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十八
“艹,老子睡了多久?!”吴邪一骨碌的从榻上爬起来,脑中闪过这个问题后就又坐在榻边发起了呆。长长的头发有些凌乱,蓬蓬的披在头上,眼下还有一点点黑眼圈的痕迹,皮肤略显粉色,俨然是一副熬了很久终于能睡完回笼觉的样子。
自打从那个鬼地方回来,吴邪就天天窝在书房里研究那几根红线,挑灯夜读废寝忘食(并没有),而今早刚通宵一晚出来就直接被吴一穷叫去议事了,但那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不论是谁看了都心惊,吴邪摇摇晃晃的站了一会儿吴一穷就把他撵回去补觉了。
直到晚上,才悠悠转醒。
伸手拍了拍脸,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突然啊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窜的一下站了起来,在一瞬间之内就换好了衣服,又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梳好头发洗漱完毕就像飞一般冲出了房间,冲去的方向正好是通往族中会堂的方向,身体快速移动的过程中,却有五个字正在吴邪的脑中疯狂刷屏。
艹,来不及了!!
吴一穷在他陷入沉睡之前,用十分严肃的语气跟他说过一句话:在午夜之前,一定要赶到会堂!
会堂是啥地方?它可是族中接见客人的地方,也是族中最富丽堂皇的地方,因为它代表着一个族的财力与地位。
像张家的会堂,那叫怎的一个豪华,吴邪第一次进张家会堂时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就只差流口水了,那会堂,地上铺满了绫罗绸缎,苏绣、蜀绣、粤绣、湘绣,没有一件不是珍品,竟然就这么被踩在脚下!!吴邪感觉自己正版的二十四K纯钛合金狗眼都要被闪瞎了。还有那香炉中燃烧的香料……取自抹香鲸体内的龙涎香,还有东海沉香木,以及园中专门种植的迷迭香………
简直不能用金钱来估量他们的价值………
吴家的,就呵呵哒了。十四年前的灭族之灾给吴家带来的损失比建造张家会堂的损失还要大,因为在当时吴家所盘踞的地方可是个风水宝地,不仅给他们带来了大量的资源,还有财运。自然有眼之人不会放过这个地方,利用得当巨大的财富就会随之而来,正好吴家三兄弟,老大管理,老二经营,老三………专供。
So(怎么爆英语了:-()当时吴家那叫一个有钱,商业界大咖,连现在的江湖第一大股东外加富商解家都还有点距离。
后来怎么说呢,百分之九十九都没了,只剩下那百分之一被出门在外的吴家三兄弟随身携带着(别问我他们为什么要随身携带),依靠着他们仨儿的努力,终于将吴家重组了起来,除了他们本带着的三千多人,还有在外秘密行动以及训练的吴家族人,最后再加上他们这几年的繁衍,拼死拼活还是凑出了个八千左右,这已经算多的了,至少在中等家族中也勉强算了个中等,还有原与吴家交情甚好的家族也出手援助。
吴邪望了望月亮,还差一点,月亮就要到正中央了,他咬了咬牙,拳头也紧握了起来。
他娘的随意了!!
脚下银光一闪,吴邪使出了当时逃命用的神技,刹那间原地就只剩下个残影,旁边的侍卫看了好不羡慕,崇敬之情不禁油然而生。
但吴邪装逼,还是装不过三秒!
“怎么这么晚才来!”
吴一穷神情焦急的在会堂门口,一看到吴邪就一下子抓住他的手臂往里面拽,边拽还边不忘着嘴上教训他。
“教给你的必要礼节你都记住了吧。”“嗯。”“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从这刻开始,你代表的是整个家族,别人对我族的看法大部分取决于你的好坏,但是,”吴一穷把手放在吴邪的肩上,轻声道,“做好你的本分就够了。”
吴邪沉默的点了点头,在众目睽睽之下踏进了会堂,大跨步的朝首位上走去,熟记家族各个人气息的他很快就锁定了一个人,那个人,就坐在他的首位下方。
他就是今天接见的人吧?
吴邪挑了挑眉,这人打扮的可真奇怪,竟穿着一身粉色的长袍,这长袍也非常的精致,一看在家族中就不是什么小人物,此时他正低着头,手上把玩着一个玉佩。
仿佛察觉到了吴邪的目光,他抬起头来,来不及偏过头去的吴邪在一刹那与他四目相对,也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容。
那是一张不亚于任何一个女性容貌的脸,白白的皮肤,狭长的丹凤眼,以及那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眸子,无一不为他的颜值加分。
最终,还是这个人微微一笑,先发了话“我是解雨臣,解家的家主。”“解家家主路途辛苦了,”吴邪也礼貌的笑了笑,“不知来有何事呢?”
旁边的吴一穷默默扶额,这孩子怎么这么快就切入主题了!
解雨臣眸光闪烁了一下,将手中的玉佩递给他。“我这趟过来,一是还一件东西,二是,”他声音高了一个调,“与你们结盟。”
结盟?吴邪有些疑惑,怎么上来就提这么重要的事情?他瞟了瞟吴一穷,见吴一穷竟对他微微点了点头,心中不禁更加疑惑了。
虽说他也听过吴家与解家的关系一向都很好,但也不需要这样一点警惕性都没有直接一口答应吧!
不管有多疑惑,但至少自己的父亲还是比自己有经验的,他开了口:“解家家主可想好了?”“那有什么需要考虑的?”“好,那么,”吴邪绽放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将手伸到解雨臣的面前,“合作愉快,以后多多担当了。”
解雨臣也将手伸了过去,与吴邪的握在了一起。
“合作愉快。”
后来整个下午,这两人就不见了踪影,整个结盟仪式就由吴一穷和随行而来的一个解家长老了了操办了,这两人竟然也是老熟人,在仪式上时不时就聊几句,从语气上来看也颇是亲密。
“解家主,你是学戏的对吧?”
在吴家后院的一张石桌边,吴邪好奇的向对面的解雨臣问到。“是啊,以前我的师傅是江湖名旦二月红,他演旦角很出名的。”“二月红?是九门里的二爷?”吴邪有些惊愕,他知道二月红,以前在张家的时候族长爷爷就请二爷到张家来唱过戏,据说花了好一番周折呢。
“对啊。”解雨臣还在把玩着手中的东西,怎么玩都不厌似的。“那你的戏名是什么?”吴邪“好奇宝宝”上身,竟追问个不停。
“解语花。”面对吴邪的追问,解雨臣竟也没有显得不耐烦,反而是一直带着微笑看着他。这家伙应该比自己大吧,解雨臣心里有点好笑,私底下简直就是个小孩子。
“那我叫你小花吧!”“…………”“呃呃。”“那么…我就叫你小邪怎么样?”“噫!!”
等到晚上他们终于回到众人面前时,竟是一副多年好友的模样,聊个没完。
果然,年轻人就是聊得来啊!吴一穷和解家长老对视一眼,都带着如释重负的笑容。
“话说你是不是还欠我十个铜板来着?”
“……………………”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