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四)
张家巷尽头,长议院门口。
一个人站在门前,向看卫的士兵递去了一块玉坠。
士兵接去看了看,随即将玉坠还给那人,恭敬的躬下身说了一声:“张泉大人。”
“嗯。”那人答了一声,不一会儿,一个侍卫推开门走了出来,对张泉说道:“裁判长大人,族长叫您进去。”“好的。”“请。”
张泉慢慢的走进了长议院,恭敬的低下头道:“裁判长张泉拜见各位长老。”“汝坐下吧。”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首座上传来,张泉听到这个声音后,头不经意的又低了些,答道:“是。”他走到长桌末尾的一个座位上,轻轻的坐了下来,被这沉重的气氛压迫的不敢发出一声声响。
他坐下后,又陆陆续续来了几个人,最后人来齐了,在这期间没有人说过一句话,只有一声声的报道声和族长的应允。
这种压抑的气氛又持续了许久,一直坐在椅上闭目养神的族长终于睁开了眼睛,淡淡的说道:“今天大家都知道我叫大家来是什么事吗。”下位的长老们都面面相觑,脸色迷茫疑惑,看样子都不知道族长在登基大典前召开长老会是什么用意,只有坐在族长次位的祭祀沉默着,仿佛在思考着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我今天给你们介绍个人。”族长发话了,底下的长老们都看向族长,很疑惑是什么人得到族长如此看重。“小邪,出来吧。”
“族长爷爷,这就叫我出来了?”一道银光出现,一道身影出现在族长的椅子旁边,发出的清脆稚嫩的声音让长老们不由得一愣,更加困惑起来。“长老们好,我叫吴邪。”吴邪对在座仍然困惑着的长老们作了一个楫,说道。
“姓吴?不是本家人?”底下的议论声多了起来,让脸皮并不厚的吴邪不禁脸红起来,求救的眼光投向了族长和祭祀们。
“咳咳,安静。”一个祭祀咳了一声,告诫道。底下瞬间安静了,等着族长和祭祀们发话。祭祀的地位比他们高,他们可是能接触族中机密的人。
“吾来为大家郑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与我族有契约的吴氏家族的继承人,吴邪。”大祭祀站了起来,淡淡的说道,说到契约的时候,特别加重了语气,让底下的长老们不由脸色一变。
“契约?!我族怎么可能会签订这种东西……”“莫非是……”各种猜疑声传来。
“大家想的都没错。这就是“它”存在的重要关键。而那样东西,就在吴氏继承人的体内。因此,张家为了保护“它”,就与吴氏家族签订了契约。而现在,契约该生效了。”族长站起身来,神色庄重的为大家解释道。“但是,十三年前的事大家都略有耳闻。吴家两天之间全灭,只剩下在外视察的族长三兄弟以及一些下属们得以逃过一劫。甚至连上代族长—老九门排名第五的吴老狗也被迫引爆肉身,魂飞魄散。而吴邪则被我族收养,可契约仍然存在着,而我们还将继续保护吴氏家族。”
“可怜了,这孩子……从小就没有母亲……还要…”底下的议论声又多了起来,但大多数都是表达对吴邪的同情。而此时的吴邪看样子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而今天召大家过来,主要是讨论关于吴邪的一件事……”大祭祀站起来说道。
族长转了过去,多一直站在后面沉默的吴邪说道:“小邪,你先去玩吧。等爷爷叫你过来你再过来。”而吴邪明显正在神游中,一听到别人的声音就霎时反应过来,点了点头,化成一道银光走了。
这孩子,才这个年纪就能实现空间转移,而且还如此娴熟,不愧是吴家继承人,天赋异禀,不过却有了这么苦的命……
族长长叹了口气,又转过身去,对长老们说到:“今天召大家来,是为了讨论吴邪需不需要借助那样东西的媒介来读取他母亲寄存在他身体深处的记忆。是的,你们都知道,吴邪是在十三年前被我族族人救出并在我族长大,对于吴家他几乎一无所知。我们需要他拥有关于他的家族的信息,这样他才能将他身体里的那样东西的能力激活出来,以及……让我们明白吴家灭亡的一切过程。”
“可是族长,这样做未免对小邪太残忍了吧。”一个女性的长老站起身来,无不担忧地对族长说道。“唉……可惜啊。”族长又叹了一口气,仿佛又衰老了许多似的,看的那位女性长老一惊,族长一向都是以家族大事为重,几乎从不管别人,但这次,他怎么好像犹豫了?
“那其他人,也没什么意见了吧?”大祭祀看了看底下的人,每个人都默默的低着头,不发话。“通知秘阁,将那样东西的媒介拿出来吧,百年了,终于又要用到它了……但以后也不需要了,那样东西被真正激活后,它是不允许世界上会有第二个它的……”族长吩咐了一声,就闪身离去,淡淡的声音带着点痛苦的坚定又再次传来:“一会儿我会把小邪带过来的……”
此时的吴邪,正待在一个房间无聊的玩着自己长长的头发。他不想出去玩,因为张起灵被带去训练去了,晚上才能回来,所以他根本就没事情做。
“小邪……”一个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吴邪欣喜的站起身来,“族长爷爷你来了。”“嗯……小邪,我带你去个地方。”“好的!”吴邪拉着族长的衣袖,跟着他走了出去。“我们为什么不直接飞过去啊,那样快一点啊?”族长顿了一下,又迈开步子向前走去,“小邪,族长爷爷想跟你说点事情。”
“说吧。”
“小邪,你知道你的妈妈吗?”“嗯?不知道,我听张泉叔叔说我的妈妈在寻找一样东西所以没有回来,但我知道她一定是很爱我的!”“为什么呢?”族长神经突然紧绷起来,向吴邪问道。
“我经常做一个梦……梦到妈妈抱着我,一遍又一遍的对我说对不起,但有时也会做噩梦,梦到她在我面前消失了,整个世界都是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了……”吴邪低下了他小小的头颅,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族长的脸上再次闪过了一丝犹豫与不忍,他闭了闭眼睛,终于说出了口。
“小邪,我告诉你,其实你的妈妈已经…………不在了。”
一道惊雷刹那间在吴邪的脑袋中炸开,就如一道闪电劈开了大地,一切都在那一瞬的地狱中化为灰烬。妈妈……妈妈她……已经死了?在梦中……一遍一遍对我说爱我的她……不在了?不!你们都是骗子!妈妈她没死!我要去找她!吴邪猛地松开了族长的衣袖,身子一窜想要逃走。
“不,小邪你听我说,你的妈妈确实死了,但她是为了保护你死的!你只需要跟我去那个地方,然后就能了解事情的一切过程!”族长蹲下来,死死的按着吴邪的肩膀,坚持着让他眼睛对着自己的双眼。
你能了解事情一切过程,一切因果,包括你的使命。
仿佛魔怔了一般,这句话在吴邪的脑中一遍遍的回放。
朦胧中梦里的血腥味开始弥漫,心中仿佛被啃噬的刺痛感越来越清晰——
“我们走吧。”吴邪道。
有时,真相也是得面对的。
“好。”族长拉起吴邪的手,一闪身向秘阁飞去,片刻之后,他们已经落到了地面上。侍从看到他们,恭敬地说道:“族长,东西在里面,已经准备好了。”“好,你们先退下去吧。”
“是。”眼看着那些侍从们走开,吴邪急哄哄的就想进去。“等等,小邪。你听我说,无论你看见了什么,你都要坚持住。”吴邪怔怔的看着他,半晌才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他一走进去,就感受到了一股无比的亲切感。一团柔和的光在他面前漂浮着,仿佛在诱惑着他摸上去。他将手轻轻的放了上去,那团光和他身体里涌出来的光瞬间将他包裹住,渐渐地就没了动静。
族长走到一边,提防着吴邪怕忍受不住会做出来的一些疯狂的事情。突然一道银色的光从“大茧”里飘了出来,化成了一道人形。
灵魂体。
但为什么却有一股熟悉的感觉?
“族长叔叔。”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族长的脑海里突然响了起来,那道灵魂体在他面前笑眯眯的向他打着招呼。“小月?!”
没想到她就是小邪的母亲。
“小月你怎么………?”族长对着那道灵魂体问道。吴清月苦笑道:“我费尽全力将那样东西封印在小邪的体内,却没想到将自己的一道残魂也顺便封了进去,就成这样了。”“行了,你去看看小邪吧。”族长说道,吴清月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族长,轻轻地说道:“族长叔叔,再见。”接着就钻进了大茧。
族长望着那个大茧,望的出神。他还记得几十年前,他还年轻,刚登上族长之位,而她……还小。他们是在一次张吴两家的聚会上见面的。从此她就喜欢粘着自己,而他也经常带些好吃的好玩的到吴家来看她。后来他被族中派去做任务,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没想到再见面,便是阴阳两隔。
族长颓然的倚着墙壁。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族长叔叔!”记忆中,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回荡着,却再没有了说话的这个人。
“这什么…世道啊。”
糟透了。

————————
还有好多QAQ我应该早点过来发的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