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三十一)
“哇啊啊啊啊怎么这么多老鼠!”
“你别动啊不然胖爷我抓不到!”
“你以为我想动啊!”
吴邪一脸鄙视的盯着胖子,眼里满是不耐烦:“说好的一盏茶搞定呢?!”
胖子一手拿扫帚,一手拿木桶,挺着个大肚腩道:“茶要慢慢喝!”
“可我都喝完一壶了但它却还在我床上!”
“你把它老公怼死了它当然要你来陪床啊!”胖子指了指床底下那只死老鼠:“你难道能否认这公老鼠不是你刚刚睡醒起来小解一脚踩死的吗?!”
“我…!我也是为民除害!再说了现在是谁抓不到老鼠怪我啊!要陪你去陪!咱俩交换个房间你不就可以跟这只美若天仙的母老鼠同床异梦了吗?!”吴邪打开门一扫帚把那只死老鼠扫到门外,然后“砰”地一下关上了门。
“老子没这个精力!”胖子“呸”了一声,看着正在往外流的老鼠的血,“真他妈晦气!”
“一只母老鼠都弄不死,你们从小长大做什么吃的?”解雨臣打开门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他本来想给吴邪药后好好去睡一觉的,却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快就醒了,还一脚踩死了一只公老鼠,再然后又把这个分贝高到不行的胖子拉来当“救兵”。
一群不靠谱的!
“我们吴家没老鼠…”
“云彩在家里种了防老鼠的植物…”
看着眼前这两人,他真的想上前每人一个巴掌。
“扫帚给我。”他没好气地道。
“看好了。”
解雨臣一扫帚抡了下去,直接拍中了那只母老鼠。喷涌而出的鲜血染红了床褥,顺着一条条的褶皱滑下滴落在地,开出一朵朵血花。
“看,多简单。“
………
我日老子的床!
吴邪默默的哀嚎。
“你把我的床弄脏了我今晚睡哪儿?!”
“跟别人睡呗?”
“跟你?!”
“想的美!”
解雨臣一脚踢开门,走了出去:“小邪,你最好要做好今晚睡地板的准备。放心,今晚气温不低,你不会感冒的。”
“滚!”
解雨臣装作不经意的往楼道尽头一瞥,然后动了动鼻子——“哟,回来了呢。”
小邪,把握好机会啊。
“怎么回事?”
张起灵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脸色平淡看不出什么情绪。
“这…这个…是番茄汁啦…”胖子胡诌了几句,圆盘似的脸上流下了一滴豆大的汗珠。
“小哥,有老鼠。”吴邪二话不说直接招了,顺便还把过程也给说了出来。
吴邪你他妈…!不知道小哥有洁癖吗…!
胖子急的牙痒痒,浑然不知吴邪已经绞紧的双手。
吴邪现在,又何尝不是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他自然是知道小哥有洁癖的,但是他认为还是说实话比较好。
“小哥,现在我没床睡了,你…总不能让我睡地板吧?”吴邪尴尬地笑了笑,这几天他老是失眠,脑子里全是张起灵到吴家那段时间的记忆,还有一些零零碎碎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记忆。只是莫名的有种熟悉的感觉,而且越接近长白山那份熟悉感就越来越强。
他的直觉告诉他,接近张起灵会使这种情况改善,但就是太尴尬,虽然他们两人也不算是陌生人,但是失忆后他们之间的隔阂还是存在的。
“天真,想跟小哥睡就直说嘛!”胖子一下子就懂了,小眼睛滴溜滴溜地转。
“睡个鬼!”吴邪破口大骂,撸起袖子就打算揍胖子几拳,暴露在空气里的耳尖因为羞躁而变得通红。
“可以。”
张起灵冷不丁的出了声,两人顿时愣了,胖子最先反应过来,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哈我就说嘛小哥就算失忆了又怎么可能唔唔唔……!”
吴邪一把捂住胖子的嘴,在他耳边道:“收住!别说漏嘴了!”
“嗯嗯嗯!!”胖子狂点头,待吴邪拿开手后一巴掌拍在吴邪背上:“哎呀天真害羞个啥嘛!还把胖爷的嘴捂这么紧!胖爷都快喘不过气了!”
“谁害羞了!嘴巴放干净点!”吴邪没好气地道,“小哥,今晚麻烦了。”
“嗯。”张起灵闷闷地道,然后起身出了门。
“你去哪儿?”吴邪也站起身,走到张起灵身后道。
“找你三叔。”
“我也去。”
张起灵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欸!你俩走了我咋办!”胖子忙不迭地道。
“一起跟着来呗!”吴邪招了招手,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木地板上“咚咚咚”地几声响,门“咔嚓”地一声关上了,带起一阵风。
房间里的烛火摇晃了几下,然后慢慢的湮灭在黑暗中。
“说吧,你们找我什么事?”吴三省坐在木椅上翘着个二郎腿,看着眼前正襟危坐的三个人。
张起灵斟酌了一下语句,用最简洁的话把大金牙说的告诉了吴三省。
“…就是这样。”
“按照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来看,这个小镇,应该是一个八卦阵,只是镇民们不知道罢了。”吴三省说道,端起香茗淡淡地抿了一口。
“小巷为阵眼?”吴邪问道。
“对。”
“禁婆为阵辅?”
“嗯。”
“那群人变成了禁婆?”
“……”
“你去问他们啊老子哪知道!”吴三省翘着胡子气冲冲地道。
“那这个阵会给我们带来影响吗?”胖子一看就明白这叔侄俩又要吵起来了,赶紧转移了话题。
“会。”张起灵默默地道。“有了这阵我们就出不了这村。这阵控制着镇上以及方圆十里的风水,而且只对外人有用。”
“哦…那有点麻烦了呢。”吴三省嘿嘿地笑道,“不过,老子喜欢!”
“明早咱们一起去看看这阵,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个鬼东西让我们出不了镇!”吴三省霍地一下站起来,布满胡茬的糙脸上一对小眼睛闪闪发光。
“……噢。”
“你们这啥反应啊!这一代的年轻人就一点激情都没有吗!”
“三叔这还没到长白山呢你激动啥…”
………
“唉,我三叔疯了。”吴邪扶了扶额,开口试图缓解尴尬。
可不是嘛…这一会儿就到晚上了,到时又该同床共枕…枕…MMP!
小哥你倒是说句话啊我好尬啊!
吴邪盘腿坐在床上,看着张起灵摆弄那个香炉,看着看着就不禁看呆了。
好久…没见到他这么专注的时候了。
“吴邪?”张起灵看吴邪一直盯着他看,眼神灼热的可以烧死人,不由得疑惑的唤道。
“啊?啊!”吴邪收回了眼神,干笑了几声,手不自觉的扯着被褥:“抱歉,我刚刚发呆了。”
“早点睡。”张起灵嘱咐了一声,转过身继续摆弄那个香炉。
“你也是,早点睡。”吴邪没说什么,直接脱了外衣钻进被窝里,阖上双眼,然而他却睡不着。
房间里安静的很。
静的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一起一伏,然后又重叠在了一起,仿佛融为一体。
吴邪紧张的有点不敢呼吸,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呼吸,两人的呼吸声重叠,他根本分不清哪个是自己的。
僵着僵着,他突然感到床的另一头微微的凹了下去———于是他的身体更僵了。
耳边是那人的呼吸声,以及喷出来的湿热的气息。只是没有从腰上环过来的手,两人只是背对背,互相蜷缩在床的两头。
吴邪意识正迷糊着,头上蓦地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奶奶的这家伙竟然偷偷摸老子的头!
吴邪感觉到自己的发丝被东扯一下西扯一下,而且好似还被那人一圈一圈的缠绕在了手指上,导致他头皮被扯的有点痛。
他刚想蹦起来发作,头顶上却传来了一声轻叹,然后他的发丝被放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放在他背上轻拍的沁凉的手掌。
“吴邪,晚安。”
“晚安。”
他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答道。
“算了,今晚就放过你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