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九)
老族长接住了吴邪倒下的身子,心疼的看着他虚弱而苍白的脸。
该结束了吧。
他侧眼看了看为吴邪的晕倒而感到困惑的张起灵,心中叹了一声,大声喝道:“大典到此结束!欢庆派对持续一周,族中对外开放,可自由进出,现在开始进行!”说完,便抱着吴邪消失在了祭坛上。
“……………”张起灵看着他们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
整个会场静了下来,无人发话。
也许是因为他们还没从先前的震撼中恢复过来。
“咳咳!”一个祭祀尴尬的咳了几声,欢呼声顿时响起,人群四散,门前开始挂起了大红灯笼。
开始了。
秘阁。
金光潋滟,一个人急急的抱着另一个人向秘阁中心跑去,怀中的人脸色苍白,呼吸微弱,体温也在缓缓下降。
一拐弯,终于到了秘阁中心,一个银色的光球漂浮着,一丝丝银光向那人怀中的人身体里融去。苍白的脸庞终于显出了一丝血色。
“呼!”那人松了口气,将怀中人轻轻放在地上,给四周加了道屏障,便起身离开。
地上的吴邪紧闭着双眼,嘴唇发白,冷汗如瀑布般从毛孔中溢出,显然是做了噩梦。老族长正准备离开的脚步顿了顿,又回身来到了吴邪的身边,掏出一块手绢轻轻的擦拭着吴邪的脸庞。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才多大啊……
还是个孩子……
老族长又叹了口气,自己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是为了谁?
至于起灵……
先瞒着吧。
“来人。”老族长低喝一声,一道银光闪现,一个侍卫立在他身旁。“大长老。”“你在这看着月祭司。”“是。”老族长郑重的看了侍卫一眼,便闪身离去。
阳光洒下,照在张起灵的脸上。他抬起头,却被太阳的光芒刺激的闭上了眼。他此时的心情是十分矛盾的。一方面,他急迫的想回去看吴邪,而另一方面,他又想问下那个月祭司到底是谁。
有种不详的预感…………侍卫们抖了一下,不敢抬头看刚登基的散发着冷气的族长。好可怕…比在战场上的拼杀还可怕…这族长,谁敢逆?
他一定能夺了这天下!
————————————————
“走吧…张家的欢庆派对开始了…我们去接他回来…”
银光闪烁,心中熊熊的烈火燃烧,已是迫不及待。
来吧,孩子,我来带你回家。
———————————————
“好戏……上演了…”张家巷的一个角落里,一个人带着狡黠的笑容,金色的眼中仿佛已经透过世间沧桑。
————————————————
“你去吧,务必要成功。”
“是。”
座椅上的人埋没在黑暗中,只有脖颈边小蛇的鳞片淡淡的发着光。
发着血腥的光。
————————————————
眼前的迷雾开始散去,世界重回光明。琥珀似的眼睛缓缓睁开,如山间小鹿一般天真纯洁,竟把身边守卫的侍卫看的呆了一呆。
这就是之前冰冷高贵的月祭司大人?而且,眸子怎么又变成褐色的了?
侍卫有些遗憾,但他马上喜欢上了吴邪此时此刻干净温暖的气质。不愧是世间绝色……无论怎样都能给人不同的感觉。
“月祭司大人,你醒了。”他还是保持着恭敬的态度,打算上前将吴邪扶起。“不用。”吴邪挡开他的手,缓缓的站了起来。直起身,感觉到自己仍然有些虚弱,吴邪问侍卫道:“我晕了多久?”侍卫低声答道:“报告大人,您晕了五个小时。”五个小时?看来自己没晕多久。应该是我吸收了那东西的媒介的力量才能恢复的,要不还得恢复几个月。他不经意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侍卫心中紧了一下,但还是回答道:“小的叫王盟。”
姓王?看来是外族人。不过这名字,倒是蛮可爱的。吴邪捂嘴笑了几声,弄的王盟还以为得罪了他不知所措。“你以后,跟在我身边吧,我去向族长爷爷请示一下。”跟在他身边?王盟愣了一下,随即脸上绽开了一抹笑容。“万事遵从祭司大人。”“还有,以后别叫我祭司大人,我总是…要离开的。叫我吴少爷吧。”
“是。”离开?他要做什么?或者说…他的真实身份到底是…?
“太好啦!我以后终于有人陪我了。”吴邪脸上一直绷着的严肃表情终于破裂,恢复了天真与活泼。
王盟怔怔的看着吴邪孩子气的语言与动作,无奈的笑了笑。
看来这小少爷,还真是难伺候呢!
夜晚。
张起灵终于办好公事,推开门回到了家。在他成为族长后,他的住所在一夜之间被升华翻新,他都快认不出来了。
但幸好房间的位置没变。
一进门,他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不禁加快了脚步。
是他,是他回来了。
他推开房间的门,就看到了隆起的被子。有一个褐色的脑袋在被子中隐隐约约,轻轻的鼾声漂浮在房间里,显然人已睡熟。张起灵几大步垮了过去,坐到了床上,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小哥?你回来了?”吴邪意识模糊的问道,困意滚滚而来,但还是坚持住了。“我回来了,继续睡吧。”“哦……”不一会儿,轻轻的鼾声又渐渐响起,张起灵略颦着眉看着吴邪略显苍白的脸庞与皱起的眉头,在他的眉心揉了揉,他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张起灵侧身躺下,闭上了眼,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装睡竟然没被发现…”吴邪睁开了眼,撑起身子看着张起灵的侧脸“还以为他血脉更纯后能力会有很大提升呢。”
“哎,真是。”
剩下的事,以后再说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