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一)
夏夜。
悠悠的蝉鸣回荡在山谷之中,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月亮。整个世界仿佛都陷入了一片黑暗,暗的让人想就此毁灭它,也毁灭自己。树叶轻颤着,睡莲在池中依然盛开,发着淡淡的荧光。滴落的水珠速度也慢了下来,落在山间发出清脆的声响。
一道银光突然出现在一片空地上,再一眨眼,便已消失不见,好像只是幻觉一般。
火光乍现,以空地为中心的十米之内的树林在一刹那瞬间消失化为灰烬,一个人站在空地上,身着绛红的长袍,妖冶的彼岸花在上面大片大片的开着,嘴角微微勾起,笑的邪魅。
他周身的空间都因为这热度而变得扭曲、崩裂。他微微端详了一下四周,貌似确定了一个方向,脸上笑得更“灿烂”了,只听他喃喃了一声“藏的这么近,太容易找了吧…”,便消失在了原地,风徐徐吹过,仿佛一切都恢复成了原样,只有土地上还留着似被烈火烧裂的遗迹。
山谷深处的一处崖洞。
空气中传来几许微弱的波动,一个女子穿过空间跌跪在地上,眉头紧锁,一滴滴冷汗自脸庞滴落而下,在地上溅起小小的水花。她脸色苍白,嘴唇竟现出隐隐的紫色,在点点银光中显得格外妖冶。
“这群混蛋,竟然还敢下毒……”女人咬紧了一口银牙,调动力量,试图将身体里肆虐的毒素压下去。
“呼………”过了半晌,女人呼出了一口浊气,脸上终于现出了一丝红润。“幸好,他没事……"她突然笑了起来,手抚摸着小腹,那里面有一个生命在孕育着,在这般波折之下显得更加美好。
忽然,她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唰的一下站起身来,眼中显现出了浓浓的恨意与慌乱。不可能!他怎么这么快就能找到这里!女人呆楞的站在原地,心里满满的是恐慌。跟着她逃亡的侍卫的血脉不够强,毒入骨髓,后来都被焚身之痛折磨而死。
浓浓的绝望弥漫开来,简直要将女人吞噬。
女人抬起头来,眼里闪着危险的光,逃不了……就放手一搏!她笑着,温柔地抚了抚小腹,放心,妈妈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我还有杀手锏呢。
她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正准备逃出山洞,一面正翻滚着黑红色火焰的屏障挡住了她的去路。仿佛感应到了危险一般,女人身边的点点银光瞬间聚拢,形成一道大网向屏障扑去。烟雾弥漫开来,大网和火障都消失了,只有两张对峙着的凝重的脸庞。
“汪玄疾,你明知道你是打不过我的,为何自讨苦吃?”女人傲然挺直了纤瘦的身躯,脸上露出了骄傲自信的笑容。一缕月光从被力量冲开的洞顶投下照在那名女人的身上,照亮了她那苍白的脸庞。那双如琥珀似的眸子里仿佛溢满了星光。
汪玄疾看着她,突然想起了那点星光。不愧是生于江南的吴氏家族,这干净温润的气质,可是与生俱来的。
他微微一笑,那么,就更要抓她回去了,真想看看,这么一个干净的人被鲜血染红会是个什么样子。他向女人行了个礼,翩翩有礼的说道:“吴姑娘,我汪玄疾也算是个知书达理之人,况且我也不想动手,只要姑娘你将东西给在下,在下兴许还能放过姑娘一命。”
“哼,”女人轻蔑地笑了一声,“谁要你放过?你是想把东西拿了之后再将我抓起来吧,无耻小人!”
汪玄疾不变脸色,依然说道:“姑娘你误会了,想必姑娘你也不想在这个年龄就撤手人寰吧,把东西给我,就当我欠你个人情,不再追杀你,姑娘以后的生活也能变的平安点。”
“这个年龄?!呵,你屠我全族,从老到小全部杀死,她们死的有多惨?鲜血染遍了整片月莲城!你说你怎么就不放过?!你就是连伪君子都不如!”
汪玄疾脸色一下子暗了下来,眼中隐隐闪着杀气。
吴清月捕捉到了汪玄疾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杀气,身体紧绷起来。
水珠滴落在山涧里,夜色浓的如同一块化不开的墨。
月亮出来了。

评论
热度 ( 10 )

© 松花酿酒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