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十三
一处未知的地方。
阳光懒洋洋的洒在大地上,光线透过密密的树叶,斑驳的影子格外破碎。树上时不时传出几声鸣叫,一切显得格外安宁。
莲池。
吴邪静静的站在水榭上,蹲下身子,伸出手想去触碰池中的莲花,他已经回来了一年了,每一次因思考问题而烦躁的时候,他就会不自控的来到这个莲池边,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池中的莲花,这时候他就会平静下来,眼中的冰冷也缓缓融化。
小哥……………
凑近一看,吴邪却一直在喃喃着,仿佛这个名字能给他带来无比的安心。“族长大人,大祭司叫您过去。”一个人影过来毕恭毕敬的向吴邪说道,吴邪微微抬起眼,眼神又恢复了冰冷。“我知道了。”
一年前当吴邪终于回到了吴家的时候,吴一穷第一件做的事情却是将族长之位让给吴邪。这让吴邪有些不知所措,第一次任务就乱了手脚,差点折了一个兄弟。而这一次过后,吴邪就试着去锻炼自己的体能。跟胖子打架的时候,自己大部分都是用法力来帮助自己提升,要这么说来,自己的体能还真是不值一提。吴邪心中微微叹了一声,看来这次父亲是给自己找师傅了。
“族长大人,到了。”吴邪微微颌了颌首,那人便离开了。丝苓阁是吴邪现在的会客室,斗拱下方,瘦金体的三个飘逸的大字映入眼帘,正是吴邪的手笔。“爸爸。”吴邪呼唤了一声,门嘎吱一声开了,吴邪下意识警惕地退后了一步—这是这几个月里吴一穷不断的训练的结果。但看到那开门的人,他还是瞪大了眼睛。
“怎么是你——”
“小三爷,又见面了哦!”
“小邪,他们就是我给你请的师傅。”吴一穷坐在主位上微笑道,而吴邪满脸黑线的看着做自己对面的瞎子和胖子。对于瞎子其实他还不怎么意外,但关键是为什么胖子也跟着来了!“胖子!你不好好的跟云彩姐待在张家跑来我吴家做什么?”吴邪一脸阴沉的看着胖子说道。他本来不想拉胖子下这个危险的水,他却偏偏自己找上门来了。
“哎呀小天真,你咋就这么嫌弃我呢,不过,天真你的背景还挺大嘛,几个月不见竟还当上族长了!”胖子并没有理解吴邪刚刚那句话,笑眯眯地说,脸上的肥肉都挤成了一团。“胖子你该减肥了!”黑瞎子终是看不下去,用手肘击了击胖子的肩,胖子才闭口不作声。
“小邪,你们认识?”一直在旁边被遗忘的吴一穷疑惑的开了口,本来对黑瞎子有些防备的心渐渐放松下来。“啊,爸爸,他们是我在张家的朋友。”吴邪急忙解释道,“哦,是朋友啊…”吴一穷淡淡的目光扫过瞎子二人,黑瞎子仍是痞笑着,黑纱下的眼睛遮的严严实实,让人看不清情绪。而胖子的心情则更凝重了,刚刚吴一穷的目光盯着他有些发颤。
靠,老江湖了!
“那既然你们是小邪的朋友,那就叫我一声岳父吧!”吴一穷防备的眼神瞬间消失,哈哈大笑了几声,坐起来为每人各倒了一杯茶。“岳父客气了,我们是小三爷的朋友,理应就该互相帮助嘛。”黑瞎子带着欠揍的笑容,对吴邪眨了眨眼,吴邪立刻会意,上前对吴一穷说“爸爸,你不是叫他们来给我锻炼体能吗,我们就去了啊。”吴一穷挑眉看了吴邪一眼,似是不理解的眼神看的吴邪的心一跳一跳的,许久,声音还是幽幽的传了过来“你们走吧。”
“好的,那我们告退了。”胖子忙不迭地说,他不想再呆在这气氛压抑的地方了!特别是吴邪他老爸,身上每一处都透着提防的味道,让人感觉不自在。
“王月半!”吴邪一出丝苓阁,就扯着胖子的衣领低吼道:“你他妈的在玩什么花样?你是不是在茶馆就计划好了?!你难道不知道…”这里的浑水不是你能趟的吗?吴邪的内心十分的挣扎,他不知道是否该给胖子最后的致命一击。
毕竟,你只是个局外人。
胖子的眼神有些变了,他拉开吴邪的手,苦笑了一声“那么,你是吴邪吗?”吴邪愣了一下,显然他也没有意识到胖子会问这种问题。“你是那个与我和小哥从小在张家长大的那个大家内心里的天真无邪,还是……”胖子的眸光开始变得深沉,“还是说你是刚刚在阁中板着脸处处注意言行举止的那个吴家大族长?!”
“我,我是………”吴邪惊恐的退后了几步,明明,明明不应该这样的啊!这件事根本就不关他们的事,一切本就应该由自己承担啊!
我有什么资格把他们拉进来………
牵扯进这场生死局里。
胖子仿佛看懂了吴邪的想法,一下子揪住了吴邪的衣领将他瘦小的身子提到面前来,表情愤怒的指着自己吼:“去你娘的吴邪,你的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兄弟?!吴大族长,我王月半!就誓死跟定你了!!”你能拿我怎样?
胖子看着眼前那张有些惨白的脸庞,心中那块大石终于落了地。看来这十几年的朝夕相伴不是白过的,这货的内心还是那个天真无邪,呵,小样,天真你还嫩着呢!
“王胖子。”黑瞎子突然拍了拍胖子的肩,下颌微点示意他看看四周,胖子才发现周围吴家的侍卫都围成一圈紧张地看着他们,有些已经抬起了手中的戟,就是没有走过来。
“吴邪啊~”黑瞎子在胖子耳边戏虐的的提醒了一声,胖子身上的肥肉一抖,手一松就放开了吴邪。“各位大侠们行行好!我跟你们族长可是朋友啊,可不能动手!我们刚刚只是在玩,玩玩罢了!以后有时间我在你们族长面前说说你们的好话也行啊!”
鬼才看见你们在玩!明明都吵起来了好伐!
侍卫们在心底暗暗吐槽了一句,却并没有理胖子,而是将担忧的目光投向了吴邪。
“咳!咳咳……”吴邪捂着修长的脖子咳嗽了几声,这衣领有些紧了,勒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天…天真,你没事吧?刚刚胖爷我有点激动了哈,对不起啊。”胖子挠了挠头,看着吴邪瘦小的身板有些愧疚,不过几个月没见他倒是长高了呢,趁来吴家这段时间还得再给他好好补一下。
打了个手势让侍卫退了下去,吴邪渐渐直起了腰,胖子在一旁看着他心莫名有点揪。
而此时吴邪的心是混乱的。
胖子刚刚的那番话让他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即使在这几个月受到那种特殊反应训练的他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是拒绝他?【我们是兄弟!】
还是答应他?【不能将他拉下水!】
而且,他没有错啊,是…是自己抛弃了他们。
吴邪微微侧过头,眼角的余光瞟到了不知所措的看着瞎子的胖子。是啊,咱们是兄弟。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我们永远是最好的兄弟。
【那就答应他吧。】
“说好的教我练武呢?在那墨迹个啥?刚刚傻了?”清澈空灵的声音响起,却没有想象中的愠怒,只是淡淡的愉悦。“天真!!”胖子咧嘴笑开了,一下子就扑上去给了吴邪一个熊抱。“我去胖子你竟然有口臭!啊啊怎么身上也这么臭,离我远点!!小爷我有洁癖!”吴邪面带嫌弃的推开胖子,径直向前走去。“喂,天真你等等我!听到没啊!!”
嗯,我是天真,我听到了。
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虚幻而又真实。
晚霞已在天空上织起,太阳在山头上发着最后的暖意。
是夜来临的号角,睡莲在塘中绽放。
原来说要去练武的一号人,却被扬言说饿了的胖子扯到了街上。那条街不只是吴家,还有其他家族的人,所以吴邪必须要带上面纱遮掩身份。
红灯笼挂起,夜市开启了。
吴邪默默的走在街上,手中拿着根糖葫芦,前方胖子肥硕的身影不停的窜来窜去,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礼。这多像以前,大家都在一起的时候,却唯独身边少了一个任劳任怨的人。
口中糖和山楂的味道交融着,酸酸甜甜的。糖葫芦是吴邪最喜欢吃的东西,他很喜欢这个,因为甜的就像张起灵一样,表面对吴邪宠到爆,其实内心却是个醋瓶子。淡淡的花香从路边的草丛传来,吴邪上前去拨开一看,是一朵昙花,默默的在丛中发着光。
远方的一个丛林中。
张起灵坐在篝火边,注意力却在身边丛中的一朵昙花上。昙花也已经开了,发着淡淡的荧光。
仿佛是心灵感应一般,他抚上自己的胸口。

评论
热度 ( 8 )

© 松花酿酒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