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十七
我的手上有一缠缠的红线,它的尽头,只是一团迷雾。但我却打心底的希望,那团迷雾之中,有你的身影。
“真狼狈啊。”
齐羽隐在大殿一旁的黑暗中,眼神直直的越过吴邪望着地上躺着的张起灵,带着一丝微微的心疼和不着调的疯狂。
“小哥!小哥!醒醒!”
在偌大的大殿里不断回响的声音将齐羽的思路打断,他眼神微移,皱着眉看着在一旁焦急呼唤着张起灵的吴邪和胖子两人,脸上顿时显出不耐烦的神情。
这两人真是麻烦,如果他们不在自己早就可以把起灵带回张家了,偏偏却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难道自己还来的不够快?
齐羽揉了揉眉心,现在不早了,这地方晚上不太安全,还是早点带回去省事。他慢慢走了出来,却正好看见了张起灵此时睁开的眼睛。
那双平时波澜不惊甚至对自己带着许些厌恶的眼睛里此时却是承载了无尽的黑夜,带着迷茫与痛苦,从未见过这样的张起灵的齐羽不由得一震,呆呆地立在那儿,看着张起灵的眼睛又缓缓闭上。
“齐羽?!”一声低喝顿时让他的思绪得以恢复,吴邪抱着张起灵警惕的看着他,还带着些惊讶与诧异。
“你好啊,吴族长。”齐羽微微一笑,那张与吴邪有几分相似的脸庞整个向外溢着温暖,但在吴邪的眼里却寒冷如冰。
吴族长三个字,像三块大石压在吴邪的心底。
他是怎么知道的?
吴邪一皱眉,看了看齐羽身上的装束,齐羽还穿着张家外族人穿的白色衣衫,上面血红的麒麟仿佛在挑衅一般看着自己,看的他浑身都不舒服。
应该是族长爷爷告诉他的吧。
那他……过来到底做什么呢?这地方可不是人人都知道的啊。
吴邪眼中寒光一闪,环着张起灵的手又紧了紧,………不管怎样,他都别想对小哥做什么不利的事情!
齐羽在心中嘲讽的笑了笑,不自量力,今天他是非要把起灵带回去不可了。“吴邪,我们也算是认识很久的了,之间也别那么生疏了吧?”齐羽柔声道,吴邪闻言身子一滞,越发疑惑起来,但在表面上是放柔了,内心还是保持着警惕。
“这倒是,我们当年可是因为小哥才认识的呢!”吴邪笑了笑,同样如沐春光一般的笑容丝毫不逊色于齐羽的,如果在外人看来,这或许是一幅美好的故人叙旧图,但熟悉的人一看,肯定会马上离开,艾玛这不是修罗场吗?!
又你来我往了几句,互相的称呼也变成了亲密的“小羽”和“小邪”,吴邪终于忍不住了直攻话题:“那小羽你不待在张家到这来干什么呢?”“还不是也听到了消息,大祭司就叫我过来喽。”齐羽也直接盘腿坐到地上,凛然一副陪君战到底的宏大之势,手上悠悠的把玩着几根红线。
继续套话!心中一动,吴邪表情凝重地说,“莫不是家族里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着急要带小哥回去?”齐羽看着吴邪这副大义凛然的表情心中默默黑线,嘴上却不经意地说“没啥事,就是族长在外面有消息了总不能不管对吧?起灵还是刚上任呢可不能这样乱跑啊!”“那你是要带他回去咯?”“是啊。”吴邪瞄了一眼怀中的小哥,心中默默吼叫:“艹,这货怎么还不醒!难道就这样乖乖跟他们回去了?!”
这哪行,小哥跟他回去非奸即关。
不加痕迹的把小哥往自己这边拖了一下,吴邪笑眯眯地说“你跟族长爷爷说说呗,让小哥在我这儿住几天!顺便养养伤!我们吴家的药可不是盖的!”“那可不行!”齐羽手也拉上了张起灵的胳膊,“族长还有事回去做呢,下次再来探访吴家。”
…………………
“喂你们闹够了没?!天真你就放小哥回去嘛又不会掉块肉!还有那个齐羽啊,你可把小哥照顾好了啊,看我们几个认识多年,要不然我们家小天真可就不消腾了啊。”一直在一旁默默充当人形背景的胖子也一大踏步走了上来,拍了拍吴邪的肩,他明白吴邪的心情,但其实他现在是很想笑的,免费看一场宫斗大片好惊悚哦有不有!
“行,我就依你的,小哥我带走了。”齐羽拽起张起灵扶着他,一下子闪到大门那儿向后招了招手就消失不见。
竟然忘了他也能空间转移………
吴邪懊恼的抓了抓头,本来还想托齐羽给族长爷爷带点话,没想到还没来得及他就跑了!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怀抱,还残留着之前那人身上的温暖,吴邪不由得楞了楞,但一下子又被胖子拉了起来。
“天真,天黑了。”
胖子看着黑漆漆的门外,空旷的大殿此时阴森森的有些恐怖,火把的光也不算亮,有些角落都是一片黑暗。
“赶紧回去吧,这里碜的慌。”吴邪说了一句,就向外面走去,胖子赶紧跟上。
这地方就如一个鬼蜮一般,毫无生气。
吴邪回头望了望大殿深处,墙壁上的壁画突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眯了眯眼,吴邪终于看清楚了那个东西,那是一条蛇。
蛇的眼睛是由夜明珠做成的,在黑暗中泛着淡淡的白。吴邪直直盯着它,一抹血光突然一闪而过,冷汗骤下,吴邪一转身就拉上了胖子,声音带着明显的恐慌:
“快!快走!!”
“发生什么了?”胖子赶紧跟着跑了起来,他一直莫名的感觉到吴邪对这里有种熟悉感,在这里他可以无条件的信任他。
“那个东西……要出来了!!”吴邪头也不回,匆匆忙忙的向大门跑去,让他恐惧的是,大门竟在缓缓关闭。
“快!!”吴邪吼了一声,伸手一把拉住胖子,脚下银光闪烁,一刹那就到了大门边。“轰!!”后面突然响起了爆破声,无数道黑影从蛇口中飞出,一道道的影子都闪着血红的光,飞快向大门涌去。
“嘭!”大门轰然关闭,吴邪和胖子也已经出去了,随之而来的黑影撞在大门上,被反弹了回来,仿佛触到了什么,好像是一根根红线,摄人心魄的铃声又响了起来。
“他们逃出去了呢……”血红的身影出现在大堂中央,脖颈上金黄的蛇目闪现,而他的手上,则拿着一个巨大的青铜铃铛。
下次,等着瞧。
嘴角上扬,他消失在了空气中。
“呼,呼,终于逃出来了!”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肥大的肚腩一鼓一鼓的。“天真那到底是什么啊!搞得胖爷我一惊一乍的!”
“一种植物。”吴邪眼中利光一闪,这种植物…他在这几个月的学习里学到过。
变异的九头蛇柏,能够吸血。
直到……将生物全身的血液都吸干才肯罢休。
恐怖至极。
突然感到手上有什么东西,吴邪抬起手,几根细细的红线缠绕在上面,与苍白的皮肤比起来显得十分的妖异。
“这…啥时候绑上来的…?”

评论
热度 ( 3 )

© 松花酿酒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