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二十)
意识缓缓地回归到身体里,感觉一恢复脑袋霎时就像要爆炸似的痛,张起灵慢慢的睁开双眼,却瞥见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趴在自己的床边。
这是……谁?
他环望了一下四周,却发现这里竟是个房间,而自己正躺在房间里的床上,旁边……还趴着一个人。
怎么回事?自己不是还在终极吗?还有他……他转世了吗?
“唔!”剧烈的疼痛突然从脑部传到四肢百骸,张起灵也不禁抱着头身体颤抖着。“起灵!你醒啦!”床边的人一下子被惊醒了,看着张起灵的眼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欢喜。
“诶!起灵你怎么了!”齐羽连忙扑上去,焦急的问道。“你是谁?”头痛缓解了一些,张起灵就警戒的看着齐羽道。
“我是谁?起灵你真失忆了?”齐羽有些惊讶,他已经有了更坏的打算,却没想到竟是失忆这么狗血的方式!但……也不错。
失忆?
张起灵默不作声的看着自己的手,两根手指的长度似乎跟以前的不一样,也没有那么多的茧,完完全全就是一副十六七岁少年的样子。
看来除了失忆,他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张起灵又抬眸看了看齐羽,看的齐羽一阵心乱。
最后,终于是开了口:“你…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齐羽怔了怔,脑子快速的运转起来。
起灵他第一次醒来还是在那个地方,那时吴邪就在他前面,就穿着一身银色长袍,那么说…他失忆后第一个看到的,是吴邪。
但是他貌似没有看清吴邪的面容。
微微一笑,齐羽明白下一步该怎么走了。
“我吗?我喜欢,穿银色的。”
张家的秋季是紧张的,大东北的气候变化冷得快,这才八月份,大家竟就穿起了小袄子,花花绿绿的颜色看得张起灵一番眼花缭乱。
还是觉得银色好看。
一旁的齐羽兴高采烈的跑来跑去,拉着张起灵买这买那,脸上洋溢着天真的笑容。
这场景,好熟悉。
看来齐羽说自己失忆了应该是真的。
但为什么…总感觉那个人…不是他呢?
齐羽瞟了瞟张起灵,看见他的眼里出现一丝迷茫的神情,心下了然。自己刚刚的那一系列举动都是模仿吴邪的,看来这样做,的确能唤醒一点他的记忆,但却还是记不起那个人是谁。那自己……只需把那个人变成自己就行了。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银色裘衣,齐羽嘴角扯出了一个细不可察的弧度,虽说自己不是那么喜欢银色,因为银色太美,总想这么把它毁掉…但有些东西还是要接受的。
“族长!您醒啦!”一个人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脸上的惊喜之情毫不掩饰。“什么事?”“大祭司跟我说要是族长醒了就叫您过去,那您现在…?”“我等会儿就去。”“是。”齐羽瞄了瞄张起灵,这家伙就算失忆了当族长还是这么熟车熟路的,而且…好像对张家巷的地势这么熟悉的样子。
根本就没变啊。张起灵一路上都在观察,有些店竟然还在开着,那上面挂着的都是大大的百年老店字样,而那店主有的竟有几分与先代相似,但就不知是第几代了。
“张大哥!”身后突然有个声音响了起来,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张大哥!你回来啦!胖子呢?你有没有见过他?他说出去找你们了,哦对了还有小邪,他怎么样了…”“你是谁。”“张大哥…?你…你不认识我了?”云彩惊讶的睁大了杏眼,“我是云彩啊!”
张起灵默默的摇了摇头,看云彩还想问些啥,齐羽赶紧插了话:“起灵失忆了。你现在问他什么都没用,”随即转过头来面对张起灵,“起灵我们走吧,大祭司在等着你呢。”“等等!张大哥你不想知道胖子他们是谁吗?胖子和小邪可是你最好的兄弟啊!而且你和吴邪…”“也只是兄弟罢了!云彩,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吧?起灵忘了什么还需要你帮他想起来?”齐羽冷笑了一声,那神情在云彩眼中看着甚是狰狞。
也是,也只有关于张起灵的事才能让他如此。
“齐羽,也有十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那点小心思,张家巷上一半的人都知道!”云彩轻蔑的勾了勾嘴角,“但你没资格!因为,你配不上!”哼了一声,也不顾一旁咬牙切齿眼神几乎要杀人的齐羽,直接转向了张起灵,眼里带着几分乞求。
“张大哥,当云彩求求你了,你就跟我来吧,你忘了我没关系,”云彩咬了咬牙,“但你绝不能忘了他们啊!”“你!…”“齐羽,”张起灵打断了齐羽的发作,“我要去。”“起灵…”齐羽有些吃惊,这个变数他并没有想到,或许说他太自以为是了,根本就没有把这个算进去。
“在这等我。”张起灵淡淡的吩咐了声,就跟着云彩拐进了一个小巷消失在了齐羽的视野里。
“啧!”齐羽紧握着拳头,身上温润的气息瞬间就变得暴戾。
跟刚才的他恍若两人。
“齐家齐羽。”“哟,这不是张大审判长张泉大人吗?怎么,齐某犯了什么错—”说到这,齐羽看着张泉的眼睛一眯,笑眼弯弯:“需要张泉大人这么警惕,莫非真是要将齐某绳之以法?”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说着,张泉眼中闪过一道微小的光,“但要找你的不是我,是长老殿。”身形一闪,齐羽感觉自己的某个穴位被点了一下,接着法力就被封了。
呵,这么不放心我啊。
我才十六岁,又不能做些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我的心里明明只有起灵和齐家两个啊!
你们与我何干?你们怎么能这么对我———
“大祭司不也是长老殿的吗?他不去找起灵怎么又找上齐某了?”张泉听到齐羽对张起灵的称呼,眉头狠狠的皱了皱,语气有点生硬的道:“你没有资格叫族长的名字。”
齐羽挑了挑眉,并没有说什么。“长老殿召你过去,你就过去,没什么好说的!齐羽,你要记住你的地位。你不仅是众多外族人的其中一个,还是……”“是任你们践踏欺辱的人?抱歉,齐家的人不会那么懦弱。”齐羽打断张泉的话,自顾自的向长议院走去。
“…如果你想保全自己,在张家,你只能做个俘虏。”张泉垂眸道,“齐羽,别自己伤害自己。”
仿佛是身后人自言自语的声音轻飘飘的传进了耳朵,齐羽还是没有回头,一个人在前面走,完全没有看见张泉复杂而又无奈的目光。
才十六岁咋就这么倔呢?当年那个天真烂漫的六岁小孩竟变成这样了,现在孩子都这么早熟吗?心理年龄不会比我还大了吧?
张泉看着齐羽的背影,眼中惋惜和警惕竟是并存着,也不知道哪方更甚。
“张大哥,这里就是族中的画廊,保存着每个人的画像和资料,内族人的资料是族中机密所以没有保存在这里。”云彩边走边说道,“画像都是由一个祭司画出来的,那个祭司的每一代都是专门来为族人画画像的。”轻轻点了点头,张起灵是知道这个职位的,这职位已经延续好几百年了,现在还有个不足为怪。
………但,看到被称为是自己的画像时,他脸上的淡漠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龟裂。
一百年了。
这画功果然越来越差了。
“这条是本族人的画廊,下一条就是外族人的了。”云彩顿了顿,眼中的光忽闪忽闪:“小邪他…画像下的资料非常少,少到只有几十字左右,但唯一能肯定的是,他是一个人在张家长大的。几乎没人知道他的父母是谁,而且很让人意外的是,这样的一个孤儿竟然受到了上代族长也就是现在的大祭司的悉心照料。然后……”她看了眼张起灵。
“你们相遇了。”
“…………”张起灵默不作声,云彩也不知在想什么,这种沉默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了他们来到王胖子的画像前。
画面上的胖子笑的爽朗,厚实的身躯给人一种很可靠的感觉,张起灵看了看一旁的云彩,才发现她的眼神竟是如此的柔和。
“你们是…恋人?”
“嗯!”云彩羞涩的笑了笑,“我们已经相识好久了,当年小邪还是个小孩子,整天红着脸羞答答的看着我俩。哦对了,我带你去看小邪的画像吧。那画像是小邪离开张家前祭司帮他画的,画的还挺像的。”
张起灵瞄了一眼王胖子的资料,就转身跟上了云彩。
王月半,外号王胖子,外族人,与族长张起灵、外族人吴邪交情甚好。…………
又拐了好久,直接走到画廊的尽头,云彩才停下了脚步,轻声道:“就在前面,张大哥你去吧。”
迈步向前走去,一抬头,就看到了那张画像。画像应是用了很多的白色颜料,但这张画像竟画的很认真,把它跟张起灵的一比就看得出来,可关键是…“不像。”这话一出来,张起灵自己就狠狠的皱了皱眉头。
怎么会呢?下意识地就觉得这双眼睛不应该含着这种名叫忧伤的情绪。
那它原来该是什么样子的?幽暗的画廊刹那间安静的只剩下了火焰燃烧的噼里啪啦声以及呼吸声,两侧的火把似乎也怕打扰到这种气氛,火焰慢慢的小了下去。
他到底是谁?迷茫的眼对上那一行文字,但得到的也只是寥寥无几。
“张大哥?”云彩有些担心的声音传了过来,张起灵的眼睛瞬间又变的清明。“走吧。”张起灵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声音没有任何的波澜。云彩回头看了一眼,但也只是那一眼,却让她的心情变的复杂万分。
———刻着吴邪资料的木板,碎了。
几个小时过后,一只信鸽从张家飞出,朝着南方飞去。
次日,吴家。“族长!张族长有消息了!”吴邪猛地抬起头来,眼里的急迫似乎要喷火。
“别卖关子,快说!”
“好像是失,失忆了。”
一切转眼间就静了下来,吴邪眼中浮现出的空洞让侍卫感到有种莫名的恐惧感。
良久,天空上才传来一声雷响,打破了这种寂静。
仿佛是得到了救赎,侍卫默默的退出了书房,只留吴邪一个人在书房里。
缓缓地垂下了眼帘,沙哑的声音里终于出现了一丝情绪。
“下雨了。”他喃喃道。
话音刚落,一滴泪珠终于从脸庞滴下,染开了那片浓墨。

评论
热度 ( 2 )

© 松花酿酒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