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三)
“卖冰糖葫芦啦!
张家最热闹的街巷上人头攒动,小摊到处是,仔细一闻还能闻到麦芽糖的香甜气味。那些小店门口都挂满了银红双色的旗帜,喜气洋洋的气氛让人不禁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融入到这种气氛中不可自拔。
“小哥!我要买这个!”一个茶褐色头发的少年在人群中窜来窜去,还不时向跟在后面的穿着黑衣戴着黑色面纱的少年喊几声。“
好。”黑衣少年答应了一声,宠溺的摸了摸那个褐色的脑袋,便向那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走去。
“我要买一个。”“哦!哦!好!”小贩呆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笑容满面的递了一个冰糖葫芦给少年。少年放下铜板,便转身将糖葫芦递给了那个面容稚嫩的褐发少年。
褐发少年满意的吃着糖葫芦,一头长长的及到小腿处的茶色头发还未被束起,看样子还没到及冠之年。他的眼瞳也是茶褐色的,大大的眼睛此时正微眯着,周身干净的气质愣是让旁边经过的女孩看的羡慕无比。
“话说这几天怎么这么热闹啊?”女孩向她身边的同伴问道。
她的同伴吃惊的看着她,说道:“你怎么还不知道啊?过几天就是新族长登基大典啦,听说这届的族长是张家有史以来血统最高最纯净,战斗力最强的族长继承人呢!而且还长得很帅!”
“哦!原来如此啊!那个准族长,好像就叫什么张起灵吧!听说他经常穿一身黑衣,而身旁总是跟着一个褐色头发的男孩子。”
“对啊,也不知道那个男孩子是谁,就知道他的名字叫吴邪,听别人说他的气质很特殊,非常干净,一认就认得出来呢。”等等……褐发,黑衣,气质干净……莫非,莫非就是刚刚那对!女孩突然抬起头来,把旁边的同伴下了一大跳“喂,你干嘛!”
“刚刚……刚刚卖冰糖葫芦的那个人好像就是准族长大人和那个吴邪!”“什么!”同伴一把推开还在呆楞着的女孩,向前方看去,却只瞧到一抹黑色消失在人海之中。
张家巷,是张氏家族领地内最大的街巷。街上商品琳琅满目,什么都有。小巷的尽头直通张家的长议院,是张家首府麒麟城中的重要通道,也是张家最大的秘密武器。它的地下安装了无数的防御系统,只要在控制室中按下按钮,张家巷就会成为无敌的杀人武器,无孔不入。
张家在历史上发动过一次张家巷,那是一次规模巨大的生物入侵。数以万计的外来物种冲向张家的力量核心,但又被张家巷消灭,犹如飞蛾扑火一般,场景残酷的令人发指。
而张家,则是一个很神秘的家族,它蕴含的巨大力量简直不能想象,人们都搞不懂,作为一个家族,它是怎样存活了上千年并一直屹立于世界之巅的。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它高贵的血脉。张家的血脉被称为麒麟血,传自上古神兽麒麟,而月麒麟又是麒麟的变种,但战斗力仍不容小觑。
而此时,张家强大的准族长张起灵摘掉了面纱(这种时候不能引人注意,所以要戴面纱)正一脸慈祥(什么鬼!)的为吴邪做着饭。
“小哥!我饿了!”吴邪半躺在榻上,对着正在厨房里劳作的张起灵喊道。“别急。”张起灵说了一声,吴邪立即乖乖坐好了,等着饭菜的到来。
“来,小心烫。”张起灵将碗端到榻前的桌上,对吴邪说道。
“小哥,我要你喂嘛。”“……………”张起灵坐到了吴邪的旁边,揉了揉他乖顺的脑袋,将盛了饭的勺子放到嘴边吹了吹,递到吴邪的嘴边。
“啊呜”吴邪一口把饭吞下,满意的咂了咂嘴,趁张起灵低头吹凉饭菜的那一瞬间,吴邪抬起眼来细细打量了下这个瓶子。
一对深沉宛如一池墨的眸子,高耸挺拔的鼻梁,一头乌黑仿佛布满了星光的柔顺长发,还有那如冰川般冷冽的气质,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别人的注意。
真是越看越帅呢!但这么一个帅哥还不是被我给抢到了?吴邪越想越开心,不由得哧哧的笑了起来。“笑什么。”正在低头为吴邪吹凉饭菜的张起灵抬起头来,看着吴邪奇怪的问。“没什么,小哥。”吴邪停住了笑,看着张起灵说道。“对了,小哥,你……”吴邪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粗犷豪放的声音打断:“小哥!天真!快点出来看花灯!”庞大的身影突然闯入,拉起吴邪就往外跑去。“欸?!胖子你干啥!我还没吃完饭呢!啊啊你跑慢点……”张起灵眉头一皱,放下碗也跟着走了出去。“云彩!”胖子
一出房门就向旁边的歌馆喊道。“王大哥,来了!”一个女孩从歌馆里走出,笑容满面的对吴邪打招呼:“小邪你也来了啊!”“云彩姐。”吴邪从胖子粗壮的手臂中挣脱出来,对云彩笑了一声说道。
“吴邪。”张起灵走到吴邪的旁边,拉起了他的手。“小哥!我们叫上瞎子也一起去看花灯吧!”
“嗯。”
“呦,哑巴!在这种时候你也敢出现啊!”张起灵敲了敲一家药店的门,门里面探出了一个头,对张起灵痞笑道。
“吴邪叫你去看花灯。”张起灵直接跳过了黑瞎子的疑问,向黑瞎子说道。“小三爷?他在哪儿呢?”“那边。”张起灵向一个方向抬了抬下颚,淡淡的道。
不远处,吴邪正拿着一个小灯笼,兴高采烈地和胖子打打闹闹,不时还往这边看几眼,却正好对上了张起灵此时看向他的柔和的双眼。
“哑巴!眉目传情呐!”黑瞎子一拍张起灵的肩膀,张起灵的眼睛就移开了。眼中的那抹柔情马上又覆盖上了一层冰霜,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
黑瞎子却仿佛没感觉到似的,搂住张起灵的肩膀说道:“你们这些人,老是待不住就跑出来就虐我们这些单身狗,你看胖子,那笑的灿烂的啊!笑得我心痛啊!”说着还捂着胸口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给张起灵看。
“放手。”张起灵一把拍掉了黑瞎子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转身向吴邪走去。
“喂,哑巴,等等我啊!真是的,真不知道小三爷是怎么看上你这个黑面神的。”黑瞎子赶紧追上张起灵,边走边为吴邪“打抱不平”道。
“他是我与这世界的联系。”
张起灵突然说了一句话,让黑瞎子有些措手不及。他有些怔神地看向笑得正开心的吴邪,“是啊………不过,真不知道这种天真能持续多久呢,哑巴你成为族长后………”“我知道。”张起灵打断了黑瞎子的话,“我刚刚说过了。”“………那好,哑巴,瞎子我会好好看着你们的。”
“小哥!瞎子!你们快点,赏灯会要开始了!”“嘿!小三爷,来啦!”
张起灵怔了一下,也向前走去,好像在思考着黑瞎子这句话的意思,片刻后又摇了摇头。
算了,那个人只要依然存在于这个时光中就足够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