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二十一)
这场雨下了很久,整整下了一个星期。
吴邪本来计划好的去探访张家,也直接被否决了。胖子还很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吴邪冷着一张脸面对着所有人——也包括他的父亲。而那种气势是胖子从未见过的,这种身为一族之长的气势,冷得让胖子也感到恐惧。
但他却从吴一穷的眼里看到了一丝释然与欣慰。
也不是像胖子刚来吴家那一天看到的装腔作势,这次,吴邪是真怒了。唉…又谁让小哥失忆了呢?但天真的情绪恢复的速度之快让他很惊讶,短短二天就恢复了原状,只是眼中的冰冷仍然存在着。
看来是要长大了。胖子听着窗外轰隆隆的雷声,抬头看着面前房间无尽的黑暗,摇摇头叹了口气,任由自己沉没在黑暗中。
“啧,这该死的雨!”一摞一摞的资料与报告堆在书案上,简直要堆成了一座小山,让人不由得感到心烦意乱,更何况还有外面毫无节奏感可言的雨点声以及那时不时在房间里闪一下的雷电的光使人心情抑郁。吴大族长坐在檀香雕花木椅上脸色冰冷:“我都没抱怨你抱怨什么?”王盟被吓了一跳,赶忙低声道:“不是,我是看少爷您这几天一直坐在房间里处理事情没出去,所以才这么说的。”
“没必要出去。”吴邪没好气地说。前几天的那场会议,简直是让他心力交瘁,但他也讲不上自己的这种变化,脑子好像转的更快了似的,情绪也变得冷静了下来。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呢?真的要变了吗?
如果自己现在出去的话,肯定会受到很多评论。但大多…可能都是所谓的舆论,毕竟下雨天的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可不是什么好事。那天是因为小哥而失控了,但现在想起来,当时的这种反应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
那些啥的冷酷无情,性情大变……
胡说八道。
“那群长老才是过分,竟然不把您放在眼里。”王盟像是看懂了吴邪在想什么,嘀咕道:“谁是族长他们还不清楚吗?逃过了一次灭族大劫就把自己当成神了?明明就是好运罢了!”“……………”这家伙是真把自己当成吴家人了。吴邪默了默,眼中闪过一道利光。
“王盟,你多少岁了?”“啊?”王盟愣了一下,显然也是没有想到吴邪会问这种无趣的问题,但他还是回答道:“我十六岁。”“那我呢?”“您………”王盟思考了一下,“过了年后不久就十五了。”“对啊,我还没到十五呢。”吴邪长叹了一声就趴在桌子上,这种孩子气的动作却让王盟的眼中掠过一丝柔和。
“少爷,您才十四岁,”给吴邪披上了一件衣服,王盟柔声道,“您不需要这么累。”“不,不是。”吴邪闷声道,“小花他都比我小,他却能掌控解家,我不服。”不服啊。王盟无奈的笑了笑,内心果然还是个小孩子。“解当家幼年丧父,母亲也没啥能力,自然也是早当家,但是早又听闻解当家身边一直跟着个人,帮他办了很多事,两人交情很深。”“是谁啊?”“好像叫什么……黑瞎子?呵,真古怪的名字。”
我刚听到了什么?
黑瞎子!
小花和瞎子很熟吗?那么这几天他们肯定碰过面啊!那…他们为什么不跟我说呢?“黑瞎子不是少爷您的师父吗?他咋跟花爷有关系了呢?”王盟仿佛想到了什么问道。“我什么时候把那家伙当做师父了……!还有这问题不应该是我问你吗?…”
“嘭!”话还未落,房门突然被撞开,黑瞎子从天而降。
……然而趴在地上才是他出场的作风。
“嗨!”当那张欠揍的脸缓缓抬起来时,吴邪忍住了一脚踢上去的冲动,看了他一眼就“微笑”着拿起一支毛笔,走到书桌前拿起一张画纸端详了一会儿,便走了过来。那副样子不禁让黑瞎子心里咯噔了一下,脑中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王盟,把黑爷绑到那边那边那张椅子上去。”吴大族长潇洒的一挥手,某瞎子瞬间懵逼。“黑爷,冒犯了。”王盟拼命的忍住笑,却毫不留情的将黑瞎子丢到椅子上。“哎哟小萌萌你给爷轻点!”王盟被黑瞎子这一口荤话涨的满脸通红,更不留情的拿了根绳子一勒就退了下去。
拜托,小爷还未成年!
成天风花雪月的好意思吗你?!
就知道你不教好!
黑瞎子被王盟恶狠狠的眼神瞪的有些不知所以,因为他现在正一脸惊恐的看着一手拿着一张画一手拿着毛笔还在自己身上比划的自家徒弟。
“徒,徒儿啊,师父警告你不要乱来啊QWQ……”拼命扭动着身体想挣脱束缚的黑瞎子发现此举根本就是徒劳,牙一咬就强撑着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哎哟我好怕怕哦!
吴邪用鄙夷的眼神看着黑瞎子,嘭的一声将两张画拍在他面前:“说吧,乌龟和青蛙你要哪个?”“乌龟?青蛙?徒弟啊你是要玩啥play啊?”“……………”
妈的黑瞎子你给小爷去死吧!
“喂喂黑爷,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听过没啊?”一边的王盟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好心提醒道。
“坦白?坦白啥?我是不会把我前几天晚上的事说出去的!”“……………”
黑瞎子你为了黑线还真是拼了。
“乌龟还是坦白?!”“…我啥都招!”
丫的我不认识这人!
“咳咳,你们好好听着哈,其实这样的………”
两个小时后。
“那时的花儿爷唱戏唱的可好啦吧啦吧啦吧啦………”
四个小时后。
“你们猜我怎么着?我出了一个机智的计谋!结果我们就反败为胜啦!我跟你们讲啊吧啦吧啦吧啦………”
“说重点啊!!”剑锋划破空气的声音响起,锋利的剑刃刚好离黑瞎子的脖颈只有一厘米的距离,仿佛马上就要刺破血管。
“徒弟你干嘛呢,”黑瞎子眉头一皱,接着空气微动,“咣”的一声剑锋就被弹到了一边“为师的光荣事迹还没讲完呢。”“我才不想听你的光荣事迹,现在我只想问你一件事。”
“?”
“你愿不愿意帮我?”
黑瞎子一愣,随即痞笑道:“徒弟你也太小看为师了,你的事为师怎么能不帮呢?”说完还抛了个媚眼过去。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吴邪突然认真起来,认真中还带着几分严肃,似乎是在警告黑瞎子不要跟他开玩笑。
然而黑瞎子还是笑的一点都不正经,他用一种很随意的语气说道:“杀鸡儆猴。”吴邪气息一滞还想再问详细一点,却被冲进来的一道粉色身影硬生生的止住了动作。“瞎子,这是被人调戏了?”解雨臣唇角含笑,戏谑的看着眼前被五花大绑的某人。
“那就请花儿爷帮我讨回公道咯?”黑瞎子贱贱的笑容不禁让吴邪一阵恶寒。“咦,小邪你也在啊。”解雨臣柔和的笑了笑,脸上的惊讶也不知是真是假。
“我把这家伙带走了哈,不介意吧?”解雨臣狭长的凤眼眯了眯,纤白的手拎上了黑瞎子的衣领。“……”“当然不!”吴邪还没开口,就被王盟抢着答了。
“谢了。”解雨臣手一提竟就将黑瞎子提了起来,那场景看的吴邪都微微乍舌。
“小三爷,记住瞎子跟你说的话啊,”黑瞎子身子悬在半空中,却还是一样的不紧不慢“世态炎凉,别太善良。”解雨臣回头看了一眼吴邪,那眼里尽是吴邪看不懂的情绪,但很快他就把视线移开了,一拳头挥在了黑瞎子的头上。“别在这乱胡诌,小邪还需要你唠嗑?夏虫不语冰听过吗?”
“花儿爷你这就不厚道了,瞎子可是小三爷的师父呢!”
“管你师父不师父的,反正教坏了小邪有你好看的。”
“行行行,啥都听花儿爷的。“
“……花儿爷,瞎子想吐,你把瞎子放下来好不?”“…………”
直到两人出了自己的视线,吴邪才回过神来。
世态炎凉,别太善良?他是怕自己太善良吗?
那我到底要做个什么样的人?
吴邪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心脏砰砰跳的厉害。
夏虫不语冰。夏虫是谁?冰又是什么?
“少爷!外面下雪了!”王盟看着窗外飘飘扬扬的雪花惊喜的道。
“多穿点衣服,还有,加点炭到炉子里。”
“知道嘞!”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