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张家领域边界。
“格拉——!”丛林中隐隐的火光出现,凑近一看,竟是一只毕方鸟正兴奋的吐着烈火烧着一只鼹鼠的窝。火光一刻都没有停歇,显然是乐在其中。
突然毕方停下了火焰的喷吐,那双金色的眼睛带着警惕紧盯着丛林深处。“格拉—格拉——!”毕方尖声叫了起来,一下子展开了那对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羽翼,飞到了天空中,刺耳的叫声响彻了整个森林。
“咻——”箭矢离弦而出,直直的向毕方飞去。“格拉——!”毕方鸟仰天长啸了一声,一团烈火就迎面撞上了箭矢并裹住了它。而就在那一刻箭矢竟直直的从火焰里飞出并贯穿了毕方的一只翅膀。“抓到了抓到了!”一个侍卫冲了出来,将毕方关入了一个发着银光的铁笼。“扑腾扑腾———”毕方还不甘的在铁笼里挣扎着,火苗不断的从喙中窜出,那火苗看上去极具攻击力,却伤不了铁笼。
“族长,抓到了,你看这只可好?”一名侍卫上前,恭敬的向一位身着银黑色月麒麟服饰的人问道。张起灵挑了挑眉,锐利的眼神扫过那只毕方,最终停留在它那双金色的眼瞳上。金色眼瞳,血脉极高的毕方,纯净,善良,战斗力在妖兽界能站在金字塔的顶端。
是个很好的契约伙伴。
“这只很好。”张起灵微微抬了抬额,稍稍放软的声音让侍卫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侍卫知道,张起灵对这只毕方的评价已经表明了他的选择。“是,族长。”随即他转过身对其他人说:“这只族长要了,务必看好它。
“是。”
“走吧。”张起灵一转身就消失在了茫茫的林海中,那只毕方停止了挣扎,金灿灿的眼瞅了瞅张起灵消失的地方。身为神兽的毕方,能够感觉到人类的心理变化,而刚刚它就感觉到,那个人类看着它的眼睛时,明明愣了一下,随即就出现了许多奇怪的东西。
那是动物中很少有的。
复杂的情绪。
他在通过它怀念什么?
毕方甩了甩头,它有时总觉得自己身为神兽真麻烦,老是感觉到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毕方懊恼的用翅膀盖住自己的头,打算休息一下。
“诶,这鸟咋突然变的这么安静。”“不知道啊,看着应是累了想睡吧。”“不愧是神兽啊,果然识趣。”
喂老子只是想睡个觉!哪有……哪有………
唉,算了,这次就认栽吧。
抵不过好奇心啊。
———————————————————
张起灵看着他面前的那只毕方,精神有些恍惚。
刚刚他看到它那双澄澈纯净的眼睛时,他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吴邪。吴邪这段时间精神一直很不好,脸色还有些苍白,一整天他几乎一大半时间都在昏睡,额头上还会时常出虚汗,更别说睁开眼睛跟自己说饿了。
浑身都散发着不对劲。
是自己没有保护好他吗?那么,就得让自己变的强大起来啊。
不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张起灵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将手伸到了毕方的面前,气息外放,强大的威慑力让毕方动也不敢动,还是那么盯着张起灵。……奇怪,它怎么一点也不反抗?他收敛了气息,看着它的那双眼睛,想从里面看出什么。
“格拉—格拉——!”毕方突然叫了起来,把张起灵此时翻涌的思绪生生打断。它能感觉到我的心理变化?张起灵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滴了一滴血到毕方的额上,那滴血瞬间化为了一个符文。是血契。
毕方感受到了自己与张起灵之间的联系,却放松了下来。
我去,老子还以为你们要杀我!
可爱(毕方:划掉!)的小毕方不合时宜的爆了个粗口(话说它到底会不会爆粗口),心情却好了起来。这个人类不错。不知怎么的,它突然这么想,它想了解他,想了解他背后的那个人。
一股力量突然涌到它的身体里,把它吓了一跳。这是张起灵的力量,看来通过血契涌到它身体里了。毕方立即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又提升了许多,神性竟也加强了。
那人的血脉里,有熟悉的气息。
它眯了眯眼,算了,反正他以后就是自己的伙伴啦!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风雨同舟?
还行吧。
————————分割线————————
而毕方现在突然感觉这个人很无聊。
一个下午它都跟他待在一个大大的屋子里,还要受到那些人贪婪的目光。贪得无厌的家伙!毕方狠狠的盯着那些贪婪的看着它的人们,把那些人吓了一大跳,目光畏缩了许多。
唉,我好像看到他背后的那个人啊!
此时的张起灵一直在忍受。
在忍受什么呢?毕方传到他身体里的力量。
毕方身为上古神兽,还是火神和木神,力量的影响之大肯定不容小觑。那种仿佛烈火燃烧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无言以对,只能默默忍受。张起灵不耐烦的看着面前的一拨人,手抚了抚肩上毕方柔软的羽毛,冰冷的目光扫过下方,那些人顿时不吭声了,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什么。
哇噻,这个人好厉害,看一眼那群坏蛋就蔫了!毕方眨着闪亮的星星眼看着张起灵,心里暗想,以后一定要好好跟他培养关系!争取做个好伙伴!想完,它就用头蹭了蹭张起灵的脸,脸上柔软的触感让张起灵不得一愣。这小家伙怎么突然变的温顺起来了?
吴邪待在房间里,此时他已经醒了,却没有见到张起灵。今天他不是没公事吗?为什么……不在呢?
马上就要走了,总要做点什么吧?
就只等他回来了。
自己的身体不要紧,他想……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他。之后…便再不留下任何遗憾。
吴邪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摇摇晃晃的走到一个房间里就开始捣鼓起来。
“嘎吱———”,是门打开的声音,张起灵走到屋子里,肩上的毕方鸟原本颓废的眼神突然变得亮晶晶,四处张望,但却没看到任何人。
张起灵快步走到房间里,这时的他想好好静一下心,压下体内燥热的气息。他一进房间,怀里就扑进了一个人。毕方鸟瞪大了眼看着张起灵怀中的那个人,心情尤其复杂。
这就是那个人?
但随即眼睛又亮了起来,哇噻,竟然是个男的!还长得好漂亮哦!他们还抱着呢,啊啊!我要流鼻血了!但幸好毕方的羽毛没来就是红色的,所以根本就没看出来它脸红了。
还真是个腐鸟!
毕方识趣的飞离了张起灵的肩膀,向那个名曰是它的专属房间的超级豪华鸟屋飞去,一进去它的目光就被牢牢的吸引住了,不再在意那两个人。
“怎么了?”张起灵疼惜的看着吴邪苍白的脸蛋,凉凉的触感传来,看着张起灵的眼神,吴邪更下定了决心。吴邪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张起灵,让张起灵身体里的那团火不禁旺了许多。“怎么了?累了?”张起灵拦腰抱起吴邪,向床走去。
将吴邪放下,正准备去洗个澡,却又被吴邪紧紧的抱住。“小哥,我想要…”湿热的气息喷吐在耳边,含着浓浓的情欲与淡淡的清香。“吴邪,别乱说,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好。”张起灵皱了皱眉,奋力压下体内躁动的力量,他刚刚不知怎么想的,“好。”这个字差点就脱口而出。
但他脑中突然又闪过什么,胖子那张含着不明微笑的大脸出现在脑海里。“小哥啊,你看你和天真在一起这么久了,怎么就什么都没做呢?想当一个称职的好老公,首先就得让天真性福嘛你说是不是?”而现在,机会不是来了吗?
眼看着吴邪渐渐出现失望的表情,他欺身压上,俯在吴邪的耳边,轻轻舔䑛他的耳廓。“真想要?”“嗯…!”酥痒的感觉从耳廓传遍全身,让吴邪不由得一颤。张起灵头往下移,啃咬着他精致的锁骨。“嗯……唔……小哥!”不受控制的声音从嘴里发出,把吴邪自己也吓了一跳。“吴邪,给我吧。”吴邪微微低头,正面对上了张起灵那双墨的宛如黑洞般的眼,也就是这双眼,让他深深的陷入其中,不可自拔。
都决定了还有什么反抗的呢?
吴邪微微一叹,手勾上了张起灵的脖子。
躺倒任操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