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十四
高高的山头上,黑色的身影迎风而立,对面傲立的雪峰上云雾缭绕,顶尖的白雪在骄阳的直射下反映着光芒,庄严肃穆的天祭台在雾中若隐若现,秃鹫在祭台上空盘旋,时不时发出几声凄厉的鸣叫。
明明是一个人迹罕至的隐秘之处,山脚处却偏偏出现了一个村落。
“走。”张起灵低低吩咐了一声,就蹿下了山头,后面十几道黑影紧随着他,脚尖轻点便跃下山坡。印着密密麻麻的祭文的旗子连接着村中每一栋房子的屋檐,村中的大道尽头,一座盖着琉璃瓦的鎏金大殿依山而立,彩旗飘扬,廊道边大大的经筒旋转着,一道道经文整齐的排列在上面,复杂晦涩的文字透着沧桑,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的神秘。
“这啥鬼地方?”一个手下暗暗嘀咕了一声,但瞟到张起灵看着那座大殿凝神沉思的样子又不作声了。这个村子……有种诡异的熟悉感。
“万事要小心,这村子有古怪。”张起灵从沉思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表情变的严肃起来,一旁的手下们看着也是心中一凛,向前飞跃的动作越发小心翼翼起来。轻轻的落在大殿前,张起灵环顾四周,手中唐刀缓缓出鞘。“谁?!”锋利的刀刃划过虚空,稳稳地贴在那人的脖子上。
“唷,这不是张家族长吗,来这里有何贵干?”那人的面容波澜不惊,浅浅的微笑挂在脸上,周身有一股书香之气,明看是个儒雅之人,话里却带着一丝挑逗的意味。
“你是谁。”张起灵冷冷地开口,这种地方竟然会有人认识他,看样子不简单。手中的唐刀依然横在那人的脖子上,微微加强力度,刀锋压下,一丝血丝渗透而出。“张族长别动怒嘛,看样子您对这个地方很兴趣呢,我来给您介绍一下吧。”那人仍然保持着那个笑容,话题一转,就当起了职业导游,显然毫不在意脖颈上的唐刀与面前张起灵深邃冰冷的眼神。
“那么,张族长请跟我来吧。”双指一夹将刀锋从自己脖颈远离,那人一转身向殿里走去。“跟上。”手下们立马跟了上来,在张起灵身边隐隐形成了一个圈。那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张起灵的唇语:
这个人很危险。
“嗒嗒嗒嗒………”脚步声在空旷的大殿中回响,浓郁的藏香扑鼻而来,张起灵心中的熟悉感却越发坚定起来。
自己一定来过这里。
“这里是一个大家族的遗址,”那人走到一座佛像面前,缓缓说道。“他们神秘莫测,与世隔绝,做事雷厉风行,但最让人能记住的,是他们在杀人以后都会在原地留下一朵八瓣莲。而那朵莲花也不可小看,因为它的莲心拥有一种神奇的力量。”那人看了一眼张起灵,继续说道“那个力量,也就是净化。”
将所有的痕迹污秽都清除干净,一切都能恢复原样。而用在人的身上,则是能———
“长生。”张起灵开了口,心中已翻起滔天巨浪。
“你说的很对。”那人赞赏的说道,“就是长生。”
从古至今所有当权者都对长生为之狂热,因此那个家族的特殊让世界都垂涎三尺,暗杀,卧底,正面袭击,甚至是……解剖,各族疯狂的屠杀那个家族的人,却还是没有找到原因。但在一次战役中,人们终于发现了它。
那是世界的终极。
而那个所谓的原因,就是终极的钥匙。
那个钥匙,就在每代族长的身上——而被选中之人则能使用终极的力量。
那是无与伦比的力量,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
“当然,使用它也得付出相应的代价。而那人最终的下场,就是会被利用而死!!”那人浅浅的笑了一下,“你看,这世道就是如此,为了强大,连自己的族长也不放过。”“……………”“张族长,你也是个可悲的存在,虽说………你并不是那个家族的人,但这世道就是如此,你们张家,也是一样。”
张起灵心中猛地一颤。“你到底是谁。”他冷冷的问道,后面的手下们杀气腾腾的看着那人,蓄势待发。
“你说呢。”那人嘴边勾起一个弧度,笑的戏虐。“哗!——”衣袍翻飞,那人融入黑暗,只有声音响彻在大殿里。“张族长,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么多了,那么,该把你的分享给我了。”“不,还没有。”张起灵摇了摇头,眼中寒光一闪“这个家族为何会消失你没有告诉我,而且,我并不知道这是哪个家族。”那人一怔,从黑暗中透出身影,“你的求知欲还真大,但也无妨。好,我告诉你。”他缓缓走到一个高台上,在一个椅上坐了下来。
“他们既能让人长生,但他们本身却并不能长生。”那人顿了顿,“这个力量只能使用到别人身上,为了不让他们的力量被他人夺走,他们找了一个强大的家族来守护终极。”
“也就是你们,张家。”
那个家族啊,把长生给了你们。这句话在张起灵的脑中不停地回响,他头痛欲裂,脑中好似有什么要喷涌而出。“想起来了吗?张起灵?”
你作为第一个接受长生的张家人,沉睡了上百年。
你来过这儿。
就在这儿。
这个家族是………………
“啊!——”张起灵突然捂着头倒在了地上,悠悠的铃声飘扬着,好像在唱着索命曲。“你们其实不该知道这么多。”那人手指微点,血红的丝线就缠上了手下们的手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鲜血淋漓。
“只留下他,就足够了。多谢你们如此忠心。”声音逐渐冰冷,不带丝毫感情。“跟你们演戏可真累,这些资料可是我们好不容易解出来的,就被你们这么传出去可多不好。”那人一甩衣袖,也不理地板上昏迷的张起灵,就这样消失在了黑暗中。
偌大的殿堂,只有一道微弱的呼吸声,一派寂静。
仿佛沉入了水中,却再也找不到一块浮木。
只有一片黑暗。
【我是谁】
【我在哪里】
【吴邪呢,吴邪!!】
黑暗中,张起灵的灵魂不断的挣扎着,但却又被红色的丝线紧紧的纠缠住。青铜六角铃铛在一只手上轻轻的摇晃着,魔音绕梁。
【你只是张起灵。】
【他并不重要,重振家族,才是你最重要的使命】
【你需要那股力量,只有你,最有资格有】
【夺走它吧。】
【然后再去毁灭它】
【这样,它就是你一个人的了】
吴邪………………
我不想忘了你。
对不起。
扑通,扑通!
吴邪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莫名的心揪让他十分不安。“天真,怎么了,继续啊!”胖子在一旁吼道。
“就来了。”他笑了笑,一道银光就向胖子飞去,胖子眼睛瞪得贼大,一脸被吓着的表情。
“你这东西咋这么邪乎啊!”

评论
热度 ( 7 )

© 松花酿酒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