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二十四)
“唔……好困。”
吴邪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到窗前看了一眼,看到外面还是一片黑,便回到床边身子一歪就倒了下去。
还早…继续睡。
张家,长老院。
张起灵坐在首位上,毫无波动的眸子盯着正在说话的人,隐隐透着冰冷。“族长,这黑夜已经持续两天了,再这样下去整个张家都会乱的!”一个卫兵心急火燎的冲了进来,手上还抓着一个燃烧的火把,火焰燃烧的“噼里啪啦”声让在座的人都不禁皱了皱眉,唯有张起灵脸色不变。
“没用了。”
他摇了摇头,下巴微抬眼神投向天空,天空中的那一轮满月还是稳稳的在那里,丝毫没有比前天的位置移动过一分一毫。
这两天,一直都是无尽的黑夜。
“族长还是去一趟吴家吧。”大祭司提议道,“我怀疑这次的异象与吴家的能力有关。”
“吴家…”张起灵阖上眼眸,睫毛有些细微的颤动。
那个吴邪,就是吴家的人吧?
“带上10个人,明日随我去吴家。”
“是!”
“什么?张家要来探访吴家?!”
桌子“嘭”的一声响,解雨臣瞪大了一双凤眼盯着眼前笑的一脸无辜的黑瞎子。“是啊,因为这事儿毕竟跟小三爷有关嘛。张家边界居住了很多的神兽,这两天的黑夜会使它们躁动不安,甚至可能因为满月精神发生异常,如果它们全体发作的话……”黑瞎子笑出了声,“连张家巷都会吃不消哦。”
“可是小邪…他都睡了两天了。”
“强行叫醒不就行了?多大的事!”
“…………”黑瞎子你够狠。
“张家要来?”吴二白手中翻着一本帐本,时不时用笔勾画一下,听到这个消息后身体微微顿了顿,问了一句后又开始做手上的事。
“是,张家的后花园养了太多东西,最终麻烦来了也只得自己亏,恐怕这次是来因为小邪吧。”吴一穷想了想,道:“算了算时间,这可是吴家差点灭族之后他们第一次来探访呢。”“呵,他们可是大家族,最多的也只是寄信过来慰问一下,再汇点资源,哪会做出像这种降身份的事。”吴三省在一旁郁闷的哼了几声,“也不想想…他们这种现况是谁给的。”
“算了,还是趁这个机会撮合撮合为好。”吴一穷挥了挥手,“小邪在张家长大,但却向外人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有张家一干长老知道,所以最好还是继续瞒着吧。”
“还继续瞒?再瞒这关系还能促进的了?!”
“那就看造化了。”吴一穷眯了眯眼,望着窗外在风中摇曳的那一点烛火。
就怕造化弄人啊。
“天真你还睡!小哥马上要来了你知不知道?!”“切,”吴邪把被子从胖子手中硬抢了过来,翻个身继续睡,“他来了关我什么事,反正…他都忘了我。”
这孩子绝对有起床气。
“你也不想想这是个多好的机会!旧的恋情已经结束,新的恋情即将开始!小天真啊你咋就这么单纯呢?”胖子把胳膊交叉环在胸前,盯着吴邪叹了口气,“反正他明天就要来,你作为族长,还是要去交好的。这次他们可是主动方,你只需要迎敌就是了。”
“而且你难道不知道,你已经睡了两天了吗?”
“胖子你骗人的技术越来越烂了。”吴邪打了个呵欠,从床上爬了起来指着窗外,“你看现在都还没天亮,况且你这么早就跑来了我倒觉得惊奇呢。”他鄙夷的看了胖子一眼,这家伙一直都是睡的很死,从来没有这么早起来过。
但……这不恰好是个很奇怪的地方吗?
现在是黑夜,胖子却早已经起来了,自己睡了两天………
那外面的黑夜……
也已经持续了两天?
吴邪感觉有点不淡定了。
“小邪!”一个粉色的身影冲了进来,看到在床上坐着的他不禁怔了怔:“你醒了?”
怎么…都这么惊讶,感情胖子说的难道是真的?
“哟小三爷还舍得起来呢。”黑瞎子尾随着解雨臣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瞎子还以为小三爷就会这么睡着不起来了呢。”
“你们………”
吴邪蓦地抱了个枕头在胸前:“我还没换衣服呢你们就这么聚在我房间干嘛!!我可是族长!!来人!有人要围…呜呜……”解雨臣赶忙捂住吴邪的嘴,使了个眼色给黑瞎子,黑瞎子马上心领神会地走了出去,果然,一出门就差点撞上了一个人。
“黑爷,少爷怎么了!”王盟急哄哄的想钻个空子挤进去,但黑瞎子就是挡在那让王盟无可奈何。
“我们在叫小三爷起床呢,可他现在正在闹起床气,哎呀你看,我手臂都被他抓出痕来了。”黑瞎子撩起袖子,露出了一道浅浅的疤:“你家小少爷可真是“可爱”呢。”
(靠着敏锐的听力听到一切的吴邪:我保证我从来没做过这事儿…)
“哦…”王盟稍稍放了点心,但还是不放心的往里面望了一眼,于是……
啊啊啊啊啊我的少爷啊!
王盟捂脸跑走,解雨臣和胖子不知所措。
“我怎么好像听到王盟的声音了?”吴邪微喘了一口气,推开了还趴在他背上的解雨臣。
“不…知道。”解雨臣站了起来,拍了拍衣袍上的褶皱,皱起他那好看的眉转头看向站在门口看着他一脸笑容不明的黑瞎子。
想干嘛?
你说呢?
你敢动一下试试?
黑瞎子身子一抖,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你们赶紧出去!我要换衣服。”吴邪整了整稍微被扯开的衣领,向那三个在这惹麻烦家伙哼道。
“不都是男的吗!害躁个啥!小天真你真是为了小哥把节操全捡回来了啊!”胖子嘀咕了声,在吴邪忿忿的目光下走出了门,还顺便拉上了解雨臣和黑瞎子,“贴心”的把门关上了。
妈的这三个可真烦………
吴邪拿起一件青白色长衫套在了身上,又拿了一件披风就走了出去。夜间凉凉的风抚着他的脸颊,带着点微微的喜悦和慌乱。喜悦是什么?莫过于现实。如一个人失去了所有,付出了那么多才发现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绝望.麻木.冷漠,而现实往往会有一个转折,促使你从地狱里爬出再次获得重生。
造化弄人。
那一天到底发生什么了?吴邪怔怔地看着那轮月亮出神,想在脑中搜寻那一天的记忆却还是一片空白,到最后,只记得黑瞎子嘴角边那抹神秘的笑。
“黑瞎子…你对我的记忆做了什么?”
轻飘飘的一句呢喃低语最终还是被风吹走,蒸发在那撒下来的月光中。
这夜里,没有华灯,也没有萤火。
只有无尽的黑暗。
次日。
“小邪,你好了没?”解雨臣等候在吴邪房间的门口,苍白的手指细细描摹着窗牖上的雕镂。屋顶上挂着一盏明灯,在凛凛的夜风中摇摇晃晃,投下的长长的影子在青石板上也同样地在摇晃着。
“好了。”木门吱呀的一声响,还伴随着玉佩和挂饰碰撞的叮当声。
“打扮的还挺漂亮的嘛!”解雨臣用欣赏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吴邪,吴邪被他看着浑身一抖。
吴邪今天打扮的很隆重。里面是绣着挺拔青竹的青白色长衫,外面披着一身绣着莲灯的银白色直裾袍服,腰间还挂着象征族长身份的玉牌和从解家拿回来的玉佩。
解雨臣弯腰摸了摸那枚玉佩,眼神中透着几分怀念。
这本是他从小戴到大的东西。
“小花,走了。”
“嗯。”解雨臣放开玉佩,站起身来,将手搭在吴邪的肩上,凑近他的耳朵轻声道:“控制好你的情绪。”
吴邪怪异的看了他一眼,挥了挥手敷衍了一句,就向会堂的方向飞身而去。
“瞎子…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一双手从解雨臣身后环住他的腰,解雨臣没有打掉那双手,只是轻轻靠在身后人的怀里。黑瞎子微微惊讶了一下,但下一秒唇角流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
“你让我对小邪说这句话的用意是什么?”解雨臣下巴上扬,一只手伸出,想摘掉黑瞎子眼上的黑纱,被黑瞎子一手抓住。“花儿爷觉得我会害小三爷吗?”黑瞎子嘿嘿一笑,放开了被他握住的那只手。
解雨臣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那花儿爷就要相信瞎子。相信瞎子的一切。”
相信你吗?解雨臣感受着身后那人身上的温暖,恍惚了一瞬,用他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道:“好。”
吴邪坐在会堂首位的桃木椅上,眯着眼睛小憩。张家的人还没到,此时会堂里一片寂静,然而吴邪的心却很乱。
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呢?小哥已经忘了他,那现在在他身边的会是谁呢?他是否该……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让吴邪不禁头乱如麻。每个人总会有无措的时候,在他束手无策、又拥有其他新事物的情况下。旧事重提,往往少不了一番波折。
“张家到!”
吴邪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注视着会堂的门口。
他看到了一个身影出现在那里,带着一份清冷。

评论
热度 ( 3 )

© 松花酿酒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