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源记

#瓶邪#夏目#东喰#全职,爱的就这些。

【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五)
吴邪被那团光包裹住的时候,他第一个感觉到的是温暖。
接着,就是刺骨的寒冷。
—————————————我是分割线——————————————
“它有反应了!族长!”“快找!快!”一个人把她拉了出来,推到族长的面前。“族长,是她!”族长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随即摇了摇头,“不,不是她。”“什么,族长,不可能啊!十年前它不是已经预测到了今年会出现共鸣之人吗?”“对啊,可你不要忘了啊,在它没被激活之前,它的能力只有预测啊。”“那您的意思是说……共鸣之人,是她未来的孩子?”“不错。”族长走到她的面前,说道:“你多大了?”“我20岁了。”“嗯,这个年龄……该成婚了。你叫我声爸怎么样?”
“啊?!”
她至今还清晰的记得,那年夏天的荷花开的特别漂亮。在吴家月莲城,她的命运开始转折。
“你就是吴清月?”那个青年悄然无息地坐在湖边的椅子上,把她吓了一跳。“少,少族长大人?!”她慌忙把手中的莲蓬丢到一边,脸上红扑扑的,羞的不敢抬起头来。
她想给他留下个好印象。
“不应该叫我少族长啦!爹都给我俩订婚了!你以后…就叫我一穷吧!”青年走到她身边,笑眯眯的道。“一……一穷。”她嗫嚅了一声,脸上的羞红一直蔓延到了耳根。“呵呵……”青年看到她这副样子,不由得哧哧笑了起来。“你笑什么!”她有些生气,瞋视着青年,脸上的红潮还未褪去,看样子竟有几分……可爱?“笑你啊!这么害羞干嘛?跟个从未见过世面的大闺女家似的。”
她有点生气,或许在她的印象中,这些地位高的人往往都是比较冷漠的。
“欸!你别走啊!”
———————————————————
“清月。”“嗯,怎么了?”正在为他织毛衣的她抬起头来,向他问道。“族中派我去做任务了,而且很可能就需要好几年——”“没事啊,如果你圆满完成任务回来了,你不就成为我的骄傲了吗?”她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脸,轻轻笑着说道。“可是你的腹中还有孩子啊!看来我不能亲眼看到我孩子的出生了。”他有些懊恼的抓了抓头,仿佛正在与那些派他去做任务的长老们赌气。
“嗤——”她突然捂住嘴笑了起来,让他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脑袋。“你笑什么——"他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多大了你还跟别人赌气?明明都当上族长了!”他恍然大悟,也憨憨的笑了起来,突然他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神变的温柔起来。“一穷?一穷?”她看他有些愣神,喊了他几声。“清月,你当年还不是一样?跟个小孩似的害羞……”“你笑什么?”她笑眯眯地问道。那年的夏天荷花很漂亮,我是不会忘记的。
“哈哈,笑你啊!都有了孩子还老是这么泼!”“你!哼!”
“别生气,清月,你等我回来,到时候我们一家团聚好不好?”他伸手将她搂入怀中,看着窗外的池塘,喃喃地说。“好。我等你回来。”
第二天早上,身边的位置空了,她终于流下两道清泪。
“坏蛋……你一定要回来。”
——————————————————
后来,她的天塌了。
那个绛红的人和一群恶魔攻进了月莲城。
那些恶魔杀死了她的亲人。它们把他们的头颅割下来,挂在屋梁上。它们让蟒蛇撕咬他们的血肉,最终进到了蟒蛇的腹中。
她跌跌撞撞的逃到他父亲那里,迎来的却是绝望的呢喃。“没时间了。”一群恶魔突然进了阁中,被屏障拦住。她双眼无神的看着那些蟒蛇的血盆大口。
那里面有她亲人的血肉。
她一度想要去死,但又被他父亲拦下。“想想一穷!想想你腹中的孩子!”他父亲一遍一遍地在她耳边对她说道。
她坚强了起来,头也不回地逃走,此时她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活下去。在那一晚夏夜,她答应了他要一家团聚,她要活下去。
但她却没有看到身后那抹欣慰的笑容。
随后一声通天爆炸,他的父亲死了。
但这也是她的父亲啊,吴家伟大的前族长,老九门排名第五的吴老狗啊!
在逃亡过程中,她又目睹了侍卫们跟她亲人一样的惨剧。在一个夜晚,她独自缩在山洞的角落,身体瑟瑟发抖。
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回来?
为什么要留我一个人?
别人都死了,父亲也死了,为什么你却还没回来?
最后,她在化成花瓣前,心中满是不甘。
“没时间了。”
—————我是分割线———————————————
梦醒了。
在吴邪眼前的,是张泪眼模糊的俏脸。虚幻而又真实,仿佛触手可摸。
“妈妈。”她一把把他抱在怀中,眼泪疯狂的涌出。他想伸手将她的泪擦掉,却只能摸到一片虚无。“小邪,别怪妈妈,好不好?”许久,她终于冒出来了这么一句话,因为她明白,她的时间不够了。“妈妈,我不怪你。我会去找爸爸,让我们一家团聚。”“乖孩子。你要乖乖的,不要让自己受伤……”“……………”他顿了顿,随即说道,“……好的妈妈,我不会的。”“嗯,我的好孩子,对不起…再见。”
她的身体渐渐消散,他想要抱的更紧,却只能抱到一团空气。
“妈妈…………”那道气息的消失终于让他到了崩溃的边缘,他猛地跪到地上大声痛哭起来。
秘阁门口。
族长看完了整个过程,也徒劳的红了眼眶。从他牵起吴邪的小手起,他就发誓要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看待,不让他受伤害。小月……你放心,叔叔会帮你好好照顾小邪的。
此时吴邪的心,是碎的。
碎的一塌糊涂。
我不希望…这样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