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二十六)
人间仍是陷入了永恒的黑夜。
坐在榻上的张起灵看着手中的信件,一旁燃烧的蜡烛中的火焰跳动着,映照着榻上人稍显苍白的脸。
没有时间了。
边界的神兽越来越躁动,甚至连和自己签订了血契的毕方也多少收到了点影响,飞出了鸟笼在家里横冲乱撞。
再这样下去……张家会乱的。
虽然自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但自己毕竟还是张家的人。
自己必须要保住张家。
“张族长在里面吗?”外面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柔和的声线十分熟悉。
“我想找他。”
“何事。”张起灵眼神扫过身前坐在凳子上的人,当看到他那张严肃的小脸倒觉得别扭极了,让人想上去上去捏一把。
“是…关于小哥你待在吴家的事。”
张起灵将心里的念头狠狠的压了下去,眉头微皱看着吴邪“怎么了。”“呃…有麻烦,想让你暂且回避一下。”
“什么麻烦。”
“有人要来。”
“谁。”
“……琉璃孙。”
“京都盘口的。”
“你咋知道?!”
“……………”
“反正小哥你就先回避一下吧,我们能对付。”吴邪按了按太阳穴,他何尝不是想要张起灵留下来,但是如果张家和吴家的关系被传开的话,会惹来很多麻烦。
就比如汪家。
啧,吴家已经败落到了一种地步了,一个小盘口竟也敢上来挑衅。吴家必须要利用这次机会来站定脚跟,所以——
“不需要张家帮忙。”
“什么时候来?”
“大概明天或者后天。”
………
“明天凌晨走。”
“…嗯。”
吴家边界。
“你叫我出来干嘛?大晚上的。”身后有人打了个哈欠,走到自己身旁坐下,但一会儿好像又感觉距离太近,往旁边挪了挪。
他默了默,过了半会儿却还是没说话。
“………小哥你看今天的月亮真圆。”
“没变过。”
“呃………”
山崖上又重归于一片寂静。
夜风吹的脑袋一片迷糊,朦胧间也不知过了多久,吴邪的头就像小鸡啄米一般颠啊颠的了。
“困?”
“当然……你见过谁这么晚把人叫出来在这山崖上坐着却一句话不说的吗?”
“那睡吧。”
“嗯?”吴邪快合上的眼皮又睁了睁,但很快就倒在张起灵的肩上起不来了。
“吴邪……我们之前是什么关系?”
“我们啊……”吴邪闭着眼睛笑了起来,笑容中带着一丝难言的轻松:
“是很铁很铁的哥们儿。”
“吴……”张起灵还想问点什么,却发现吴邪已经睡着了,悠长的呼吸喷在他的脖子上,痒痒的。
算了,就这样吧。
别再麻烦他了。
月光柔柔的洒下来,在空气中就如一层朦朦的雾。夜空还是一样的美,美得让人窒息。
待吴邪早上醒来,他已经躺在自己的房间里了,还盖上了被子。
糟了…头有点痛,不会是昨晚吹夜风吹感冒了吧?
吴邪晃晃悠悠的掀开被子站起身来,蓦地听见会堂方向传来一片嘈杂。
艹,这么快!
他迅速将头发盘好飞身赶去会堂,就在进门的一刹那一根铁棍就飞了过来。
“哐当!”一声铁棍落地,吴邪转了转手腕,面色一下子变冷,紧盯着会堂中间那个人。
“哪只家的狗在这乱吠啊!胖爷我都被吵醒了!“胖子从正门一下子冲了进来,在看见琉璃孙后顿时停下了脚步。
“妈的是琉璃孙你这老狗!”“潘家园的小兔崽子!”
他们俩同时道,但很快又为对方能这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份而感到惊讶。“琉璃孙你今天跑吴家来干嘛?存心找茬啊你?”胖子两手叉腰,一双小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琉璃孙。
“这是我和吴家的事,潘家园来凑什么热闹?”“嘿老狗,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吴家族长,是我胖爷的生死兄弟!我今天就是来凑热闹了怎么滴?”
“胖子……”吴邪欲言又止,正下定决心想说点什么却被一阵劲风打破。“老狗你还来劲了是吧?扔铁棍很好玩吗?”一根铁棍在胖子的大手里颤抖,很快就被掰弯了扔在地上。
“别拿你那些破铁棍来欺负我家小天真。”
“小天真?哈哈,堂堂吴家族长竟然有这么可爱的一个外号!吴邪,天真无邪,果然是个小兔崽子!”琉璃孙笑的直不起腰来,没注意到吴邪此时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别在这废话。要干嘛就快点,我很忙。”
“把吴三省那废物给我叫出来!”琉璃孙牙齿咬的咯咯响,那差点就要崩溃的理智让在场的人隐隐猜到了吴三省做了些什么。
就不能别老是去惹麻烦吗?!
“欸我咋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呢?”吴三省笑眯眯的从会堂侧门走了进来,前面是吴一穷右边是吴二白。除了吴三省,其他两兄弟都时不时地往吴邪身上瞟一眼,似乎在防范什么。
“吴三省你这个贱人!”琉璃孙吼了一声冲上去,手中的铁棍虎虎生风。他带来的侍卫也从正门涌了进来,每人手里拿着一根铁棍,数量也不可小觑。
“诶琉璃孙你发什么火呢?老得快哦~”吴三省嘿嘿一笑直接用手抓住了那根铁棍,手上青筋凸起,暗暗使着力。
“吴三省你要和我肉搏?”
“是啊,看不起我?”
“那你输定了!”
琉璃孙往后一翻,又冲上前来,不过这次他是从背后突袭。
他们这两个打得火热,吴邪看着那么多人却有点懵。
“小天真别愣,胖爷这次听你的啊!”
“谨尊族长指挥!”吴家的侍卫们也都跪在地上,每一双火热的眼睛都看着吴邪。
“上吧,一个不留。”
一方持铁棍,一方持着匕首或者钢叉,会堂里响起的是兵器碰撞的叮叮当当声。
“小天真招架的来不?”
胖子拿着一根钢叉呼啦啦挥倒一片,还有暇去看一眼吴邪。
但只看一眼,他便僵住了。
吴邪一会儿扔一朵莲花到人群里,一秒后爆炸。现在吴邪周围都没有人敢接近了。
群体攻击技能get!
“小天真…你够屌!”胖子朝吴邪竖了个大拇指,继续打去了,还是那样呼啦啦挥倒一片。
吴邪感觉此时自己的情况很不好。他头晕眼花,脑子里还时不时传来一阵痛感,让他没有精力快速去完结这场战斗。
而吴三省那边,已经结束了。
“怎么样?我就说打不过吧?别在这逞能了琉璃孙,大爷今天心情好就不打死你了,赶紧给我滚回京都去!”吴三省揪着琉璃孙的领子,向他吼道。
“呵……吴三省,你从来都这么大意。”琉璃孙嘴里渗着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绽开一朵朵血花。
一根铁棍朝吴邪飞了过去,胖子怒吼了一声想去抓住它,但抓住的只有一道残影。
铁棍一下子打在了吴邪的背上,他痛呼了一声,意识倒是清醒了不少。“小天真!”胖子飞一般的跑了过去,正想撩开吴邪的衣服看看伤势,被吴邪制住了。
“胖子,速战速决。”一股热气喷在胖子的耳边,烫的他微微颤了一下,但很快点了点头。
“敢伤了小天真,胖爷要你们命偿!”
胖子笑的像个弥勒佛,但隐隐透着杀气。
打斗声从耳边传来,吴邪嘶嘶地吸了一口冷气。
妈的还真疼。
幸好当时自己还在自己身上施了一个保护层,不然脊椎骨都会被打断的。
“哎哟喂你们这是围殴!围殴!”胖子脸上被划出了一条血痕,大叫起来。
“胖子撑住!”吴邪看胖子招架不住了,赶紧跑去帮忙。一把匕首在他手上熠熠生辉。
“小邪用那个了!”一直躲在角落里的解雨臣惊呼道,黑瞎子也笑了笑,看了看会堂里的另一片黑暗。
那家伙该忍不住了。
“小天真你要开挂啊!又要用这个!”胖子在吴邪的帮助下也渐渐招架过来,看着吴邪手上的匕首有些惊讶。
“什么叫又?”
“你不记得了?”
“管他记不记得,先打完再说。”
吴邪手上的匕首一下子发出一道白光,最后几个敌人一下子就化成了虚无。
“小三爷这次用的不错呢,没有失控。情绪也还好,应该是下意识地把我之前的话给记在心里了吧。”黑瞎子脸上荡起一抹笑,叫了一声还趴在那看的解雨臣。
“花儿爷,走了,结束了。”
吴邪看着手上的匕首变成一团白光飞进自己的身体,就一下子撑不住了。
“胖子…去帮我找点……感冒药。”
“吴邪!”
啊,又从自己的房间里醒来了呢。
吴邪用手挡住眼睛,试图遮挡那从窗的缝隙里射进来的阳光。
不对!天空怎么恢复了?!
他跳下床走了出去,却差点撞上站在门口的那个人。
“吴邪,你骗我。”

评论
热度 ( 4 )

© 松花酿酒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