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准族长大人……?”
一个怯怯的声音响起,张起灵面无表情的看向了那个从门缝中伸出来的头。“准,准族长大人,时,时间到了。”“我一会儿就出去。”“好,好的!”张起灵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头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却叹了一口气。
这么……快吗?
这么快自己就要成为这个家族的族长了?
那以后,该怎么办呢?
张起灵缓缓踱步出了房间,神色平静。
却殊不知心中已天翻地覆。
在一片黑暗中。
“该走了。”
“嗯。”
———————我是分割线—————————————————
“张家新任族长登基大典,现在开始!”
高高的祭坛上,一个身着黑红双色祭祀服的人神色庄严的宣布道。祭坛下的人们欢呼着,欢呼声一浪接着一浪,场景盛况空前。
“张家永世不朽!”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气氛又开始沸腾了起来。
“安静!”
一阵威压突然四散开来,那种血脉上的压制感让底下的人们彻底静了下来,但眼中还是充斥着狂热,就像一群疯子一样,他们的心中只有对他们的领导者无比的信仰。
“我的族人们!张家曾经屹立在世界之巅上千年!但是,在几百年前,汪家夺取了我们的地位,还妄想吞掉我们的家族!你们甘心吗?!”“不甘心!!!”下面的人们用尽自己的全力呐喊出声,族长满意的看着下方,捋了捋胡子,继续说道:“那既然这样,我们的家族就需要更强大的人来领导我们!来让我们的家族变得强大,打败汪家,再次屹立于世界之巅!”
底下的人们又再次欢呼起来,“而将带领我们走向成功的便是我们即将上任新族长的族中天才—张起灵!”
黑色的身影缓缓出现,一刹那,世间万物仿佛都被定格了一般,张起灵静静的站在祭坛顶端,没有丝毫感情波动的双眼淡淡的扫过下方,被目光扫过的人们都打了一个寒战,但随之而来的都是发自内心的敬佩与信服。
一个身影站在祭坛后方,透过空隙看着祭坛顶端的张起灵。他银白色的眸子十分妖异,隐隐中还有一朵血红的莲花在瞳孔漂浮。但此时,他好像是在压制着那朵血莲不让它扩大。
“大人,你准备好了吗?该去换服装了。”一个身着黑红双色的祭祀服的人走过来恭敬的问道,显然也是地位不低。
“再等等。”
“好。”那个祭祀眼神复杂的看了那个人一眼,就离开了。
那个人继续盯着祭坛上的张起灵,眉眼间竟满是脆弱。
再等等,我还想再看他一会儿…在我沉沦在这无边的黑暗之前…………
求你了,就让我再看一会儿吧。
他最后看了一眼,就转过了头,此时他的眸子中那朵血色莲花已经扩张开来,几乎要占满整个瞳孔。
“走吧。”
再次开口,便已是冰冷不带一点感情的语调,整个人就像是一座冰山,冰冷,而又毫无生气。
充斥着绝望的气息。
“先祖祭奠仪式开始!”
人们迅速按照身份排好了队形,整齐划一,就连外族人也不例外。
而张起灵,则站到了祖先灵碑的下一阶。
老族长站到了灵碑旁。
他高声道:“张起灵何在?”“晚辈在。”“祭奠祖先的同时,你要接受祖先的洗礼,为你的身份正位。从此,你才能够成为月麒麟族族长。你能否担任这份重要的职责?并成为月麒麟族所有族人的希望?”
“我能!”
“好!先祖在上,我现正式将张家族长之位传给张家新任族长张起灵!”
老族长站到了张起灵的面前,大手一挥,一片金光从石碑中迸发而出,笼盖住了他。
此时张起灵的感觉是十分微妙的。
他感觉到那片金光停留在了自己的心脏,并通过经脉传到了身体各处。
“这是来自我们的祖先:神兽麒麟的纯净血脉。它能净化你的身体,将你身体中的杂质消除殆尽,并让你的血脉浓度提升。”老族长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张起灵神色变得庄严起来,静静的感受着那道血脉中的来自麒麟的庞大气息。
“站起身来吧,孩子。看看你的族人!让他们感受到你是多么强大,让他们加载在你身上的希望更加让人信服!”带着许些激动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张起灵站起了挺拔的身躯,毫不掩盖的将气息大开,充斥在这天地之间。
那些人整齐划一的向他鞠躬,没有一个人发出任何的声音,显得异常的庄重肃穆。
不一会儿,祭坛上下响起了整齐化一的“恭迎新族长上位”的呼喊声。
“要开始了。”
“嗯。”
“你现在不应该有点感慨什么的吗?”
“别吵。”
“……好吧。看你现在这性格,我还真有点怕怕呢。”
“你走吧,你在这待着恐怕会有些不妥。”
“哦哦,那我走了哦,加油!”
在祭坛的阶梯旁,一个黑影静静的看着另一个人远去。
或许,他不应该站在那,又或许,那本就是他的命运。
即使遍体鳞伤,也要一个人撑着走完四季。
该怎么办呢。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