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二)
“吴姑娘……"汪玄疾额头上青筋迸出,脸上却还保持着微笑,他刚想说点什么,却又被女人清脆霸道又带着无比愤怒的声音打断:“你们杀了我的族人,毁了我们的家园,还想做什么?!你们这是要赶尽杀绝!!”女人清澈的眼睛里跳动着熊熊的恨意与怒火,鲜血一滴一滴的从紧握的拳头滴下。
她的脸色涨红,此刻她眼中闪过的是昔日相依为命的族人们的胸口被利剑穿透的样子,耳中一遍遍回放的是父亲在自己临走前对自己说的那句:“活下去。”
她忍不了了。
“去死!!去死!!我要你为他们偿命!你们该死!该死!!”她的脑海中巨浪翻滚,动作也开始变的疯狂起来,每一招都带着浓浓的杀气。银色光球铺天盖地的向汪玄疾扑去,“吴清月!你还真不知好歹了!”汪玄疾躲闪着那一个个蕴含着庞大力量的光球,每一个光球砸在地上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鸟兽四散逃命,山谷里只剩下了银紫两色在剧烈的对抗着。
咻---一道火光突然射出,直向吴清月而去,她冷哼了一声,素手一挥,一片花瓣也向那道火光飞去,“姓汪的,还记得我跟你说了什么吗?你是打不过我的,赶紧把你的狗命乖乖交上来!”
“真是一个泼妇……”汪玄疾撇了撇嘴,有这么简单吗?
看到汪玄疾依然悠然自得地在那意淫(划掉),吴清月感觉到不对了。
她猛然转过头去,紧盯着那道火光,里面隐隐透出紫色。“啧!”她咬了咬唇,一根银针从袖管里飞了出去,细细的针身在空中划出一道银色的线。
来不及了。
她眼睁睁地看着那片花瓣与火光撞上,随即捂着头表情痛苦地蹲了下来。“早点识相你也不必受到这样的痛苦了是不是?”汪玄疾慢慢地走了过来,微笑着说。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把东西交给你们!”吴清月难耐地抬起头来,睁大了燃烧着怒火与悲愤的凤目,死死的盯着他。汪玄疾看着那双眼睛,慢慢的勾起了唇角。
还真是一样呢……这就是黑暗前的最后一道光啊。
汪玄疾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他走上前,苍白的手指挑起了她削瘦的下巴,“那也足够把你抓回去了。”
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被鲜血染红的精灵是什么样子了。
“滚!”吴清月把头一甩,想要脱离汪玄疾的控制。但汪玄疾的手指仿佛有巨大的力量一般,紧紧箍住了她的下巴。“你难道不知道,你长的有多吸引人吗?”调戏的话语说出,汪玄疾戏谑的眼神看向了吴清月苍白的脸庞。“你想干什么!”吴清月神色变得慌张起来,大力挣扎着。“你是知道的。”
不!不可以!
吴清月的眼神开始变得疯狂起来,在她的眼中汪玄疾仿佛已经被碎尸万段。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那么,同归于尽吧。
她身上突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生生的将汪玄疾逼退。“嘭!”汪玄疾被狠狠的撞到了一棵粗大的树干上,“喀嚓---”的一声,树干竟然被他撞断了,倒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
“噗!”汪玄疾吐出了一口血来,他来不及擦嘴角就抬起头震惊地看着天空中散发着光芒的吴清月,她背后天空中厚厚的云层缓缓退去,一轮柔和的圆月出现在天空之上。
吴清月突然睁开了刚刚一直微眯的双眼,原来茶褐色的眼瞳此时却变成了一片银白色,看上去格外妖冶。
她缓缓上升到月亮正中央,任由柔和的月光将她洗礼。
这才是真正的月的精灵。
“去死吧。”一道细小的银光射出,轻飘飘的向汪玄疾飞去,汪玄疾想起身逃走,去发现自己丝毫不能动弹。“啊--------!!”银光射进了汪玄疾的身体,他在一声惨叫中化成一道白烟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只留下地面上的一个深坑。
月光依然流淌着,吴清月的眼里却只剩下了浓浓的不舍与怀念。
她知道她要做什么。
一团光球从她腹中缓缓飞出,闪着柔和的光。一丝丝月光融进了光球中,它越变越大,最后竟然化作了一个婴儿,落进了吴清月的怀中。吴清月轻轻的抱着这个婴儿,他很安静,棕色的发柔柔的覆在头皮上,浓密的睫毛宛如一把蒲扇一般扑闪着。
真像我呢。
吴清月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角却渐渐溢出了水花。泪顺着脸庞滴落而下,在月光的照映下显得晶亮无比。
对不起。
她将额头抵在婴儿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吻他的鼻尖,婴儿仍在酣睡着。
没有时间了……她咬了咬银牙,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东西,轻轻的将它放在了婴儿的胸口上。银光从她的身体倾泻而出,向那个东西涌去。东西一点一点的融进了婴儿的身体,不见了踪影而此时婴儿的额头上也出现了莲花似的纹路,纹路在婴儿额头上发着萤光。吴清月手一抹,那个纹路便消失了。
永别了。
吴清月的身体化成了漫天的花瓣,托着婴儿缓缓落在了地面上。一块玉牌也落在了婴儿的身边,上面“吴清月”三个红字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两个金色的字:“吴邪”。
过了半晌,森林深处发出了几声微响,几个人落在了婴儿的身边。一个人俯身将婴儿抱起,对后面的人说道:“赶紧走,没时间了!”就消失在了森林中。另一个人弯下腰将那枚玉牌捡起,紧紧的握在了手中,也闪身离去。夜风撩起了他的衣摆,一个玉坠随之出现,上面刻的是一个大字:“张”。
地底深处。
“汪玄疾死了。”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恩,我知道了。”一个坐在椅子上的人淡淡的答道。他缓缓摩挲着手中的串珠,脸上勾起了一抹笑容。
没事,死了就死了,反正那东西,迟早会是我的。
是我的!

评论
热度 ( 11 )

© 松花酿酒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