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一想到还有二十章没放…心顿时凉了一半……
我会极速放上来的

十五
“任务完成了?”主位上,一双蛇瞳发着幽幽的光,妖魅的令人不敢直视。“是。”底下的人低着头,声因听似十分镇定,但若细看却能发现他的双腿在抖。
“你要遵守我们的约定,记住,不能心软,一定得将他抢过来,他就是我们计划中的关键。”“但你不准伤害他!”底下的人蓦地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了几丝急迫。“放心,我会帮你的,况且如果你将他得手了,我自己也会有很大的好处。”说罢,他懒洋洋的摆了摆手,血瞳中却是有着一分凌厉。“来人,把张家族长遇险的消息发出去,哦对,还有地址,免得他们找不到,这样一来,我们的目的一定会达成的。”
“希望如此。”地下的人眯了眯眼,睫毛盖住眼睛完全看不出情绪。
吴家现址。
“什么?!还没回来?!”吴邪猛地从雕花梨木椅上站了起来,面前是一堆书卷和刚誊到一半的兵法。“是。”侍卫恭敬的点了点头,再次验证了消息的真假。“啧。你先出去吧,有消息再通知我。”“遵命。”侍卫轻轻退了出去,顺便带上了书阁的门。吴邪等到侍卫退出去后,身子一跌坐回椅上,神色满是颓然,看着眼前的一大摞书和刚劲有力的瘦金体眉头都要打成结了。突然“嗖”地一声,他又站了起来,随手抄起一本书就在手上拍打。“怎么还没回来啊……不会是出啥事了吧…………”在阁中不断来回踱步,吴邪的心里也越来越乱,下意识地啃起了自己秀气的指甲,十分孩子气的动作又让这种略显紧张的气氛严肃不起来。
“王大人!”守在门口的王盟叫了声,门就嘎吱一声开了。“天真!小哥他还没回来吗?噗!……天真你……!”来人正是胖子,他一进门表情就由微微的慌乱与担忧转换为了哈哈大笑,身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简直可以做成表情包了!(咦好像乱入了什么)
“我去胖子你啥时候进来的!”吴邪被胖子突然而来的大笑给吓着了,有些虚惊的拍了拍胸脯,脸上赫地显出了愠怒的声色。“噗哈哈哈哈————吴大族长,你这幅天真可爱的样子真该让你那些手下看看!哎呀不对不行诶,要是被小哥知道了他还不掐死我!”
小哥……………
眉眼间一刹就阴沉下来,吴邪不作声的坐回到椅子上,看着面前一张还没完成的画细细琢磨。“天真,小哥他还是没回来吗?”胖子收敛了神情,有些担忧的望着吴邪。这十年来他和小哥吴邪一直生活在一起,可以说胖子是对他们最了解的人,这对夫夫之间的感情,他也能看出个端倪。但就是年龄还小,经验不足啊!
看胖爷我,也老江湖了!
“………………”吴邪拿起砚台上的毛笔,伸手蘸了墨,白白细细的笔毛被浸染成黑色,黑的那样彻底,宛如夜晚天空上的黑丝绒,但却没有那点点星光。那么这心,是否也是黑的呢?
笔在薄薄的帛书上轻轻划过,那道墨迹看似没多大两样,却十分的用心,画一道都思考了良久,但此时的吴邪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记忆中,只为勾勒出自己的心。就像自己在那人身上画下那睥睨天下的麒麟,那画进去的,就是自己的真心。
早就没有心了不是吗。
全都给他了。
但他给予自己的是什么?是日日夜夜不得已的疯狂?还是在锦缎上浸染的点点鲜血?
吴邪望着那张已然完成的画,沉寂渐渐破碎,眼神越来越柔和,变成了那种纯净到极致的温柔,不含一丝杂质,如江南初夏的烟笼雨,淅沥沥的下,冲净一切污秽。
胖子慢慢地凑过去,在看到那张画后却愣在了原地,藏在衣袖下的手却不经意的紧握成拳,微微颤抖着。
一切都不只是浮生若梦。
因为他还在你的心里,真真实实的存在着。古井无波的双眸,那深不见底的幽潭却能让人溺入其中,把你拉下,一起沉入潭底。右侧,一枚血红的印章,莲花含苞待放,烟台水榭映天际,一如那年寒烟水袖青丹衣,缱绻缠绵霡霂吟。梁上余音似还朦胧得萦绕在耳畔,带着那句轻轻的呼唤。
只要有这句呼唤,一切都值了。
无憾。
两个血红的大字,霸气侧漏的瘦金体,在此刻显得情意绵绵,又坚定不移。
我在等你回家啊,一直等着,等到天荒地老,你不来,我就自己去找你,不管怎样,我还是会找到你的。
不知怎么的,眼眶中晶莹闪闪,衬托着整个眸子更加明亮,但又似蒙上了一层薄雾,一层名为“张起灵”的雾。控制着不让晶莹从眼中滚落下来,吴邪不作声色的抹了抹脸,换上一副笑容,对胖子说:“胖子,别傻愣着,你看我画的怎么样?”“画的……很像。“不,岂止是很像,简直就是一摸一样,那神态,那气质,毫无疑问就是小哥。
“真的吗?我还想着要把这幅画装裱起来呢,看来…………”“族长!有人报消息过来了!”“什么?!!快说!”吴邪急的眼睛瞪大,几乎就想要冲到那人面前,但这里是吴家,自己还是族长,总要注意言行。
“他们说张族长遇险了,而地址好像就是在…”“竟然在那里?!不可能啊!”吴邪听到那个地址的位置后脸上立马出现惊讶的神情,这个地址…不是什么禁地,但却是根本不可能有人出现的地方。
要不就是…有人控制了。可那里在被毁了之后,就不会有人了啊,他们是怎么……?脑中一闪想到了什么,吴邪的脸色一下子就全部阴沉了下来,周身还散发着浓浓的杀气。
是………汪家。
汪家!如果你们敢对小哥做什么,我当十倍还!!眼瞳中血莲隐隐流转,颜色也逐渐的向银色变化。“你们再说啥啊,胖爷我听的云里雾里的。”胖子不满的挠了挠头,拍了拍吴邪的肩似在示意他解释一下。“我跟你说,胖子………”吴邪眼中的银色飞色般退去)留下的只是一片凝重。“这趟水很难淌的,你确定要参与进来?”
“当然啦!”胖子上前大力的拍了拍吴邪的肩,弄得他忍不住龇牙咧嘴起来。靠,这胖子是吃了多少肉才这么肥!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胖子他答应了。
“那好,胖子,我们去找小哥吧。”
“咦,看你这副较悠闲地心情你不怎么急啊!”
“那当然,小哥他是什么人?岂是你能比的?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小哥他是如来佛祖!佛陀!巴黎铁塔!(什么鬼划掉!)”
“恩,这就对了。”吴邪赞赏的点了点头,眼神开始锐利起来。
这辈子把老子当猴耍的人,都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让我们两个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