靠在树干上。
他看着那道坐在篝火旁的身影。
那道本是他世界里唯一一道光的身影。
不要忘记,不要忘记。
那道曾经带给你温暖的身影。
“我们…是什么关系?”
在那个同样吹着萧索凛风的夜里,他们坐在悬崖上互相依偎着,汲取对方身上的温暖。
“我们…是兄弟啊。”
从此坠入深渊,万劫不复。
只因他说了一个天大的谎言。
“去他妈的兄弟。”
…………
谁来告诉我我该逃去哪里。
我明明知道的。我知道的。
…我无路可逃。
————视角转换线—————
张起灵用木棍轻轻拨着火堆中燃烧的树枝,看着它们在烈焰中一点点地燃烧殆尽。
化为土灰。
“小哥,在想什么?”一旁的树上传来吴邪的声音,张起灵没有看,也没有回答,而是丢了一个东西上去:“你一个下午没吃东西。”
吴邪接住了那团东西,打开一看,是一张大饼。
他皱了皱眉,跳下了树:“小哥你有没有水,我快渴死了。”
张起灵闻话,从行囊里翻出一个水壶递给他。“哈,小哥你真是应有尽有啊。”吴邪咕噜咕噜的灌了几口水,舒爽的打了几个嗝,擦了擦嘴角流下来的水珠。
两三口把大饼吃了下去,吴邪还意犹未尽的咂了咂嘴:“小哥…”
张起灵知道他要说什么,摇了摇头。
………
“好吧,你有没有烟?我想来点刺激的。”
“…你还小。”
“年龄小就不能抽烟了吗?”吴邪摆出一副很老成的样子,“况且我再等几个月就能举办成年礼然后正式接管吴家上下的事务了,你认为我还能拿年龄小来说事吗?”
是的,时光荏苒,他不再是以前的自己。
眼前的这个人亦不是原来自己熟悉的他。
如此,他们还能说点什么呢?
“小哥我不想说废话了,把东西给我。赶紧的。”
“没有。”
吴邪闻声笑了笑,手越过张起灵微微欠身就从行囊里抓出一把烟草,卷好拿到火堆边点燃,放到嘴里狠狠的吸了几口。
“咳咳咳咳…”果不其然,他吸的太猛,一下子就被呛到了,佝偻着使劲地咳嗽,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的狠样。
张起灵赶紧给他顺了顺气,将水壶递给他。吴邪接过了水壶,灌了几口水再缓了会儿后,终于没再咳嗽。
“哎哟喂,小哥你这烟后劲可真大,哪儿产的?”吴邪饶有兴趣地又吸了几口,这次倒没有咳嗽,反倒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比三叔那点破玩意儿好多了,烟就是要刺激才够味。”
“你以前也吸过?”
“当然。”吴邪缓缓地吐出一口烟雾,那张轮廓柔和的脸在烟雾中若隐若现,“不过三叔给的是水烟,那些好货都被他偷藏着呢。之前偷过几次,不过幸好没被他发现。”
“烟不好。”张起灵看着吴邪的侧脸,眼神不明。“小哥你是第二个跟我说这话的人。”吴邪笑道,但是他还是听了张起灵的话把烟丢在地上踩了几脚。
“上一次是王盟,他看到我抽烟时那吓得连手中的香炉都差点摔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我的事,你说他怎么就这么紧张呢。”
“他关心你。”
“嗯,这点我倒是不否认。但后来我跟他讲了原因,”吴邪又吸了口烟,未长开的猫儿眼里闪着星光,“很神奇的,他竟然就默许我抽烟了。”
“你说了什么。”
“我很累。只有烟才能让我集中精神去思考问题。”吴邪突然沉默了,看着张起灵。
“我倒是刚想到一个问题。”
吴邪笑了,紧紧盯着张起灵的眼睛。
“小哥,你是不是对我撒谎了?”
张起灵淡淡的看着他。

评论
热度 ( 2 )

© 松花酿酒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