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瓶邪】两世月凉

十二
“你来了。”
“嗯。”
长议院中,两道黑影相对站着,显得格外冷寂。
“你真的要接他回去吗?你可是他的父亲,你知道他会承受多少吗?!他还是个孩子!!”
“我尊称您一句叔叔,我希望你能成全!如果您不把他还给我的话,那我拼了命也要将他夺回来!”“你…………!唉,被灭族也不是你们的错,但为什么要把全部的仇恨强加到一个孩子身上!”那人咬着下唇,“可…这仇,必须要报啊………我们需要他,况且……他本来就是我们的人。”“你已经失去了小月!难道你要连小邪也失去吗?!”“不要……不要提小月!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不该丢下她………”那人痛苦的捂住脸庞,大颗大颗的泪水从指缝中滴下,另一个人的话犹如一把剑狠狠的扎在了他的心上。
另一个人看了看他也于心不忍,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算了,也不是你的错,但你必须要保护好小邪!小邪是小月拼死保住的,你可不能辜负了她!”“我会的……”那人握紧了拳头,思绪又闪回到了从前。
一如那个夏季,莲塘初见。
正在家中无聊逗弄毕方的吴邪突然被叫去长议院,此时他的心里有种预感。
昨晚的那道人影又闪过眼前。
心在不停地跳。
轻轻走进门,两边的侍卫都恭敬的向自己行礼。
老族长脸色有一霎时的颓然,移开身子,后面的一个人终于压抑不住快步走来。
“孩子。”吴一穷险然控制不住自己,“小月”这个已在人世中消失的名字差点又出现,即使他在绝望时已默念了多少遍,每念一遍就仿佛佳人仍在。
太像了。
一样柔和的脸庞,一样茶色的长发,那双纯净的栗色眼眸简直就让自己心中的思念涨到了极限。
想听,想听到他呼唤自己的声音,是否也和心中的她一样?
但这是我们的孩子,不是她,她,已经死了。
他不能是她的替身。
佳人已去,自己已永远失去了她。
吴邪看着眼前高大魁梧的身躯,说也是奇怪,当吴邪见到那个人时,心中却出奇的冷静。
父亲这个人太过陌生,自己还没接受过来,就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血脉相连的感觉让他不禁放松下来,从母亲记忆中看到的人与眼前的这人完美重合,刚刚他看着自己眼中一闪而过的浓浓的思念也让心中的芥蒂消失。
妈妈,你看到了吗?我们一家团聚了,小邪找到家了。还未思索一句“爸”就脱口而出,紧紧地抱住眼前的人,还是孩子的他泪水终于决堤,发泄似的大哭起来。吴一穷眼中也泪光闪闪,庆幸,欣慰,心疼,不甘,怜惜,这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哭成这样?
吴邪默默的窝在父亲怀中,感受着爸爸的味道。
这是真正的家吗?
爸爸,带我回家吧。
吴邪站在大街中间,任由人浪将自己推挤,一个人狠狠的撞上了他,将他撞的退后了几步。那人骂了一声,吴邪缓缓的转过头来,呆滞的双眼直盯着他,他抖了一下,仿佛灵魂都被吸走了似的,动都不敢动。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却已冷汗直冒。
妈的,还真是个神经病!
那人暗骂了一声,不敢再看吴邪,快步走远。
这次,是真的该走了……
对不起,小哥,我不能一直等到你回来了。
吴邪的眼里终于闪过一丝波动,迈开脚步向胖子家里走去,至少也要和胖子跟云彩姐道个别。
那是一栋小茶楼,亭台楼阁,曲水流觞,莲塘水榭。从半开的窗牖里隐隐约约传出千回百转的歌声,一走进,一丝幽幽的香气就飘进了鼻腔,顿时令吴邪清醒了许多。
薄荷加幽兰。
胖子最喜欢的香。他说,这两种花,风韵高雅又不失点清爽,配云彩。胖子真是把云彩宠上天了,连中庭也种满了兰花,暗香徐徐,寒兰,九子兰,四季兰这些普通的不提,他娘的胖子竟然把春剑也弄来了!(科普:春剑属于最名贵的川兰,下面说的莲瓣兰是兰花中最漂亮也是最名贵的之一)最可恨的是,胖子弄来春剑却还不满意,整天嚷嚷着说要把莲瓣兰也弄来,每次都看的吴邪手痒痒想摘下几把带回家去,但胖子却对这些兰花极为珍惜,上次有个人看到了贪心想摘走,结果被胖子狠心打断了三根手指,下手十分利落,后来就再没有人敢摘花了。
伸足踏过门槛,门上的雕花又变了,一向对建筑感兴趣的吴邪却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就走上了二楼的云音阁。推开紫檀木门,胖子庞大的身影就占据了整个瞳孔。此时的胖子正用温柔的能溺死人的目光看着台上正在吟唱的云彩,两人的目光不时碰在一起,云彩只是微微一笑,那一笑,姹紫嫣红开遍,幸福感毫不掩饰,看得旁边的观众眼前光芒万丈,却又不知所措。
吴邪依然冷着脸,不动声色的找个空位坐了下来,听云彩唱完这首歌。
“忍别离,不忍却又别离,托鸿雁南去,不知此心何寄?红颜旧,任凭斗转星移,惟不变此情悠悠。”声音低回婉转,台上佳人秀眉一挑,水袖挥舞,莲步轻移,朱唇启启合合,悠然而出的悲凉曲调牵动着所有人的心,唯独胖子却还满脸堆笑,眼中似只能容下一个人。
吴邪淡然的看着这一切,他明白,胖子现在很幸福,那自己是不是多余了?犹豫再三,他还是站起身默默的走了出去,轻手轻脚的,是不想破坏什么吗?
吴邪,你不是孤独,你只是寂寞。孤独到封锁自己,就是寂寞。寂寞到已与世界并肩,就是绝望,因为这世界从来不属于自己。
自己只是一个人。
但,你有你自己的世界。
那么,沉沦吧。这世界与你何干?只不过是一个玩笑罢了。
你和我并不相干。
吴邪却没看见,在他关上门后,胖子投来的怅然的目光。
“这小子,真没良心。”
“算了,小邪也是有苦衷的。”

评论
热度 ( 4 )

© 松花酿酒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