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十一
“嘶……我的腰……………”吴邪一早从床上起身腰部就感觉到了一股难以言状的酸痛,弄得他龇牙咧嘴的僵了半天。
张起灵昨晚跟发了疯似的要了吴邪好多次,最后他也不知道是怎么睡过去的,迷迷糊糊中听到张起灵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喊他的名字,带着浓浓的情欲味道,与疯狂的爱意。
我们昨晚……………
他感觉脸上烫烫的,伸手捂住了脸,他明白自己又脸红了。他不明白自己竟能发出如此媚惑的声音,更不明白闷油瓶竟然会露出如此情意绵绵的眼神。还有那股快感简直刺激的他快要发疯。“小哥?小哥!”吴邪摸摸旁边,却没有摸到那一丝令他沉浸其中的温暖。
他去哪儿了?!
吴邪顿时慌了起来,不顾腰上的酸痛一挺身就从床上站了起来。“啊啊……”吴邪扶着脆弱的腰,低低的痛呼了一声,微微抬起眼,却看到桌上放了张纸条。“我又被族中派去做任务了,大概要好几个月,你在家里好好的,不要乱跑,记得自己做饭吃。—张起灵”
“砰!”拳头砸在桌上的声音传来,只见吴邪咬着下唇,脸色涨红,显然是生气了。“他娘的这死瓶子又跑去做任务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吴邪暗骂了几句,抬起头看看空旷的房间发愣。
“天——真——!”响亮的声音震耳欲聋,吴邪生生的抖了一下,赶紧扯了被子盖在身上,身上的吻痕要是被胖子看见就不好了。“小天真!今天是族中开放日!赶紧起来出去看个新鲜!”胖子显然是已经兴奋过了头,一双胖手就这么探过来要掀吴邪的被子。“喂!胖子!等等!我还没穿衣服呢!”吴邪连忙抓紧了被子,仰头向胖子紧张的大叫道。“都是男人怕什么!除非小天真你是女扮男装,要真的是胖爷我还赚了呢!”“胖子你不能这样!你这样就不怕我告诉小哥吗?!”胖子的肥手一滞,怏怏的缩了回来。
“?”还真被我猜中了?胖子也怕小哥?吴邪怔了一下,随即脸上出现了狡猾的笑容。
终于抓到胖子的把柄了!
“胖子你出去到堂里等我,我马上就来。”吴邪对胖子说了几声,紧盯着他。胖子啐了一口,向房间外走去。眼看着胖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吴邪心中一直挂着悬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呼!幸好小爷我足够机智…要不然……”吴邪安抚似的拍了拍胸脯,貌似也不会那么寂寞了呢。
“小天真你快点,穿个衣服怎么也这么久!”胖子翘着二郎腿坐在桃花木椅上,手指摩擦着椅上的花纹,不耐烦的朝房间扯开喉咙叫道。“胖子你喊啥喊,不就出来了吗!”嘎吱一声,吴邪身着一身白衣推开房门走了出来,白衣上绣着血红的纹路,里面还穿了一件淡青色的里衣,完完全全的遮住了肩膀以下的所有位置。胖子看了一眼怪叫道“哟,小天真,挺矜持啊!穿这么多也不怕闷出痱子!”“切,我畏寒穿的比较多你管得着?!”胖子斜了吴邪一眼,有点纳闷,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行行行,胖爷我不管,我啥都不管,小天真你可不能重色轻友在小哥面前说我坏话!”
吴邪的脸上平静,但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死胖子,你也有向老子求饶的一天。
“走吧胖子。”“诶呀终于走了!胖爷我等的花都快谢了~”“好啊那我就把你的花给爆了!”“诶诶天真你想干嘛!胖爷的花可是金刚不摧的!”“哼,来啊,我就不信了!”吴邪摩拳擦掌,已跃跃欲试。自己刚吸收完能量,还没练练手呢!胖子一脸不屑的看着吴邪的小身板,却不曾想到自己竟被当成陪练的靶子。
“啊!哇呀!啊啊啊!”惨叫声此起彼伏的传来,吓得路人都缩了下脖子。
这年头还真不安宁……
“哇!胖子我要买这个!”吴邪在张家巷上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一只手用力地拍了拍胖子的肩膀。“嘶—小天真你说你打这么痛干嘛?!胖爷我给你买就是了!”胖子愤愤的掏出铜钱,拍在摊上“走!”他狠狠的盯着正笑的一脸开心的吴邪,此时的他像个小孩一样,不停的把玩着手中的簪子。那支簪子看样子普普通通的,也只是用银打造的,但在它的顶端却镶嵌着一枚贝壳。那枚贝壳莹润的闪着光,白白的不见一丝杂质,被一双同样苍白的纤手拿着,竟也显得格外养眼。“话说天真,你买支簪子干嘛呢?又不是姑娘家,要不我就送给齐羽去~反正他是个伪娘,爱收集这些东西,虽说戴着没你好看,但也不错啊~”“哼!我为什么要送他?!就算送你也不送他!”吴邪撇了撇嘴角,嫌弃的看了胖子一眼,随即就转身离去。
吴邪浓浓的低气压让胖子不禁心中一颤。糟了,自己又惹毛小天真了,万一他跟小哥告状就不好了!胖子惊恐万分的待在原地,脑中已经幻想出了自己被小哥分尸的场景,还没反应过来胖胖的身体已经向吴邪飞奔而去“小天真!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吧,千万不要告诉小哥啊啊!”
入夜了。
吴邪默默的在一条幽径上走着,他现在的脑子十分混乱,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生气,难道是因为齐羽经常去找小哥吗?他烦躁的揉了揉脑袋,突然一缕清香就钻进了鼻腔。
他的脑子瞬间空白了一下,化为一道银光就向味道传来的地方飞掠而去。
胖子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看到吴邪远去的身影,哀嚎一声“小天真你等等胖爷我啊!”便继续追去。
吴邪在一片空地上猛地停了下来,却还是只看到一道逐渐消失的影子。
胖子追了过来,看到吴邪满是失望的脸庞不由得一怔。
“天真,刚刚那谁啊?”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吴邪摆了摆手,将自己脸上的失望收起来。“我们去吃糖葫芦去。”
“好嘞!对了天真,你可不能跟小哥告我的状啊!”
“我告你有什么意见吗?”吴邪挑眉。
“………没。”胖子也知道自己落了下风,只好祈祷吴邪早点把这事给忘了。
早死早超生吧。
———————
第十章的肉被我自己净化了………
以后有时间一定补偿大家【鞠躬】其实松子还是一只纯洁的孩纸……

评论
热度 ( 7 )

© 松花酿酒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