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二十五)
那个人、那个他、那个不一样的他。
“张族长别来无恙。”
吴邪站起身来,向张起灵作了个辑,线条柔和的脸上透着一丝旁人无法察觉的苦涩。
真是,本来还存着一份侥幸呢。
张起灵回了礼,默默的在旁边的座位坐下了,小厮一见连忙上前给他倒了一杯茶,随着就退了下来。
“张家这次驾临吴家吴某备感荣幸啊。”吴邪笑着说道,如沐春风的笑容里有着一种让张起灵感到别扭的疏离。
“吴族长谬赞了。”张起灵表情不变,淡淡的目光扫了一遍会堂,在没有发现什么让他感到危机感的人后,才将目光投到吴邪身上。
许久,他皱了皱眉头。
吴邪看了心里咯噔一下,眼神也死死盯着他。两人目光交织,疼痛感在吴邪的心里不断的放大。
“张族长盯着吴某做什么?莫不是怀疑这几天的黑夜跟吴某有关系?”吴邪闭了闭眼,移开了眼神,他怕,他怕自己继续看着他会沉醉在那幽深的眸子里。张起灵迟疑了一下,在两秒后点了点头。
果然。
“恕我直言,实话来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吴邪摇了摇头,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你在说谎。”张起灵毫不犹豫的说道,他看出来了,看出了吴邪那一瞬间的紧张与无措。
…………
“张族长不信任我?”吴邪脸色有点怪,抓着木椅的手因为用力而微微泛白。“……………证明。”
还是那么言简意赅。
“好,我给你证明。”吴邪气极反笑,招了招手,王盟就从后面走上前来。“他,以前是你们张家的侍卫,你看看你的手下认不认识他。”吴邪话还未落,就有人激动起来。
“王盟……!”一个人站了起来,“唰”的一下跑过去就将王盟抱住。“好你个小子,当初一声不响的就走了原来是跑这来了!害我们兄弟几个还找你这么久!”“呃…”王盟挣扎了一会儿,讪笑着说道:“朗大哥,这场合不对吧……”朗风惊了一下,手一收放开了王盟,拍了拍他的肩道:“说吧,证明是什么?”
“少…族长他在前天那场宴会结束后睡了两天,这两天的事情他什么都不知道。”王盟抿了抿唇,天知道他在吴邪昏睡的这两天里心情有多么紧张,万一吴邪出事了……
他的工资就没了。(归根到底还是要工资吗?(; ̄ェ ̄))
“族长,您就相信他吧。”朗风走到张起灵面前躬着腰说。张起灵看了眼朗风,思考着他这句话的可信度。朗风在族里可是个大家伙,虽然是外族人,但在这十几年中帮张家炸开了不少古墓,也用炸药在战役上取得胜利,为敌方造成重大的伤亡,因此被称为“炮神”。
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还是可信的,看他对张家的忠诚。
“怎么样?张族长信吴某了吧?”吴邪笑眯眯的看着张起灵,笑容中有着一点倔犟。
“我还要查。”张起灵似乎还不愿放弃,修长的双指轻叩木椅把手,“笃笃笃”的声音在吴邪脑中回响。
“那按张族长的意思,你们要在吴家住一段时间了是吗?”吴邪眸光微敛,脸色也有些冷,他没有想到事态竟发展到这种地步。
黑夜真的对张家造成了很大的威胁?
但在这段时间里,他该怎么去面对他?
“是的。”
看,这是回答。
你幻想着抛弃他的回答。
或许说,你根本就放不了手。
“那此事就定下来了。王盟,去给从张家来的贵客们准备住处,我…累了,想休息一下,张族长,吴某就先告辞了。”
“…好好休息。”
朗风的手抖了抖,眼里满是掩不住的惊骇。族长竟然会关心人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王盟默默凑到朗风旁边,在他耳边道:“朗大哥你还是太孤陋寡闻了,张大族长在上位前就传的沸沸扬扬的事你竟然不知道。他有喜欢的人了。”
“族长喜欢谁?”
“……现在找不到了。”
也别想再找到。
“笃笃…”敲门的声音把吴邪从睡梦中唤醒,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下床去开门,夜风吹了进来,伴着月光洒落的是一股清冷的气息,与带着一张熟悉的脸庞。
“小哥………?你来干什么?”
吴邪迷迷糊糊地看见张起灵的眼里透出了几分疑惑,顿时清醒了过来。
“啊…张族长,我刚刚没看清你是谁,不要介意。”吴邪尴尬的摆了摆手,正打算请张起灵到屋里喝杯茶,却听到耳边一个声音响起:“乱。”
“啊…什么?”
吴邪顿时懵圈,呆呆的看着张起灵,眼里一片迷茫。“我说…头发。”张起灵看着吴邪这副样子觉得好笑,一只手鬼使神差的伸了出去抓住一缕在夜风中凌乱的发丝将它别到吴邪的耳后。
“哦…头…头发?”吴邪摸了摸头,触手一片凌乱。他赶忙跑到铜镜前,才发现自己的头发已经跟鸟窝差不了多少了,只需要…再揉一下。
“啊啊!怎么乱成这样了!我不过睡个觉而已!”吴邪慌慌忙忙去找发绳,却早不知被自己丢哪儿去了。
半晌后,他终于转到张起灵那里,心情窘迫的差点把自己憋成内伤。
“张族长…请问一下你有没有发绳?”
张起灵皱了皱眉:“没找到?”
“…嗯……”
吴邪觉得自己的脸肯定已经烧起来了,但幸好现在是黑夜张起灵看不清楚。
“我找找。”张起灵挽起袖子,正好看见一根白色的发绳。
“给。”张起灵将发绳递给了吴邪,看着他将头发盘起来扎成一个髻。
“诶…对了张族长,你来找我干什么啊?”
“……………”
张起灵其实想问,以前他和吴邪是什么关系。那个叫云彩的女子并没有告诉他他与吴邪的关系,只是反复地强调吴邪对于他的重要性。
但是…就怎么都说不出口。
“去夜市。”脑子里闪出了一个念头,张起灵快速的将它抓住并说了出来。
这个理由…总行了吧。
“夜市?”吴邪把玉佩挂在腰间后走到张起灵跟前,“要去夜市随时都可以啊,为什么非要现在?”
“……想去。”
很好,很强势。
吴邪拉着张起灵的衣袖,走出了门外:“走吧?”“嗯。”“你身上带铜板了吗?”
“………………”
“别告诉我你没带啊!”
“带了。”
“呼,那就好。”
张起灵被吴邪拉着向前走去,心中泛起阵阵涟漪。总感觉什么时候,有个人好像也这么做过……
“张族长,回神!”
一只纤手在眼前晃了晃,张起灵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它。
“哎哟…张族长你这么大力干什么…”
反应到自己在伤害吴邪后张起灵放松了手上的力度,把吴邪的手腕拉过来一看:“没事吧?”
“啊……没事。”吴邪猛的一收把手抽了回来,但他的心貌似还在张起灵那双有力的大手中,并且越跳越快。
怎么回事?他明明已经忘了我,怎么…
吴邪有点不敢去看张起灵,一个人默默的往前走。
张起灵在后面跟着他。
一路无话。
一阵劲风突然刮过,风吹的吴邪赶忙闭上眼睛,风越吹越大,吴邪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眼皮上有一个清凉的触感,他微微睁眼,看到的却是一片黑暗。
“别睁眼,风大。”
张起灵在他耳边淡淡的道。
我蒙住你的双眼,为你挡世间残缺。
“哦,哦!”吴邪又闭上眼,长长的睫毛划过张起灵的手心,让他感到一阵酥痒;
仿佛自己手中的是一只蝴蝶,只要自己轻轻一捏,它就会灰飞烟灭。
“可以了。”张起灵抽开了手,走到吴邪的身前看着他。“张族长…?”吴邪一张开眼看到的就是那么一张熟悉的脸庞。
一双看着他却好似在想另一个人的深邃的眼。
真是够了。
“张族长,不去逛夜市了?”吴邪莞尔一笑,转过头去不再看张起灵。
“去。”
“那么咱们赶紧走吧。”
“已经到了。”
一晃神,沉香木燃烧的香气就已从眼前的灯火阑珊缓缓飘出,黑暗小路的尽头藏着的是岁月中那张温柔的脸。
“嘭!”
“哎呀!”张起灵愣了愣,下意识地抱住扑到怀中的孩子。“大…大哥哥?”怀中的小孩抬起脸来,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扑闪扑闪,模样天真可爱。
“谢谢大哥哥!”小孩笑着跑了,手里提着的灯笼摇摇晃晃,点点烛光在黑暗中渐循渐远,往光明的地方走去。
“张族长?张族长?”
“小哥?………”
“吴邪…”张起灵呢喃出声,也不知吴邪听没听见。麦芽糖的香甜气味似乎还萦绕在鼻尖,丢失的东西在重重迷雾中挣扎。
“张族长,怎么了?”
眼前的少年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太阳穴上微凉的触感让他倍感舒适。“没事,我们进去吧。”把手放在少年头上揉了揉,张起灵一脚踏进了这片光明之中。
百年前的记忆浮了上来,那个少年的脸庞与眼前的人朦胧中竟有些重合。
就是他了?那个人的转世?
“张族长,要不要吃糖葫芦?”包裹着一层冰糖的糖葫芦递到眼前,张起灵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他不太喜欢吃甜的东西。
也许…是因为另一个人喜欢吃。
“你喜欢?”“当然。”吴邪一手拿着一根糖葫芦在那啃,一点的族长样子都没有了。
“诶,出来玩就得还好玩嘛,放开点,做族长一直冷冰冰的会很难受的。”吴邪仿佛看懂了张起灵在想什么,开口解释道。
该嗨的时候就好好嗨,这是吴邪的习惯。
又逛了一会儿,吴邪感到越来越无聊,索性蹲在路边吃起了第四根糖葫芦。
唔…现在只有糖葫芦能给予自己慰藉了。
“去看灯吧。”张起灵转向整个夜市里最亮的地方,伸手就欲把吴邪拉起来,却被吴邪躲开。
“我自己起来。”吴邪手撑着地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真是,不记得我为啥要跟我这么亲热。
这家伙真是喜怒无常。
张起灵想道。刚刚还很亲近的,现在连扶一下都不愿意了。
“别生气。”到了地方,张起灵递给吴邪一盏莲灯,淡淡道。“我又不是小孩子!”吴邪一把拿过,脸都涨红了。
“老子可是堂堂正正的男人!”
“你比我小。”
“那又怎样!”
“要照顾。”
“……………”我竟无言以对。
“吴邪。”
“嗯…?”
“你以前是怎么叫我的?”
“你知道了?”
“嗯。”
“……小哥。”
“以后也这么叫。”
“嗯。”
小路上莲灯投射下两条长长的影子,只是一个人的头发有点乱,看着很滑稽。
“吴邪,别闹。”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