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瓶邪】番外 指温·上


草精瓶*花精邪
(1)
吴邪是一朵生长在池塘里的睡莲。
他的名字是他原来的主人帮他取的:睡莲的花语是纯洁无暇、不谙世事、纤尘不染。
所以说,那不就是天真无邪吗?
但吴邪倒也是足够天真无邪,因此他就得到了吴邪这个好听的名字。
吴邪还知道岸边的那株麒麟草名叫张起灵。
听另一个从大户人家移植过来的睡莲说,麒麟草血统很高贵,因为它是从地球的另一边引到中国来的。
管他呢,反正还不是一样长在这个小地方。
而且,每次叫他他都不应………
“张小哥,你为啥每次都不说话啊,哥们几个玩玩呗?”那个被称为胖子的青蛙从池塘里跳到岸上,挺着个大肚子呱呱的叫了几声,小眼珠滴溜滴溜的转。
虽然每次张起灵都没有理他,但胖子百玩不厌,并且完全没有被他的态度所影响。
最后的最后,他终于张开了他那张金口:“我在修炼。”
哇!修炼!听起来就好高大上的样子。
“张小哥你要成精啊?”胖子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了,顺便舌头一伸勾了个小虫子满足的吃了下去。
“嗯。”
“诶,胖子,你还记得小花吗?”吴邪摇了摇身子,把莲瓣上的露珠抖落下去。
“当然记得,你是说那棵海棠?”
“是的,他当初修炼成精了就说要去找什么人,已经好久没见了呢。”
“要不我们三个做个约定吧!”
“什么约定?”
“在这百年里修炼成精,然后一起去人间闯一闯!”
“好啊!小哥你怎么看?”
“………嗯。”
“小哥同意了?那就这么约好了!敢违反胖子我就让你没好果子吃!”
“那现在就开始吧!”胖子激动的乱蹦,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去人间耍耍了。
“等…等到晚上吧…我想睡觉……”吴邪火一灭就没精神了,莲瓣渐渐合拢,到最后,只听到了他悠长的呼吸声。
“欸…小哥你看这小子,说睡就睡……”胖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正想找张起灵打打趣儿,却没想到收到了某人的无视。
“你…你们俩……!”胖子站在两人中间,感到了一种意外的尴尬。“这什么气氛啊…弄的胖爷我都快变回蝌蚪了…”胖子嘟囔着,跳着离开了岸边。
“去找云彩妹子去…”
“小哥…?胖子走了,你有什么事吗?”吴邪的莲瓣缓缓张开了点,透着缝看着张起灵。
“吴邪……”张起灵也将目光投到吴邪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许久发出了一声细不可闻的叹息。
“没什么。你睡吧。”
“哦。”吴邪也懒得再追问,合拢莲瓣后终于陷入了沉睡之中。
“其实…我已经快成精了啊。”
微风中,不知是一句谁的呢喃,带着丝丝清凉,洒在这夏日的阳光之下。
(2)
“小哥!天真!”胖子咕咕呱呱地跳了过来,在看到他们两个时,颤颤巍巍的举起他那只有四个趾的掌。
“你…你们两个……”
“嗯?胖子你来啦?”吴邪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笑眯眯的看着胖子。
是的,他现在已经现出了虚像,在修炼个十年,他就能凝出实体了。
只是可惜,他还不能到岸上去。
“你们刚刚在干啥?”
“修炼啊。”
“修炼个屁!哪有植物修炼像你们这样的!看看这小眼睛!温柔的都快融成水了!”
“呃……”
吴邪挠挠头,尴尬的笑了笑,张起灵看着吴邪,眼中的确像胖子说的一样—坚固的冰已经熔成了温柔的水,融成一条小溪涓涓的流淌。
“吴邪。”
“怎么了小哥?”
月光下,两人中间隔了一条小溪,粼粼的波光映着站在莲花上吴邪的虚影,显得格外飘渺。
没有一点现实感。
“我要走了。”
“…小哥,你竟然也会开玩笑啊…”
“我没骗你。”
吴邪怔怔地看着他。
这么多年,他们之间说没有一点感情,是假的。说发展到了那种地步,也是假的。土地和溪流,是隔着他们的最后一道薄膜。
或许,努力修炼只为一朝能触碰到对方,真真实实的,感受到的温暖。
“吴邪…我想碰到你。”
“但是我等不了十年…我必须要去完成一件事情。”
“很重要的事情?”
“是。”
吴邪沉默了,半晌,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朝着张起灵。张起灵愣了愣,同样伸出自己的手,两人的手在虚空里仿佛握在了一起。
“你走吧,我会在这等你的。”
劲风刮过,眼前的那株草不见了,代替的是已经拥有实体的张起灵。
“吴邪,别哭。”
张起灵走到岸边,蹲了下来,触碰着莲瓣,手指一勾接住了从莲瓣上滚落下来的水珠。
“老子才没哭!你把我当什么了!”吴邪透明的身体趴在张起灵身上,恶狠狠地想掐他脖子。然而张起灵感觉到的还是一团空气,他无奈的勾了勾唇。
“吴邪,别闹。”
张起灵好笑的看着摆着一副臭脸瞪着他的吴邪,手抚上了他的脸颊,似乎是想揉开他紧皱的眉头,那里有一个清晰的莲花印记。
“小哥,我也想碰到你。”
吴邪看着那只手就这么穿过了自己,终于低下头弱弱的说道。
他是不懂。
他不懂张起灵要去做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这几十年的时间到底换来了什么。
就是要变成人,然后碰到对方对吧?
那之后呢?
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发展成什么样?
“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大概…就是人世间所谓的红尘吧。
渡红尘,也是渡了自己。
于此,方能入世。
“小哥,你把这个拿去。”
张起灵从莲心里拾起一枚莲子,仿若凝脂般细腻的触感让张起灵不禁多摩挲了几下,然后握在掌心里。
“十年后,我去找你。用这个,”吴邪摊开了他的手掌心,是一枚一模一样的莲子“这样,我就能找到你了。”
“好。”
星河高悬在苍穹之上。流淌。
满天繁星点缀在其中,如瀑布般倾泻下来,像他那柔顺的黑发,其中掺杂着星光。
那样遥不可及。
(3)
吴邪忧桑(划掉)惆怅(划掉)地蹲在莲心里手指划着水,荡起一圈圈涟漪。
“小天真啊再这样下去你都快变成望夫石了。”胖子现在是半人半蛙的状态,脚趾间还有蹼。像胖子一样动物类的化形总还是要经过一番考验的,像审美那些什么的…
而胖子就是一项“很”不成功的例子。
“你本来就很胖你难道还妄想化成瘦子?想太多还是得臆想症了?”
“小天真你越来越毒舌了!说好的纯洁无暇、不谙世事、纤尘不染呢!”
“你以为睡觉就是纯洁无暇、不谙世事、纤尘不染了?切,看看你这就叫肤浅。”
一条蛇盘上了胖子的肥腿,嘶嘶地吐着蛇信。
“诶!黑爷你干嘛呢!我不过就说下小天真嘛你怎么就有意见了呢!”
蛇开口了:“他这不叫毒舌…叫蛇精。”
“咳咳咳咳咳咳………”
“青蛙也会被呛着?”
“你给我闭嘴!”
黑瞎子,水蛇。虽听他说是为了疗伤才来的,但那一张嘴无论什么时候都没停过,更重要的是他的眼睛好像看不见,但却每次都能很准确的缠住水中的小鱼,活生生的将它绞死。
哦忘说了,他已经化成了形。
“我住在京都。”
黑瞎子化成人形坐在岸边很幼稚的玩水,还故意把水泼在吴邪和胖子身上。
胖子倒不怕水,反而是吴邪……
“啊啊水太多了我会倒的啊!快把水弄掉啊啊!”
“黑瞎子你干什么!”胖子一把抓住吴邪抖了抖,直到把他积的水全都倒掉才罢休。
身为莲花的吴邪,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尝到了原形时被人抓着摇晃想吐的感觉。
可他吐不了啊这才是最关键的地方!
他有啥东西可吐呢?
吐莲子?
你妈逗我。
“黑瞎子我告诉你等我化成形了第一个揍的就是你!”吴邪咬牙切齿的看着黑瞎子,恨不得上去踹他两脚再把他扔沙漠里去。
“吴邪你天真到一种境界了!还有五年时间我还找不到地方躲?再说…”黑瞎子一把掐住莲花的花茎:“我现在一扭断你的花茎你的修为就没了。这样你就揍不了我了是不是?”
黑瞎子笑的一脸欠揍。
“把你的脏手拿开!”吴邪失声道,万一他的花茎被扭断了那真是九十五年的修为白费了,那这样…就啥都没了。
“好啦好啦开玩笑的…你咋就这么天真呢,化形后在人世间呆不下去啊!”
“你教我。”
“哎哟不错!瞎子我就喜欢收植物类的徒弟!”
你对植物的执着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4)
“小天真,我们明天就可以走了吧?”
“嗯,当然。”
吴邪把腿伸到水里,静静感受着水的宁静。
十年,在人世间算不算久呢?
他的事情做好了吗?
我…到底该到哪里去找他?
“小天真啊…你为什么要去人世?”
“去找人。为了一个约定。”
“谁啊?你说一下或许瞎子我还听过呢。”
“张起灵。”
下一秒吴邪就看到黑瞎子吃惊地跳了起来。
“妈呀,哑巴张!”
“你认识?”吴邪看着黑瞎子略有点慌乱的表情。“咳咳…他可是个大人物啊。”
然而黑瞎子此时的内心是这样的:啊啊啊啊他竟然就是哑巴张说的那朵莲花!不对万一他向哑巴张告我状怎么办!那就只能躺倒任他们砍了………
“天真啊…你说瞎子我对你怎么样啊?”黑瞎子脸上表情变化快的连吴邪都抓不住。
“啊…挺好的啊。”
才怪!
吴邪内心狠狠地把黑瞎子骂了一通,从祖宗十八代骂到自己都觉得他体无完肤为止。
只差扎小人诅咒了,哼哼回去就试试看。
“呼………”黑瞎子松了一口气,却没有看到吴邪眼底的那一抹阴险。
别忘了,吴邪才没有那么天真。
黑瞎子,捂着脖子等死吧你。
hhhhhhh
黑瞎子还在那里自顾自的恐惧就突然全身抖了一下,脸色更加发青了。
我怎么感觉脊背发凉…对,肯定又有人在咒我,嗯,没错。
黑瞎子转过身,盯着还在那里想着怎样整黑瞎子的吴邪。
啧啧,真是,虎与狼共处一室心口不一啊。
勾搭云彩没成功想过来寻求安慰的胖子看到此景,光滑的额头上也流下了一滴豆大的汗珠。
(呸,胖爷我才不是被吓的!我是被热的!)
“咳咳,今天天气真热啊。”胖子抹了抹刚刚出的冷汗,隐藏着嘴角的抽搐道。
“是啊,真热啊。”
也只有你一个人是热的。
这个夜晚无风无月星河灿烂。我,王月半,一只百年青蛙精,就这么败在了一只莲花精和一只水蛇精的淫威之下。
老子不服啊!
这边胖子还在哀叹自己的懦弱,那边两个就自动解除了黑化状态。
“瞎子,明天就拜托你带路了。”
“没事,交给黑爷我,包你满意!”
不满意也别告状。
(5)
“哎哟妹子过来让胖爷抱抱!”
到处是浓烈的胭脂的味道,以及一种令人作呕的肉欲气息。吴邪一头黑线地看着左拥右抱花团锦簇的胖子,紧接着,那充满杀气的眼神又转向了黑瞎子。
“这就是你说的一定要去的地方?”
万花楼是什么鬼!一看就知道是个**的地方啊!
“哎哟小天真啊,你师傅我带你出来就是为了让你见见世面顺顺享享福嘛,你看胖兄玩的多尽兴啊!”黑瞎子一把搂住吴邪的肩头,嘴里喷着酒气熏的吴邪直皱眉:“你喝醉了。”
“才没呢…嗝!黑爷我酒量大的很~嗝!”
“我带你回客栈去。”
“不…不要~我要我的小花花带我回去…我就要我的小花花…嗝!”
“小花花…?解雨臣?”
“解雨臣啊…多好听的名字啊……但小花花更好听~嗝!他就是我的小花花~谁也不能抢走我的小花花~嗝!”
这家伙疯了。
“胖子!闪人了。”
吴邪把黑瞎子的手搭在肩上,另一只手扶住他的腰试着提他起来,摇晃了几下却还是失败了,甚至还差点坐到黑瞎子的身上将他压死。
压死就好了。吴邪这样想。
“小妹妹们~哥哥明天再来~等我哟~”
“哥哥慢走啊~!”
胖子一脸满足的提起了黑瞎子扛在肩上,丝毫不理会黑瞎子被顶的颤抖的胃。
妈的我要吐了………
紧接着“哇”的一声。
黑瞎子吐了胖子一身。
“哇啊啊啊啊黑瞎子!!!”
胖子的惨叫响彻了整个京城,直到一百年后,垂垂老矣的百姓们还经常说起这件事,说起那一天让他们的耳朵差点被震聋的那件事。
啧,祸害遗千年啊。
“呸!这什么鬼味道!怎么还留在胖爷身上!”胖子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街上,感觉到周围的人异样的目光时,终于是抬起自己的胳膊肘子到处闻了闻。
“这是你自己身上的味道吧…你多久没洗澡了?”吴邪嫌弃的扭了扭头,他本身就有洁癖,头发和身上的衣服是必须要打理的服服帖帖的,身上还更不能有异味,不然他会忍不住的想杀了自己。
“天真呐你这洁癖可真是让胖爷难堪!胖爷我可是个弄艺术的文艺好青蛙!做艺术不拘小节是正常的!”胖子撇了撇嘴,身为青蛙的他以前在水里和岸上随便往来,身上脏了,跳进水里游一下就马上干净了,那还要像现在麻烦,进水里还得脱个衣服。
胖子正唾沫横飞的吐槽着,一不留神就撞到了人。
“哪个不长眼的撞胖爷啊!嘶!还真疼!”胖子揉了揉胳膊,龇牙咧嘴的还真有点很疼的样子。
一旁围观的群众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吴邪隐隐感觉眉心一跳。
“这不是霍家的人吗?…那轿子上的是霍家大少爷吧,这胖子还真不怕死…”
“谁在前面挡路?”
轿子上金线纺的精致帘子被掀开,一个人摇着把羽毛扇走了下来。
“少爷,这个胖子不知死活来挡您的路还撞了我们的人,如何处置?”
霍家大少爷摇了摇扇子,眼中闪过一道狠戾的光。
见到这道光,旁观的人都叹了叹气,更有甚者还直接捂住了孩子的眼睛。
不要看。
看了就是一辈子的噩梦。
“看他身上肥肉这么多,一刀一刀割下来一定很有趣。你们自己看着办吧,玩好了再来叫我。”
“是。”
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两个家丁上去一边一个就挟着了胖子,无奈胖子一身神膘一甩就挣脱了他们。
“天真,这些人不是善人!先走为妙!”胖子一撞将挟着吴邪的两个人撞开,拉起他就向客栈跑去。
“为何要回去?”
“去找黑瞎子!他在这的地位不小,或许还能震慑住那些鬼家伙!”
吴邪猛地挣脱了他的手。
“天真?!”
“可万一不行呢?”
岂不是连黑瞎子也要受连累?!
“我们换地方躲!”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